>全部分類>花弄吟 > 商品詳情 天賜良夫
【2.6折】天賜良夫

花弄吟FW033

會員價:
NT502.6折 會 員 價 NT50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墨黑花
出版日期:
2010/11/1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
NT50
銷量:11
狐假虎威
NT50
銷量:17
拔毛鐵公雞
NT50
銷量:22
主兒的心頭肉
NT50
銷量:21
狼親狽友之熾戀天驕
NT50
銷量:14
狼親狽友之逆天奪勢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此愛彼罰
NT50
銷量:17
與爾共長生
NT50
銷量:8
狼親狽友之危情四伏
NT50
銷量:16
北街的情趣用品店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風雲突變
NT50
銷量:12
老師請自重
NT50
銷量:18
狼親狽友之刁獸養成
NT50
銷量:19
莫笑我胡為
NT50
銷量:14
南街的糧油雜貨店
NT50
銷量:26
夜襲
NT50
銷量:21
娶個郎君好過年
NT50
銷量:10
天賜良夫
NT50
銷量:29
仗勢欺君
NT50
銷量:1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3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5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28
夜劫
NT118
銷量:21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08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91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79
囚妻
NT118
銷量:17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72

阮熙源,外型俊美、個性溫和的優良「煮」夫,
追求者多到可以組成一支球隊!可身為心理醫師的他,
卻怎麼也無法看透教自己心動的樸裴玟。明明自己是他的恩人,
可這高傲的傢伙不只忘得徹底,還敢誣賴他是小偷!
更教他錯愕的是,這忘恩負義的傢伙甚至還偷襲他,
把他上半身扒個精光……這也太飢渴了吧?雖然他喜歡男人,
也喜歡樸裴玟這樣俊美的男子,
可他一點都不想當那個被「強」壓在下的小受??!
外表妖豔的樸裴玟擺明了就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
偏偏自己就是被他那傲嬌又自負的囂張氣勢給吸引,
只是這位樸大少爺不只愛財,還是隻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為此,為了追得美男入懷,阮熙源只得忍痛當全天候提款機!
就在他好不容易要抱得美男歸時,誰知半路卻殺出個情敵,
難道真的只能如樸大少爺所言,催眠自己不去愛他嗎?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風颳得道路旁的樹搖曳起來,樹葉飄飄灑灑落下,天色暗沉,狂亂的雨砸在地上,落下沉重的聲響。
  公路邊一輛黑色Buick緩慢行駛,阮熙源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拿著手機,面無表情地對電話另一頭的秦月說:「拜託妳別再糾纏了行嗎?相處了一段時間我們就應該明白彼此是否合適……不,不是妳不夠好,而是我們個性不合,妳要的東西我給不了,我不想耽誤妳的時間,分開對彼此都好……」
  秦月是父母給他介紹的相親對象,只見了一次面卻對他很來電,纏了他三個月,舉動大膽地跑到家裡騷擾他的生活,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勾引他,害他天天擔心被這個女的下藥迷姦。
  阮熙源煩透這陰魂不散又歇斯底里的女人,早想把她踹走,忍到現在是看彼此父母的交情上;現在好了,女人抱怨他個性沉悶又無趣,跟木頭一樣沒表情,隨時隨地做自己的事絲毫不關心她,趁此機會,他提出了分手。
  「我相信妳能找到更好的人……」
  他們從沒交往過,而且為了擺脫她,哪敢隨便送東西,要是做了多餘的事,給她瞎想胡說的空間,逃了這麼久不就白費了?
  「好了,就這樣?!拐f完,阮熙源逕自掛斷女人的電話,長歎了口氣。
  現年三十歲的阮熙源在一家醫院上班,穩定的工作、美麗的面容、溫和的態度讓他人見人愛、大小通吃、桃花四處開;可感情卻處於空白期,父母為他著急,不斷介紹女朋友要他盡快結婚。
  他們不知道他喜歡男人,初戀對象是高中的學弟,對方異常乖巧,不會每天質問他在做什麼,當他需要的時候,第一時間出現在他面前,不打電話給對方、不會主動出現、不會反抗他的意見;他被女人纏怕了,需要一個溫順的伴侶陪在身邊。
  車子平緩地行駛,透過朦朧的白色雨幕,阮熙源望到「事故易多發路段」指示牌的拐彎處,有輛炫目的Lotus Elise陷進泥坑裡,靠近一看才發現,這是一輛德國限量生產的跑車Mercedes Benz SLR McLarens。
  暴雨傾盆而下,雨狂亂地敲打著車頂和車窗,雨茫茫的世界裡踢打轎車的「砰砰」聲,伴著傲慢的不屑聲充斥在雨裡,「破車!竟敢陷在泥堆裡,看你這副醜陋樣,還說是名貴跑車呢……」
  阮熙源脊背一僵,不知車主怎麼想,車子陷進泥坑裡不能馬上出來,也不該用這樣粗暴方式發洩。
  他心驚肉跳地將車燈射到聲音的發源地,刺眼的光芒照過去,一個黑色身影下意識抬手遮住光;不到一會兒,又怒氣沖沖地放下手,瞪向車裡的阮熙源,阮熙源沒有躲避地迎上去望著不遠處的男人。
  男人渾身濕透的站在車旁,簡單俐落的黑色襯衫與牛仔褲,把結實的身軀勾勒得線條分明,那一身強健的肌肉雖然百分百陽剛,卻絲毫沒有威脅性。
  似乎在大雨裡待了一段時間,一雙細長的眼眸裡迸射著怒火,他不斷擦拭著身上的雨珠,緊抿的薄唇染著一層雨水浸潤過的潮濕,從遠處看過去有些狼狽與可憐。
  阮熙源好心地問,聲音裡有著溫柔的笑意,「需要幫忙嗎?」
  樸裴玟愣住,瞅住突然出現的阮熙源,步伐顛亂地走過去,似乎不能穩住身體的平衡,他雙手撐在車門處,義正辭嚴地說:「方便讓我進去坐一會兒嗎?」說完便自作主張地拉開車門坐進去,他實在太冷了,再待雨裡沒準要暈過去,見到有車子過來當然得先躲再說。
  濃烈的酒精氣息撲面而來,阮熙源臉色大變,神色嚴肅地問:「你喝了多少酒?」他喝醉酒了才會把車開到泥坑裡,而他讓一個酒鬼進來車裡,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樸裴玟靜靜地坐在那,臉龐低垂,似睡非睡地打著呵欠,「沒喝多少……」
  看樸裴玟頭疼欲裂的模樣,阮熙源沉默好一會兒,想到什麼似的,倒了一杯水給樸裴玟,「喝點水?!?br />   樸裴玟一把接下,沒絲毫猶豫地向嘴裡灌。
  「那是熱水!」阮熙源下意識提醒,更加篤定他真的醉了。
  「好燙!」樸裴玟疼得驚呼,也不管水會不會潑出來,將杯子蠻橫地塞進阮熙源手裡,「還你!」
  「??!」一陣刺痛襲來,阮熙源忙不迭地甩開,褲子已然濕了大半,知道醉酒的人都會變得不可理喻,他並沒有大聲譴責樸裴玟,只感覺惹了一個麻煩上車。
  舌頭被燙到,昏沉的腦子清醒大半,樸裴玟靠在椅子上,漫不經心地偏過頭,瞟了阮熙源一眼,「先生,借我手機,我想打電話?!?br />   哥哥今天結婚,胸口悶得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一樣,渾身不舒服,但他也不該在哥哥的婚宴上喝那麼多酒發洩。
  父母過世得早,他自小跟三個哥哥相依為命,從小呵護他、寵愛他的二哥,一直對他微笑,放縱他的自私,溫柔地撫著他的頭對他說,我會陪在你身邊……
  這些已經過去了,現在,他屬於一個女人,要每天跟她睡在一起,溫暖的懷抱不再屬於他,以後也再也不會那樣寵溺著他了……樸裴玟的眸子黯淡下來。
  阮熙源疑惑地問:「你的手機呢?」平白無故跑上他的車,死賴著不走還跟他借東西,難免會覺得無奈。
  「沒電了?!箻闩徵溲凵衩噪x,正色道;阮熙源了解地點頭,掏出手機給他用。
  得到手機使用權,樸裴玟卻猛地將它丟向一邊,打著哆嗦,「給我毛巾?!箿喩砗美?,真想擦去身上的水珠。
  阮熙源好脾氣地遞給他毛巾,無意間看到男人潮濕的髮絲,柔亮的色澤讓人有纏繞在手指上的衝動,阮熙源為這樣的想法微微愣了下。
  樸裴玟擦去臉上的水珠,感覺身上有道火辣辣的視線,他轉頭對阮熙源一笑,「把暖氣打開!」
  阮熙源恍然一呆,似乎有話要說,卻無從說起;他見過不同氣質的俊男美女,從沒見過這類型的人,進來車裡沒道謝,反而趾高氣昂地拿他當免費傭人使喚,傲慢的態度讓人歎為觀止。
  「我好冷?!箻闩徵浯蛄藗€寒顫,唇瓣顫抖地說。
  阮熙源怔了怔,半天沒回過神,歎了口氣便打開暖氣;溫暖的空氣充斥在車裡,樸裴玟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樣子。
  阮熙源不自覺地瞇起眼去喊樸裴玟,生怕真讓一個陌生酒鬼賴在車裡,「先生?」樸裴玟沒有理會。
  阮熙源瞟了眼窗外的紅色跑車,再也忍受不了,放大音量地喊:「先生,這麼晚了,修車公司的人不會馬上過來,我幫你把車推出來?!?br />   樸裴玟迷糊地睜開眼,只覺得面前的人眼睛溫潤如水,與二哥拿他沒轍又不得不妥協的樣子像極了,不覺心中一動。
  「那下去推?!闺y得他痛快答應,阮熙源挑挑眉,拉開車門走下車,發現旁邊的人一點動靜也沒有,眉頭不禁皺起來,慍怒地問:「你怎麼不下來?」
  「車子沒油了?!箻闩徵湔J真地說,以往跟二哥在一起,像車子拋錨需要推車這些事,他不用做也不用理會,只要二哥出馬什麼都能解決。
  阮熙源急了,「你這人怎麼這樣?沒油也不說聲?!鼓羌词钦f,得送他回家?
  「是你說要推,我沒說?!箻闩徵鋹瀽灢粯返卣f,果然除了二哥,一般人不會放任他的囂張。
  阮熙源看著樸裴玟,有種被耍了的感覺,正要衝上去揪起他的衣領教訓時,又想起喝醉酒才會這樣放肆,決定不跟他計較,只要求他道歉。
  「我是阮熙源,你最好為剛才的放肆對我道歉,不然就下車?!?br />   看到阮熙源的憤怒視線,不想下車淋雨也不想道歉,樸裴玟思索一下利害關係,雙肩一垮地說:「對不起?!?br />   樸裴玟道歉了,不過那態度讓阮熙源臉色越加陰沉難看,有點受不了地開口:「你態度就不能端正一點,看著我說嗎?」
  「我就這副樣子,接不接受是你的事,說話算話,我已經道歉了,快開車?!顾跎俚狼?,要用什麼語氣態度才不失禮,哪會知道。
  阮熙源愣住,一股怒氣湧向心口,燒得他的眸子深邃幽暗,他轉過頭拒絕與這人溝通,以免自討苦吃,「你家在哪?」
  「送我到明園路二五五號就行了?!箻闩徵渎唤浶牡卣f,接著,忽視他眼裡的慍怒撥了號碼,聯繫修車公司,不過由於咬字不清又不知道車子的所在位置,嘮叨半天修車公司的人都不知道他說了什麼;阮熙源聽不下去,順手奪過來,自作主張地跟對方談。


  ◎             ◎             ◎


  大雨瓢潑,冰冷的風從窗外吹進來,樸裴玟借了手機跟毛巾沒再多說話,他安靜地坐在那,雨水順著漆黑的亂髮滾落到臉頰,慢慢地,在他蒼白的臉上凝結出一層濕潤的痕跡,那感覺分明有股寂寞氣息在周身縈繞。
  阮熙源心口顫動,他深吸了口氣,聞到濕潤空氣裡的青蘋果香,淡淡的香氣似有若無地圍繞在四周,令人極為沉迷;懂得享受的阮熙源從來不會錯過,他情難自禁地呼吸著他身上的清爽味道。
  想到他可能在雨裡淋了很長時間,全身的衣服早已濕透,半晌,他抓起旁邊的襯衫,丟到樸裴玟身上,「穿上吧?!?br />   乾爽的衣物覆蓋在身上,溫暖包圍過來,樸裴玟偏過頭,目光冷冷的,看不出一絲情緒,過了好一會兒,慢條斯理地解開衣服釦子。
  聽到旁邊傳來衣服的窸窣聲,阮熙源好奇地看向男人,眼珠子快凸出來地瞪他,他竟旁若無人地脫衣服!
  「你幹什麼?」
  「換衣服?!箻闩徵滏偠ǖ卣f,阮熙源的目光沒讓他感覺扭捏,似乎他的疑問很不應該,他覺得在男人面前換衣服沒什麼。
  阮熙源點頭,無意間看到樸裴玟精悍的上身、精緻的鎖骨線條,臉騰地紅了起來,為掩飾尷尬,別過頭沒再理會。
  車子拐過一個十字路口,靜默中的樸裴玟突然抬起頭,不知客氣為何物地要求,「從十字路口拐進去比較近?!?br />   不帶客氣的命令語氣令阮熙源眉毛不自覺抽了兩下,這個男人簡直把「目中無人」這四個字發揮到淋漓盡致!
  為了不被他的態度影響,他轉移注意力,盯著前面的一棟漂亮別墅問:「那是你家?」
  樸裴玟疲倦地說:「嗯!」家裡沒什麼人在,回去要獨自面對空盪盪的房間,想到就不舒服。
  「我送你過去?!?br />   「應該的!」阮熙源禮貌性地提議,樸裴玟卻毫不客氣,彷彿送他回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傲慢到這種地步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阮熙源不自覺笑了笑。
  將車子停在別墅前,「到了?!?br />   樸裴玟磨磨蹭蹭地下車,對於今晚送他回來的男人沒多大印象,隱約記得他的聲音很溫和,跟二哥的很像、很像……讓他忍不住對他呼來喝去。
  阮熙源看著男人下車,自始至終都沒說聲謝謝,冷漠的態度讓他不是滋味,半夜三更載一個陌生男人回家,沒功勞也有苦勞,對方卻不把他放在眼;只能說他太傲慢、太以自我為中心,才會看不到其他人的存在,這樣的性格只怕是被什麼人寵出來的。


  ◎             ◎             ◎


  折騰一晚上,到家已是夜半三點。
  阮熙源拿了公事包走下車,瞥見座位上的黑色襯衫,猛然想起是剛才那個男人的,換了他的衣服就忘記把自己的帶走;無奈地拎起襯衫,發現座位上一片慘不忍睹的水痕,他一個人站在大雨裡,淋了那麼長時間,身上還帶著酒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可惜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確定能不能遇到,阮熙源走進電梯,心裡竟然有一絲失落,無意間摸到衣服裡有個鼓鼓的東西,翻過來一看,是個黑色皮夾。
  他走進房間,疲倦地坐在沙發上,看著手裡的皮夾,微微猶豫了下,不一會,他決定打開看能不能找到男人的聯繫方式。
  隨後,徹底呆住地盯著塞滿信用卡的皮夾,一般人裝個七、八張信用卡,已經算刷得厲害了,他頭一次見識到放了十五張信用卡的皮夾!保守估計一下,每張卡最少都要刷五次才能免年費,這樣先花未來錢,也不怕變卡奴。
  阮熙源隨意一翻,發現暗藏玄機,原來每張卡的角落處,都被人用油性筆寫著一段各卡用途的文字。
  例如,白雲飄飄藍色機器貓圖案的卡上寫著:我是儲存著期貨保證金的信用卡。
  一條騰雲吐霧的紅龍的紅色卡上寫著:我是愛發脾氣的股票信用卡。
  印吉祥如意四個大字的藍色卡上寫著:我是不會變心沒有稅的基金信用卡。
  高雅中國水墨畫的銀色卡上寫著:我是個人固定資產活期存款。
  有著可愛SNOOPY圖案的卡上寫著:我是有價債券的信用卡。
  不同顏色、不同圖案、大小一樣的信用卡上,明確地註明各自不同的用途。
  「分得那麼仔細,學金融的?」阮熙源捏著一張暗紫色的信用卡,發現正面沒寫字,靈巧地翻轉過背面,果不其然看到一串黑色字體:注意,我是裡面有錢但取不出來的飯卡,嗚!
  阮熙源眼角冷抽幾下,顏面神經嚴重失調地抽搐起來,想到一個大男人用嚴肅的態度在卡上寫下這串文字,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
  最後,他在一張由商業銀行簽發的現金支票裡,看到了皮夾主人的名字,「樸裴玟,你說這是不是緣份,離開了還要留下條線索?!?br />   阮熙源默默唸了幾遍名字,纖細的手指撫過手中的皮夾,溫潤的眸子裡流轉過一道玩味的色彩。


  ◎             ◎             ◎


  如果有人在清早打電話給習慣睡懶覺或酒醉後的人,通常只有討罵的份。
  早上,阮熙源依照皮夾上的聯繫方式打電話給樸裴玟,不知道樸裴玟很愛賴床的他,扮演了這個白目又討人厭的角色。
  大清早聽到手機響的樸裴玟,一把拿起手機,將臉埋在兩個柔軟羽絨枕間,按下通話鍵。
  「早安?!拱咨牟璞e飄散著細膩的咖啡香,阮熙源精神奕奕地坐在客廳裡吃早餐,心情很好地拿著手裡的黑色皮夾,給樸裴玟打電話。
  「你打錯了?!箻闩徵溲鄱紱]睜一下,「喀」一聲掛了電話;只要不是二哥有事打來,一律都直接掛電話,如果是朋友找……他可沒大清早就打攪他睡覺的白目朋友!
  被掛斷了?阮熙源錯愕地瞪大眼,確定沒撥錯,再次按下撥號鍵,這次電話嗡嗡作響了好久,在他以為通話即將轉入語音信箱時,電話再次被接起;這次阮熙源學聰明了,他主動報上自己名字並不確定的問了句:「我是阮熙源,你是樸裴玟嗎?」
  「我是?!箻闩徵渌垭鼥V,敷衍應了聲,利索地掛了電話。
  「你……」阮熙源呆呆地看著手機,笑容僵在臉上,即使聲音聽起來睡意濃厚,他仍能輕易認出是樸裴玟;如果連續兩次遭掛電話就放棄,未免太遜了,於是,使勁按下了撥號鍵。
  電話鈴再次煩人地響起,樸裴玟懊惱地翻過身抓起電話,他後悔剛才沒把電池直接拆下來,雙眼朦朧地看著來電顯示,不認識的號碼;這個人最好有重要的事,不然他保證對方會死得很難看。
  「你誰???」
  「我們昨天晚上見過……」
  「不認識,別打來了?!挂恢北或}擾的樸裴玟心情很不好,不等對方說完,再次不客氣地掛了電話。
  電話再次被切斷,阮熙源白淨的臉蛋鐵青得猙獰,非常、非常用力呼吸,激烈的程度令人覺得他看起來幾乎像在喘息;距離上次見面才經過多長時間,樸裴玟竟說不認識,堅決的態度令他懷疑是不是弄錯了,然而手裡的皮夾又讓他確信見過這個男人。
  這男人該不會忘記皮夾掉了的事?既然他忘記了,他就親自去找他!
  不知為什麼,阮熙源有股想要見到他的衝動。
  通常樸裴玟在十一點被他二哥叫醒,接著再用最磨蹭的速度去洗手間洗漱,來客廳的時候,去上班的二哥會將早餐連著午餐放在桌上。
  「二哥,我醒了……」頂著一頭亂髮,揉著宿醉後的疼痛額頭,樸裴玟來到客廳,心裡一涼,發現什麼人也沒有,才想起二哥結婚了,與妻子在美國渡蜜月。
  陽光暖暖地灑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樸裴玟懶散地靠在牆壁上,髮絲被陽光映射得漾出一圈柔潤光芒。
  父母在車禍裡喪生,除了龐大的債務,什麼都沒留下,為了維持生計,大哥輟棄學業,肩負起家裡的所有開支,二哥代替父母照顧年幼的他;十五歲那年去美國讀書到上個月回來,相處不過一個月的時間,樸裴莠便帶著一個女人回來,對他說要跟喜歡的人結婚。
  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他險些失控得大吼,他始終相信二哥會永遠陪在他身邊,他們不會分開,沒想到自己卻被丟棄了;二哥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得到幸福,他卻無法輕鬆地說出祝福,因為這樣的幸福,讓他變得什麼都沒有了……
  強烈的陽光曬得頭有些暈,溫柔的風吹過來,樸裴玟走下樓再次抬起頭,神色恢復了往日的冷傲,細長的眸子裡卻閃過一絲艱澀的疼痛。
  一隻白色的肥胖大貓搖著笨重的身體來到樸裴玟身邊,乖巧地窩在他的腿邊,用牠的大臉蹭了蹭樸裴玟的腿安撫他。
  「Prince?!箻闩徵涠紫律肀鸱实酶胸斬堃粯拥腜rince,牠是大哥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他最喜歡的寵物,無論去哪他都帶在身邊。
  「一起吃飯好不好?」樸裴玟安撫地揉了揉Prince的肥胖身體,對方討好地甩了甩尾巴,往他懷裡縮了幾下;樸裴玟微微愣了下,用力抱住懷裡的大白貓,細長的眸子裡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
  「糟糕,我不會作飯,必須請管家過來幫忙,唉,又要花錢了?!箻闩徵涫蓉斎缑貧U息。
  大哥在美國作生意、二哥結婚了、三哥在德國做服裝設計師,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也得學會照顧自己不給他們添麻煩。
  「喵……」Prince慵懶地趴在他身上,樸裴玟除了知道怎麼吃、怎麼挑剔、怎麼折磨人,根本就不知道廚房是什麼樣,非要勉強煮東西的話,他會把廚房燒掉。
  吃過飯,樸裴玟到公司上班,前來找他的阮熙源撲了個空;然而,要他放棄是不可能的,他決定去樸裴玟的公司逮人!


  第二章


  寬敞的辦公室裡瀰漫著清新的名貴香水味,那縷如風般撲面而來的迷人香氣中,充斥著一道略顯不悅的低沉聲。
  「Coilly,昨天提到的廣告片,客戶認為你的Idea不錯,但你的色彩很沉重,與他們要求的不一樣?!箻闩徵鋰绤柕卣f。
  別看樸裴玟只有二十四歲,他早就拿了兩個博士文憑,自小被稱為天才的他現在是CI廣告公司的經理,同事知道他不好溝通又高傲,提出的遠景設計在別人看來根本不可能實現,他卻有神奇的力量來實現這些遠景,他把自己的優勢用在營利事業上,為公司賺到了可觀的利潤;於是,員工們背地裡恨得牙癢癢又對他無可奈何。
  「那我把暗色換成亮色?」Coilly拿著手裡的企劃案,認真地說。
  「客戶不希望全部是亮色,他們希望色彩能融合進產品裡,不單換色這麼簡單,你重新設計一份方案?!箻闩徵淅淅涞卣f:「另外,模特兒也要換,新來的模特兒眼神銳利得跟野獸一樣,不適合沐浴乳這麼溫和的形象?!?br />   公司最近在為知名品牌的沐浴乳拍攝廣告,客戶要求模特兒身上要帶著一股如月光般溫潤的氣質,不是只有助手一個人在找,他也在積極尋找,只是依然找不到符合條件的人。
  「今天我特地找了幾個人過來,待會你看了再決定?!辜热豢蛻魧δL貎河心屈N多不滿,由負責這個專案的樸裴玟親自定奪比較快。
  樸裴玟喝了口茶,淡漠地說:「待會兒要助理去對街那家新開的D&G拿我訂的衣服,再把我維修的車開回來,撞壞護欄賠償的事找我的律師,他知道怎麼解決……兩點聯繫我的秘書,告訴她取消今天下午的會議,她的記性一向不好,你得提醒她?!?br />   「是?!?br />   「以上,半小時能解決吧?」
  「行?!?br />   「下午三點我要看到你的企劃案?!?br />   「是……」
  公司裡少有人能應付樸裴玟,只能說Coilly早習慣樸裴玟的目中無人、以自我為中心的處事風格,不會覺得他提出的要求很過份。
  「叩叩」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樸裴玟偏過頭,說:「進來?!?br />   秘書走進來,態度恭敬地說:「經理,外面有人找?!?br />   「什麼人?」樸裴玟沉聲問,這種時間來打攪最好有重要的事,今天的事情很多,他可不想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人身上,延遲他的下班時間。
  「一個男人?!?br />   樸裴玟瞟了Coilly一眼,記得剛才有提到今天找了模特兒過來,於是懶懶地瞇起眼問:「模特兒?」
  「???我沒問……」秘書驚訝地抬起頭,心裡竄起一股涼氣,急著過來跟他說這件事,卻忘了問那人是誰。
  「算了,妳做事老是這樣,我直接去見他,妳出去吧?!箻闩徵洳恍嫉爻蛄嗣貢谎?。
  推開接待室的門,樸裴玟慢條斯理地走進去;坐在沙發裡的阮熙源起身,看著進來的樸裴玟,美麗的眸子裡有抹深深的笑意。
  「你好?!贡绕鹱蛱焱砩系睦仟N不堪,工作中的樸裴玟尤為惹眼。
  他穿著最簡單的白色襯衫,綿軟的質感襯得他高挑的身材帶著一絲優雅,襯衫的袖口處墜著條細緻的銀色鍊子,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是時髦的裝飾品,清楚的人知道那是某個服裝品牌的商標。
  他的一件衣服可能是別人一個月的工資,阮熙源著看樸裴玟,見他用陌生的目光盯著自己,就知道他大概忘了昨天的事,莫名的失落佔滿他的心。
  氣氛沉靜,樸裴玟由上到下,放肆地打量阮熙源全身,面前的男人身材高挑,站起來比他還高出幾公分,保養得近乎晶瑩剔透的臉蛋,閃閃發亮的黑色髮絲襯著眼眸裡的溫柔光芒,盪漾著迷人的幽雅氣息;他是個美麗的男人,很適合這次廣告的模特兒,但不知為什麼,男人讓他感覺有點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他的目光大膽而放肆,阮熙源未露一點不悅,一向沉得住氣的他決定靜觀其變。
  樸裴玟深深望著他,冷聲問:「身高?!?br />   「一八五?!够卮鹱约荷砀邥r,他發現樸裴玟俊眉一擰。
  他並不知道樸裴玟糾結於一百七十九公分的身高,為了能長高點,每天晚上都會喝牛奶,效果似乎不明顯,身高依舊停留在這個數字上,屹立不動。
  容貌、身高沒問題,最主要的是氣質不錯,樸裴玟面不改色地下令,「把衣服脫了?!?br />   「???」這是一句霸道的命令,他的語氣理所當然到讓阮熙源呆掉,什麼意思?
  「沒聽懂嗎?」樸裴玟瞄阮熙源一眼,看他呆愣掉的樣子,忽然覺得心情鬱悶,要不是拍的是沐浴乳廣告,他也沒興趣看一個男人的裸體。
  「外套嗎?」阮熙源完全被他唐突的話嚇一跳,驚聲問道;再者他發現樸裴玟對待他的態度異常不耐煩,單看他不拖泥帶水直入正題的態度,就知道他多麼自我。
  「除了內衣,全脫了!」樸裴玟不耐煩地解釋,只是想看看他的身材合不合要求,這個模特兒的態度未免太矜持了。
  「什麼?」阮熙源大驚失色,心臟不受控制地怦怦跳,激烈得似要蹦出他的胸膛,他是那個意思?他不介意這樣的速度,但他不覺得太快了?
  「放心,我會給你錢?!箻闩徵湟詾樗伦约翰唤o報酬,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保證,很多模特兒難存活下去的原因是不能馬上得到錢,於是掏出一疊錢,不屑地瞟阮熙源一眼。
  「抱歉,我做不到?!谷钗踉茨樋辶?,一股怒氣由心底升起,這男人明明長得有模有樣,品行怎麼那麼差!
  「你敢拒絕?」一抹怒氣閃過樸裴玟的深黑眸子,他沒想到面試的人會拒絕他的要求!
  阮熙源歎了口氣,「因為你的要求很無理?!箍礃闩徵涞谋砬楹孟袼木芙^侮辱了他,明明受侮辱的是他才對!
  「???這本來就是你該做的工作,別耽擱我的時間?!箻闩徵涫?,越來越不耐煩;對他來說時間就是金錢,浪費一分鐘就是損失一塊錢,每一塊錢等於他的一滴血,盯著依舊發呆的男人,他不耐煩地走過去。
  迷人的氣息飄過來,阮熙源有一陣恍惚,就在這時……衣服的撕扯聲震回了他的神智,阮熙源完全呆掉,看著脫自己衣服的男人,心裡不禁嘀咕,有必要這麼飢渴、這麼瘋狂嗎?
  若以為外表秀氣的他好欺負,那就大錯特錯了,他決定讓樸裴玟知道,惹火他的下場!
  他一個反手動作,將樸裴玟騷動的手,反剪在身後,突然的疼痛驚得樸裴玟倒抽了口涼氣,「你幹什麼?放開我!」
  阮熙源秀眉微挑,置若罔聞地低下頭,樸裴玟臉色鐵青,一臉惱怒樣地瞪他,似乎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知道?!谷钗踉摧p笑,烏黑的眸子在陽光的映射下變得血紅,彷彿烈火一樣令人著迷,又滲透著令人心驚的戾氣。


  ◎             ◎             ◎


  樸裴玟掙扎,可無論他如何激烈反抗,桎梏他的雙手就像鉗子般分毫未動,衡量過利害關係後,不得不承認自己現處於劣勢狀態;為了盡早擺脫,他立刻收起先前的囂張氣勢,表情和緩下來,語氣裡也摻和了些怯懦,「有事好商量……先放開我好嗎?」
  阮熙源見他主動認錯,不免心裡一軟,鬆開他的手,於是,他犯下一個愚蠢的錯誤,那就是不該輕易相信樸裴玟。
  當他彎腰撿外套時,一個重重的物體襲擊上了他的後腦勺,他眼前一黑,重重摔在地上,昏倒前看到樸裴玟奸計得逞的冷笑。
  沒昏迷太久阮熙源就醒過來,眼前的場景令他心臟都快停止了跳動,樸裴玟將他壓在沙發裡,不僅脫了他外套,還把他的雙手綁起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