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妙女多嬌《中卷》
【6.6折】妙女多嬌《中卷》

點點愛AL650--拾三三

會員價:
NT1526.6折 會 員 價 NT152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拾三三
出版日期:
2016/10/1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良夫寵妻《下卷》
NT149
銷量:41
良夫寵妻《中卷》
NT149
銷量:41
隔壁那個美嬌娘《下卷》
NT155
銷量:14
世子妃吃貨日常《下卷》
NT143
銷量:31
撿來的官人《下卷》
NT143
銷量:16
撿來的官人《中卷》
NT143
銷量:16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NT143
銷量:28
顧三娘再嫁《下》
NT149
銷量:16
顧三娘再嫁《中》
NT149
銷量:16
出牆記《下》
NT168
銷量:20
出牆記《上》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下卷》
NT168
銷量:22
京城刑獄司《中卷》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上卷》
NT168
銷量:22
黛妝《一》卷
NT152
銷量:8
做賢妻《下》
NT144
銷量:16
寶珠二嫁《上》
NT144
銷量:5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三》
NT15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林府嫡女呆萌又嬌嫩,
誘得御史大人想溫香軟玉抱滿懷,
再推倒、蹂躪,吃乾抹淨!
讓她乖乖聽話跟他大玩十八招。
拾三三的小娘子馴養祕笈大公開!

杜天行雖然出身國公府,但排行第五,與爵位無緣,在家裡並不受寵,
已經搬出另住。雖是三品官,但除了聖上賜的一處宅子,
別無恆產,只靠俸祿生活,但他寧可娶林妙也不高攀公主,
只要林妙乖乖的,等著他去提親。林妙心想,她怎麼就答應了呢?
不就是抱抱嗎,抱就抱吧,抱抱又不會懷孕,她不該答應得那麼痛快的,
最起碼也要問問他,日後劈不劈腿、找不找小三、討不討小老婆。
他若是全都說不,也要讓他指天發誓;他若是不肯發誓,
那就打得他發誓,發毒誓,膽敢花心就變太監那樣的毒誓。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林妙打發了紫菱,那邊春暉堂和梧桐院全都送東西來了。林老太太和于若雲賞的都是補品,說是林妙太瘦了,祖母和母親看著心疼。
  林妙嘆口氣,因為一個杜天行,她竟然成了家裡頭號人物了,她還想偷溜出去找杜天行問上幾句話,現在這麼引人注目,看來都沒有機會了。
  正在看公文的杜天行連打幾個噴嚏,一邊的慶文帝嫌棄地看著他,用眼神表示,感冒了就別傳染朕,朕是龍體,嬌貴著呢。
  進宮前阿木已經從蔣鎮口中打聽到,那些話是林府二小姐教給他的。先前逃跑的王金髮,他母親也是侍侯這個林二小姐的。
  這個林二小姐還真是不一般,林妙前世所說的那個害她的親妹妹想必就是她了。想到林妙身邊還有這樣一個妹妹,杜天行又是連打幾個噴嚏,那個小笨蛋林妙哪裡能應付,這些日子沒見她,還不知道讓人欺負成什麼樣子了。想到這裡,杜天行決定親自去一趟林府,只有他親自去,才能顯出他對這門親事的重視,斷了那些小人的齷齪念頭。
  看到杜天行又要打噴嚏,慶文帝連忙別過臉去,生怕唾沫星子濺了他的龍顏。
  「萬歲,臣要先行告辭,臣家中有些事。」
  慶文帝才不信,看了一個公文,你走神三次,朕才不信你的話。
  「既是國公府有事,那朕和你一起回去,說起來朕已有許久沒有見過岳國公了。」
  杜天行頭疼,當皇帝的這樣煩人真的好嗎?算了,索性斷了你的念頭。
  「臣正在議親,臣不放心,想去未來岳家走一趟。」
  哈哈,好玩的事終於來了,慶文帝的嘴咧到腮幫子,他一早就知道杜天行請了黎閣老去提親,為何還要親自去,難不成林府不買帳?
  這真是太好玩了,他一定不能錯過這樣好玩的事,「咦,杜愛卿真的在議親嗎?那讓朕與你同去吧,有朕在杜愛卿身邊,還有哪家女子不肯嫁的。對了,杜愛卿的未來娘子是哪家千金,不知她比起朕的林婕妤又如何呢?」
  林老太太正和娘家表親尤四奶奶閒話家常,就見林貴媳婦匆匆忙忙進來,給尤四奶奶見了禮,便湊到林老太太耳邊低聲道:「老太太,外面有人求見。」
  林老太太不悅,林貴媳婦怎麼忽然不懂事了,不過是來客人了,還要偷偷摸摸,在尤四奶奶面前真是丟人。
  「什麼客人啊,還值得這樣慌張。」林老太太邊說邊拿起粒桃仁兒放到嘴裡,這桃仁兒是月姐兒親手擇的,這孩子就是心細。
  「來了兩位公子,其中一位說他叫杜天行……」
  「杜天行?」十日前,林老太太還真不知道這個名字,可是現在,這名字對於整個真定林府都是如雷貫耳。
  杜天行怎麼來了,這會子還在議親,要來也是杜家的媒人或府裡的親戚,怎麼他竟然親自來了?好像有點兒不合規矩,可對於杜家這樣的門第,杜天行這樣的身分,好像也沒有什麼,說不定是杜天行想要親自相看呢。
  事實證明,世上萬事萬物都能瞬間改變,比如林老太太,她就能片刻間把不合規矩的事,變成百無禁忌。
  「大老爺回來了嗎?」林老太太忙問。
  「大老爺下午時就回來了,這會子八成在知露齋看書練字呢。」
  「快去把杜、杜大人請去宴席處,再叫大老爺也過去,再去梧桐院把大太太請到我這裡來,對了,聽風閣也去一趟,請大小姐來一趟。」
  尚未正式訂親,杜天行只能算是外男,林雨哲若是不在,林老太太也是不方便見他。
  林貴媳婦小跑著出去,尤四奶奶連忙試探,道:「老姐兒,莫非這就是和妳家孫小姐議親的那位?」
  林老太太早沒心思搭理尤四奶奶,可聽她問起,不免得意道:「可不是嘛,國公府也真是客氣,這才剛換了帖子,這位杜大人就親自登門拜見長輩了,端底是大世家,就是懂規矩,知禮儀。」
  尤四奶奶心道,先前聽說杜家提親的事,還以為是林府自抬身價,想不到今天卻正碰上杜家來人,可倒要好好看一看,也不知道這位杜家公子是個怎麼樣的歪瓜裂棗,不然怎會看上林府那個尼姑庵裡出來的閨女。
  林雨哲正在練字,聽聞杜天行來了,他的臉就黑了。杜天行來做什麼,相看?哪有這樣的,這根本沒把林府放在眼裡啊,即使訂親前男女雙方會相看,那也都是暗地裡,哪有這樣正大光明上門看人家姑娘的,真是胡鬧。
  「杜天行一個人來的?」當然了,若是同黎閣老一起來,那自是不同,可若是他自己來的,這小子就是來找麻煩的。
  「不是,同他一起來的,還有一位龍公子。小的沒見過,他也沒有遞拜帖。」
  林雨哲皺眉,什麼龍公子,想來就是平素裡和杜天行走得近的那些紈褲子弟,兵部有位龍郎中,不知是不是他家公子。
  林雨哲打心眼裡不想去見杜天行,可老太太已經吩咐了,他又不能置之不理,且他又是一家之主,兩個兒子年紀尚幼,不能替他出去招呼客人。
  林雨哲硬著頭皮來到宴席處,還沒走進去就是一肚子的氣,宴席處外面的廊下掛著幾個鳥籠,養著畫眉黃鸝兒。一位穿著墨綠襦袍的少年正在逗鳥兒,那少年人高馬大,樣貌粗豪,一看就是個惹事生非的傢伙。
  林雨哲咳嗽一聲,原是想要提醒那少年注意形象,可那少年抬頭看到他,嘿嘿一笑,「咦,我認得你,你是字寫得很好的那位林郎中。」
  林雨哲的臉比鍋底還要黑,這是哪來的愣頭青,真是物以類聚。這人既是陪著杜天行來拜望未來岳家,就應謹言慎行、謙恭守禮,哪有這樣口無遮攔、沒大沒小的。於是林雨哲理都沒理這人,從他身邊大咧咧地走過去。
  慶文帝,不,龍霸天龍公子,原本還等著林雨哲認出他來,頂禮膜拜、三呼萬歲,可人家沒理他。
  其實吧,林雨哲是見過慶文帝的,可那都是在百官朝會上,他的官職低微,自是站得靠後了些。且讀書人大多眼神兒不好,慶文帝儘管高大、威猛,龍霸了那個天,可在林雨哲眼中,那就是黃乎乎、金燦燦的一坨,看不清長相。
  所以林雨哲板著臉,心懷坦蕩、氣度高華地從慶文帝面前走過去,背後那碎了一地的,是當今天子的水晶玻璃心。
  和外面那個愣小子比起來,杜天行還算是斯文守禮,只是也不過就是衝著林雨哲抱抱拳,「林大人,在下貿然前來,原是不合規矩的……」
  林雨哲不悅,我雖然官職比你低了一大截,可也是你的岳父,你不下跪叩頭也就罷了,還在下在下的,真是不懂規矩。可又轉念一想,現在也只是剛剛議親,杜天行還真不能算是自家女婿。
  林妙來到春暉堂時,穿了件家常穿的銀紅小襖,梳著雙螺髻,頭上插了支紅珊瑚簪子。沒抹胭脂,臉蛋卻是白裡透紅,透著水靈。可林老太太直搖頭,心裡想著,林貴媳婦真是的,也沒讓妙姐兒打扮打扮再過來。萬一杜天行想要相看,看不上她可如何是好。
  這時,林雨哲派人來請林老太太到宴席處,林老太太便讓于若雲帶了林妙也過去,只是先別進去,在外面的花亭裡候著。
  于若雲暗地裡皺眉,老太太這是做好相看的準備了。女兒家嬌貴,哪有讓男方這樣相看的道理,真若是這門親事談不成,妙姐兒的名聲也就毀了。老太太不知是老糊塗了,還是鐵了心賣孫女。
  林老太太有心顯擺,讓尤四奶奶陪自己一起進去。看著她們的背影,于若雲問林妙,「雖說婚姻大事都要長輩作主,可若是妳不願意,我去告訴老爺,老爺也定不會為難於妳。」
  林雨哲不滿意這門親事,于若雲自是知道。于家升遷,林雨哲和林老太太都想和于家親上加親,不是林妙,也會是林曉月。對于若雲而言,于晉是自己的親姪兒,于家是她的娘家,今後還要仰仗,如果真的要讓于晉娶林府女兒,她寧可那人是林妙,也不願意姪兒娶林曉月。
  原因在於,一來林妙才是名正言順的嫡女,二來整個府裡,沒有人比她更恨陳曼華。沒有哪個正室能容忍在自己進門後,姨娘搶在她前面生下兒子,還要把庶長子記在自己名下變成嫡長子,而自己的兒子卻由長子變成次子。
  林曉月又是個伶俐過頭的,以為有老太太撐腰,從未把她這位嫡母放在眼裡,和林曉月相比,于若雲更希望嫁到于家的是單純簡單的林妙。
  林妙沒想到于若雲會這樣問她,其實吧,自從正月十四那日杜天行說要來求親開始,她就特別想找個人說說心事,但這個人不會是于若雲。
  上一世在蜜罐子裡泡到十八歲,這一世實歲還不到十四,無論怎麼算,林妙都只是個小嫩蔥,沒有多少人生經驗。但她並不笨,有些事也能看出來,比如說上一次于若雲把張婆子塞給她的事,她就挺膈應的,雖說這位繼母沒有給她吃毒蘋果,她也不會再信任于若雲。
  林妙半低著頭,看著腳尖兒,腳上是貞娘給她做的新鞋子,鞋面上繡著小碎花,是她鍾愛的花樣兒。
  「妙兒一切聽祖母和父親安排,沒有什麼願意不願意的。」
  于若雲詫異,林妙雖然單純,可從來就不是受氣包,不論對林老太太還是她父親,都是你們不疼我,我就當你們透明人的態度,她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聽話了。
  這時,有小丫鬟跑過來,「大太太,老太太請您過去。」
  于若雲嘆口氣,對林妙道:「妳就在這裡等著,或許一會兒老太太會叫妳進去,千萬不要走開。」
  見林妙答應,于若雲這才走進宴席處,一進宴席處,她便看到了杜天行。身姿挺拔、劍眉星眸,他只著便裝,一襲寶藍暗紋直裰,他尚未及冠,烏黑的頭髮用玉簪束起,只是簡單的裝束,卻令人為之眩目。
  杜天行身上有股少年人罕見的沉穩,卻又與他的貴氣和傲氣完美結合,渾然天成,驕傲卻不顯張揚,宛若一泓深不見底的寒潭。
  只聽杜天行正對林老太太說道:「晚輩這次來,原是不合規矩的,但我很在意這門親事,不想委屈了妙姐兒,所以便來了。」
  「老太太請放心,我不是來相看的,黎閣老夫人和舍妹都誇獎妙姐兒,我自是不用再看,免得再虧待了她。」
  于若雲偷眼看向林雨哲,見夫君臉上的神情並不好看,他不是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平日裡和言悅色,鮮少如現在這般,臉上竟有些尷尬。
  林雨哲暗自心想,杜天行說不想委屈了妙姐兒,還說免得再虧待了她,這個「再」字是什麼意思,他是說妙姐兒在娘家一直受委屈,娘家人虧待了她。
  聽到杜天行說不必相看,一旁的龍霸天公子不樂意了。他暗想,朕大老遠陪你從京城跑過來,原以為能看到些香豔纏綿的場面,沒想到卻是陪著林府這些無聊的人說話,朕都把婕妤讓給你了,你都不陪朕好好玩耍。

  ◎             ◎             ◎

  龍公子無聊透頂,遂連招呼都沒打,就起身走出去。宴席處外面是個池塘,此時還在正月,池塘裡結著薄冰,幾片枯敗的葉子落在上面,一座小橋把池塘和對面的假山連接起來,假山上有個花亭,一個人兒正站在花亭裡向這邊張望。
  練武的人眼神都好,隔著小橋,龍公子一眼就認出來了,亭子裡穿紅衣裳的小姑娘就是林妙。比起去年花會之上,林妙似是長高了,好像還更漂亮了。
  不行,這樣的可人兒不能就這樣便宜了杜天行,朕現在就過去告訴她,杜天行家裡有十個美妾,哈哈哈!
  當皇帝的人都有點任性,十八歲的小皇帝當然也如此。慶文帝大踏步走過去,然後忽然出現在林妙面前,把林妙嚇了一跳。
  阿釘和繡桔看到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個傻大個,連忙擋在前面攔住他,「這位公子,您是府裡來的客人吧,有女眷在這裡,請您避諱一二。」
  慶文帝立刻洩氣了,真沒意思,這兩個丫鬟都是杜天行的臥底吧,要不怎麼這樣警覺。
  林妙卻已經認出他來,這人不就是花會上的那個人嗎,話說那日她看到杜天行就是和他在一起,想來他今天是陪杜天行一起來的。其實吧,要是往常林妙是不會這樣聽話,乖乖等在這裡,她之所以在這裡等著,是想找個機會問杜天行幾句話。什麼話?當然就是她想問了許久的那幾句。
  「林小姐啊,據在下所知,杜大人已有十位御賜美妾,不過妳也不用擔心,妳是正妻,那些都只是小妾,到頭來還是妳管著她們。」
  事實證明,每一隻龍霸天都是有頭腦的,他們除了夠酷、夠跩,還會抓住女人的心。比如說現在就是,林妙的小臉立時就綠了,她沒有看到,假山後面芙蓉色妝花褙子一閃而過,那是林曉月平素裡喜歡的衣裳。
  「等等,這位公子,我有事要問。」林妙叫道。
  龍霸天公子大喜,心想這小佳人真給力。他笑咪咪地轉過身來,問道:「林小姐有何事要問在下,在下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見自家大小姐叫住了這個傻大個,阿釘急了,「大小姐,這人不像好人,咱們快走吧,不要理他了。」
  林妙扁扁嘴,卻仍問道:「你說那十名是御賜美妾,也就是說那都是皇帝賜的?」
  「是啊。」龍霸天點點頭。
  林妙的小臉立刻耷拉下來,「我聽說前朝的昏君就是喜歡亂賜美女,害得那些大臣們全都不務正業、荒淫無道,哪還有心思治理國家,所以就亡國了。」
  林妙的話剛剛說完,就看到眼前這位粗豪公子的臉色不對了,怎麼形容呢,這表情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又揉了揉,接著再打一拳,總之就是很狼狽。
  林妙搖搖頭,長嘆一聲,似是很為大成盛世有這樣一位昏君而傷感,她對兩名丫鬟道:「咱們回去吧,母親想來先不來了。」
  見她們主僕三人轉身離去,只留龍霸天公子獨自站在那裡,哎,從未有過的挫敗感油然而生,「得勝、得喜!」叫了兩聲,龍霸天才想起來,他讓這兩人留在林府外面,沒有跟進來。
  哎,朕連個能發號施令的人都沒有,朕現在的心情誰能理解,朕被人罵昏君啊、昏君啊!那林妙年紀還小吧,童言無忌、童言無忌,朕不生氣,朕當然不生氣。
  慶文帝垂頭喪氣地回到宴席處,見杜天行已經起身告辭了,林雨哲當然不會親自相送,只打發親隨林福送他們出去。
  送走嬌客,尤四奶奶立刻恭維,「老姐兒啊,妳家孫女真是有福的,這位杜大人年青有為,相貌堂堂。」
  林老太太在娘家親戚面前賺足面子,心裡喜歡,卻還是拿腔作勢,「杜大人倒真是體面,可惜跟他一起來的那位卻不知是哪裡來的鄉下漢子,粗俗不堪,真沒想到,以杜大人的家世,竟然還會有那樣的朋友。」
  尤四奶奶連忙附和,「可不是嘛,我都沒聽說過有姓龍的高門大戶,這位龍公子,說不定就是杜家門客,混飯吃的。」
  林妙回到聽風閣,小臉繃得緊緊的,也不知道那人說的是真是假,杜天行竟然已有十房妾侍,
  她呆坐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這事不能就這樣完了。
  「繡桔,幫我磨墨。」林妙要給杜天行寫信,告訴他咱倆完了。他不用因為抱過她而娶她,她也不用杜天行來負責,他都有了十個老婆,也沒必要再多娶一個。
  可是林妙剛剛提起筆來,林貴媳婦就來了,老太太有請。原本聽說杜天行親自來了,林妙那時還是挺開心的,可現在她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了,噘著嘴跟在林貴媳婦身後。
  活了兩輩子,好不容易紅鸞星動,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自從正月十四那天開始,這十來天裡,她常常會想起那日杜天行向她求婚的樣子。
  情竇初開的小少女,也曾偷偷幻想過有朝一日,她穿著喜袍入洞房的情景,心裡甜甜的癢癢的。
  可現在不甜也不癢了,如果杜天行在她面前,她一定會撲上去捶他一通。
  尤四奶奶已經走了,林老太太把林妙叫進來,今天杜天行親自過來,林老太太知道這門親事肯定能成。杜天行對林妙這樣重視,她自是不能再給林妙臉色看了。
  當下便和言悅色,林老太太用慈祥形象的對林妙道:「妙姐兒啊,妳生母去世太早,看不到妳風風光光地嫁進杜家了。妳能嫁得這樣好,說起來也多虧妳這些年在庵堂修行積下的功德。
  當日祖母硬下心腸把妳送到烏衣庵,也是為了有朝一日妳能有門好親事。如今和杜家的親事訂下來,祖母也算是放心了。只是妳萬不可忘記自己是林府女兒,妳那兩個兄弟都要靠妳照拂。」
  林妙原就心情不好,聽了林老太太這番話,只覺得喉嚨裡被什麼東西卡著,不吐不快,「祖母,妙姐兒不想嫁到杜家,您還是把我再送回烏衣庵吧,我想繼續修行。」
  林老太太的頭髮根兒全都立起來了,這丫頭在說什麼,她不想嫁到杜家?她以為她是誰,她能嫁出去已經很幸運,更何況還是杜家那樣的人家。若是月姐兒,定不會像她這樣,林妙這樣不懂事,日後怎能幫襯到林府。她爹的前程,兩個弟弟的前程,還要靠她在杜天行耳邊吹枕邊風。為何杜家看上的不是月姐兒,而是這個掃把星。
  林老太太強忍著沒讓自己發作,和杜家的親事不能吹,尤四奶奶今天全都看到了,真若不能成,那就丟盡臉面,日後她還怎麼在親戚面前顯擺。
  「瞧妳這孩子,都要嫁人了,還是淨說孩子話,那位杜大人今天來了,祖母和妳爹娘都看過了,人品那是一等一的好。他位居三品,只要妳嫁過去,便能上奏聖上,給妳請封誥命,這是幾輩子也修不來的福氣,那些孩子話以後不許再提,這門親事板上釘釘,妳想不嫁都不行。」
  林妙還想拒理力爭,林老太太已經轟她了,她被轟回聽風閣。林妙晚上睡不著,又開始琢磨對策,實在不行她就逃婚,總之,和十個女人共侍一夫的事,打死她也不幹。
  林妙的計劃沒有成功,到了第三日,杜家便來人正式行納吉之禮了。
  就連林老太太全都咋舌,這杜家也太急了些。黎閣老當日直接把杜天行的庚帖塞給林雨哲,三日後又把林妙的庚帖要去,交換了庚帖,現在不過十幾日,剛出正月,黎閣老夫人連同杜家大太太許氏便親自登門,帶著禮品送聘書了。
  同行的還有柴媽媽,她在外面便對于若雲行禮,道:「我家五爺派老婆子過來,服侍林大小姐。」
  「這位媽媽如何稱呼?」于若雲問道。
  「婆子姓柴,是我家五爺的乳娘。」
  于若雲吃了一驚,哪有送彩禮連自己乳娘一起送過來的,只不過這不像是派人來服侍,怎麼看著倒像是來監視的?這都要下聘禮了,杜天行究竟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派來乳娘監視未來娘子。
  哎,自從那日慶文帝從宴席處偷偷溜出去之後,杜天行不放心的事多著呢。林妙別的不會,卻會翻牆。

  ◎             ◎             ◎

  許氏原是不想來林府的,但這門親事是黎閣老保媒,她是杜天行的母親,若是不來,不但會被人笑話,更會得罪黎閣老,雖是萬般不願意,她還是和黎閣老夫人一起來了。
  一進林府,許氏看著府裡的布置和丫鬟們的打扮,便很是不屑。這林府,頂多算是個小門小戶,連給杜家提鞋都不配,也不知他家幾輩子積德,竟能和杜家聯姻。
  得知黎閣老夫人和杜家大太太親自登門,林老太太特意換了身上好料子的衣裳,戴了整套頭面、首飾出來。許氏看著林老太太衣裳上那幾道在箱子裡壓出來的褶子,打從心底看不起。
  無奈旁邊坐著黎夫人,許氏還是很大方得體平易近人,幾句恭維話說出來,讓林老太太有些飄飄然,真以為自己家規井然,滿屋子芝蘭玉樹。
  過不多時,林妙由于若雲陪著過來給許氏見禮。許氏早就知道林妙是喪母長女,若非黎閣老保媒,單憑這一條就給杜家做妾都不夠資格。
  這時許氏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林妙,倒也沒覺得有何不妥。年紀還小,是個美人坯子,可也還尚未長成,一雙眼睛清清澈澈,一看就是涉世不深、心思純淨的性子。
  許氏暗暗鬆了口氣,她原本擔心林妙是個厲害角色,日後不好管束,現在看來不過就是個年幼無知的小丫頭。她的生母早死,娘家又不能依靠,日後嫁進門來,稍用手段就能讓她聽任擺布,杜天行就是齊天大聖,也不能阻攔婆婆調教兒媳婦。
  許氏微笑道:「我前日進宮,淑妃娘娘和安定侯夫人都還誇獎妳,今日一看果真是個乖巧孩子,成親後也是個賢慧的……」
  林妙原本巴望著許氏看不上自己,那她就不用去和十個女人共侍一夫了,沒想到許氏不但滿臉喜歡,還讓身邊婆子送上見面禮。
  林妙接了禮物,謝了幾句,也沒有多說話便退下去了,把林老太太氣得恨不能踢她幾腳。心裡暗恨,若是月姐兒就不會這樣,定能哄得許氏眉開眼笑,可這個掃把星,倒好像很不情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林妙離開宴席處,就見柴媽媽正在外面等著她,臉上笑意盈盈,方才她已經知道這位是杜天行的乳娘,會在林府侍候她直到出嫁。她也同樣想不明白杜天行為何會派自己的乳娘過來,這位柴媽媽看上去和藹可親,倒也不像府裡那些厲害婆子,只是自己想要逃婚就更難了。
  「大小姐,五爺讓老奴給您帶了些東西,方才已經送到您屋裡去了,這會兒等著您回去清點呢。」
  林妙無精打采地道:「不是說過幾日才過彩禮嗎?怎麼現在就送來了?」
  「回大小姐的話,這不是彩禮,是五爺自己送給大小姐的。」
  若是幾日前,林妙肯定雀躍著跑去看,可現在她一點興趣都沒有,懨懨的,耷拉著腦袋。
  柴媽媽不由皺眉,難怪五爺打發自己過來,看這樣子,林小姐對這門親事似是並不熱衷。杜天行讓柴媽媽帶來的東西足足有五口大箱子,這幾隻大箱子抬進聽風閣時,便被很多人看到了,這會子林曉雪、林曉風,就連林曉月都在聽風閣裡,等著看看杜天行究竟給林妙送來些什麼。
  林妙是長姊,幾個妹妹來她這裡原也正常,只是林曉月也來了,讓她總覺得怪怪的。
  「長姊,快看看,裡面說不定有好吃的。」林曉雪和長姊最要好了,她也最著急,拉著林妙的手搖晃著。
  還在回聽風閣的路上時,林妙就想著把這五口箱子原封不動讓柴媽媽帶回去。可這會兒幾個妹妹都在這裡,她若是不打開看一看,反而不好。
  五口大箱子一打開,大家頓覺眼前一花。第一口箱子裡都是綾羅綢緞,其中竟有兩匹蜀錦;還有一口箱子裡都是西洋玩藝兒,比如能報時的西洋小鳥鐘、刻著美人圖案的音樂盒,還有水晶製成的梳妝鏡子,這些東西別說是在真定,就是在京城也不多見,有銀子也不一定能夠買到。
  林曉雪和林曉風拿著音樂盒愛不釋手,捨不得放下,林妙嘆口氣,看來要把這些東西退還給杜天行是不太可能了。
  倒是柴媽媽笑著對林曉雪和林曉風道:「這兩位想來就是三小姐和四小姐吧,五爺早就聽聞大小姐最疼兩位妹妹,特意叮囑老奴,這裡有三只音樂盒,其中只便是送給三小姐、四小姐的。」
  說著,柴媽媽又從箱子裡拿出兩套上好的文房四寶,對林妙道:「這是給大少爺和二少爺的,大小姐您派人給兩位少爺送過去吧。」
  林妙無奈,只好讓阿釘把給兩個弟弟的東西送過去,林曉雪和林曉風全都歡天喜地。
  林曉月臉上很不好看,這個柴媽媽是什麼意思,這些事真的是杜天行囑咐的嗎?所有的弟妹都有禮品,唯獨她沒有。
  林曉月心裡生氣,臉上卻還是笑得很好看,偏偏柴媽媽卻像是故意在對她說:「大小姐,五爺說您為人實誠,保不準就讓人算計了,讓老奴留在您身邊幫襯著,若是還有人在您背後捅刀子,五爺絕不饒她。」
  林曉月氣得七葷八素地走出聽風閣,她覺得近日事事不順。
  那天杜天行過府,她在假山後偷聽到林妙和那位龍公子的對話,心裡本是幸災樂禍的。杜天行家裡竟然早有十名妾侍,而且還是御賜的。誰都知道這種御賜姬妾最難打發,林妙嫁過去,就是面對十位祖宗,哪個她都惹不起。
  可是之後林曉月看到杜天行從宴席處走出來,心裡便不是滋味了。前世她也只是知道杜天行的名字,從來沒有見過,更沒想到,杜天行不但年少,竟然還這般俊逸不凡。
  少年得志也還罷了,杜天行居然還生得這麼好。林曉月心裡酸溜溜的,像杜天行這樣的人物,即使他家中早有姬妾又如何呢,若是她林曉月,定有辦法把那些妾侍收拾得服服貼貼。可惜杜家看上的是林妙,不是她。

  ◎             ◎             ◎

  柴媽媽是個穩妥的人,來到林府不過幾日,便把林府這些事情打聽清楚,難怪五爺要讓她來伺侯少奶奶,原來是擔心少奶奶尚未過門就讓人禍害了。
  「大小姐,萬歲的確是賜了十位美人給五爺,可五爺碰都沒碰她們,還是婆子我把她們安置的,五爺在城西租了處宅子給她們住,並沒有和五爺住在一起。」
  那日龍公子向林妙爆料時,阿釘和繡桔也在,柴媽媽既是未來姑爺那邊的人,兩個丫頭自是來找她核實真相,所以柴媽媽終於明白林妙為何老大不願意嫁給杜天行。
  「那就是養外宅了,還不都是一樣的。」林妙不想再說,抱著貓兒找林曉雪去了。
  柴媽媽嘆口氣,一旁的貞娘連忙陪笑,「老姐姐,大小姐年輕,不知輕重,您萬不可太介意,媳婦私下裡會勸她的。」
  聽說這位柴媽媽是先前杜府老太君的人,大宅門裡,這樣的下人比一些主子都要厲害。貞娘心疼自家大小姐,生怕日後嫁過去,大小姐會受人擠排。
  柴媽媽拉住貞娘的手,道:「妳多想了,我親生兒子不到五個月就夭折了,五爺是我一手抱大的,我作夢都盼著這世上能有個人疼惜五爺,大小姐是五爺看重的人,我就是擔心她因為那些女人的事,還沒過門就和五爺有了芥蒂。」
  柴媽媽既然在林府,杜天行自是也安排了人讓她差遣,不過兩日,柴媽媽的消息便送到杜天行手裡。他的臉頓時比鍋底還要黑,千防萬防,還是讓慶文帝在林妙面前說了他的壞話。那十個女人的事,怎能讓林妙知曉啊。
  「告訴柴媽媽,這事不用管,成親後再說。」杜天行心想,當務之急是把林妙娶過來,免得她在娘家被人禍害了,至於別的事,成親後再說。
  三日後,杜家的彩禮便送過來了,婚期定在三個月後。林妙雖還彆扭著,可看到杜家的彩禮,心裡沒來由的竟然鬆了一口氣,她還擔心杜天行拿不出彩禮呢。
  相比杜天行私下裡給林妙送來的這些,杜家的彩禮並不豐厚,但也絕不失禮,林老太太還是挺滿意,但最讓她滿意的,則是如今整個真定,都知道林府和杜家聯姻的事了。林府本就是永昌侯府的姻親,現在又和岳國公聯姻,林府大太太的兄長又升遷了,整個真定城裡,林府眨眼間便成了數一數二的人家。
  林雨哲再是不滿意這門親事,他在戶部的地位也同以往不同了。再去戶部辦事,所有人對他都是笑臉相迎,比起以往對他的冷嘲熱諷,他心裡還是挺舒服的。
  現在林雨哲想著,還有三個月,女兒就要出嫁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給女兒準備嫁妝。長女雖然不如次女會討他歡心,但林雨哲心裡對這個女兒還是虧欠的。他做官多年,卻兩袖清風,家中產業也都是母親林老太太掌管,他的手頭並不寬裕。
  林雨哲也知道母親不喜歡這個孫女,又貪著杜家門第,八成不會給林妙添妝,就讓她這樣嫁過去。是以他從京城回來,便去春暉堂和他母親商量林妙的嫁妝,「母親,當年汪氏的東西……」
  林雨哲雖然猜到林老太太會生氣,可也沒有想到,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林老太太手裡的杯盞就扔到地上,「你當官當糊塗了,汪氏的東西都是賊贓,你還提起做甚!」
  「可那畢竟是汪氏帶來的嫁妝,按規矩,汪氏雖沒了娘家,可那些東西也應留給妙姐兒。」
  林雨哲還想再爭辯,當日汪氏進門時足足一百抬的嫁妝,那時誰不知道林府娶了個有錢商賈的女兒為妻,雖說出身低了些,但是有錢。可惜不到一年,就傳來消息,朝廷剿匪成功,海盜王汪大齊父子服法,稱霸東海多年的汪氏一族全部殺光殆盡。
  看到汪氏哭得死去活來,林雨哲這才知道,汪氏便是汪大齊的么女。或許是汪大齊想讓女兒有個好歸宿,在汪氏十二歲時送給南方一個小商賈做義女。
  這件事被林老太太知道後,便以擔心朝廷查到為由,堂而皇之將汪氏的嫁妝接管過去,不久又給林雨哲納了妾侍。這事也只有林老太太和林雨哲兩人知曉,外人只以為汪氏失寵是因為一直沒有開枝散葉而起。
  此時聽到林雨哲要把那些東西給林妙,林老太太立刻火冒三丈地道:「當年是誰貪戀汪氏的美貌,哭著求我要娶她過門的?得知她的嫁妝都是賊贓,又是誰幫你善後的,你以為憑你那點官俸,就能足夠這一大家子開支了?咱家那些店鋪田莊,沒有一個是賺錢的。我告訴你,把汪氏的嫁妝全都貼補進去,也還不夠用。」
  林雨哲面如土色,雖然他早就猜到母親把汪氏的嫁妝拿去貼補府內開銷,可也沒想到竟然全都用進去了,「可是也總不能讓妙姐兒手上光禿禿地嫁過去吧,那她日後還如何在杜家抬頭?」
  林老太太恨鐵不成鋼,看著自己的長子,嘆了口氣,「你真當我老糊塗了,怎會讓她沒有嫁妝就嫁出去。她嫁的可是杜家,整個真定都在盯著看呢,不讓她風風光光出嫁,我這老臉往哪裡放,我想好了,給她二十抬嫁妝。」
  林雨哲這才鬆了口氣,雖說二十抬還有少了,但總比沒有要好。從春暉堂出來,他便去梧桐院找于若雲商量。
  自從定下親迎的日子,林妙便依規矩留在聽風閣做女紅。貞娘和柴媽媽的針線活兒都很好,有她們二人,林妙省力多了。
  「柴媽媽,我的手笨,妳別笑話。」
  柴媽媽手把手教林妙繡花,林妙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她想起當日初見杜四小姐時,杜四小姐便看過她那被扎得滿是針眼的小手。那時還不知道杜四小姐就是杜天行的妹妹,現在想起來,原來杜四小姐那次登門,說不定也是杜天行安排的,就連玉磯大師和安定侯夫人,也是他找來的。想到這裡,林妙心裡甜了,那十名美人的陰影略微淡了些。
  雖說陰影淡了,也不等於沒有,別看柴媽媽拍胸脯保證,杜天行從沒碰過那些女子,可林妙還是膈應著呢。
  「柴媽媽,我娘親針線活做得可好了,妳等著,我給妳拿來看。」
  看到大小姐還是小孩性子,柴媽媽和貞娘相視而笑。貞娘低聲對柴媽媽說:「先前的大太太是個命苦的,想來早知自己時日無多,大小姐還沒出生,就給她做了整整一箱子小衣裳,還對老爺和我們都說了,那是留給孫子或外孫子的,讓誰也不要動。大小姐把那箱子東西當寶貝一樣,她肯拿出來給您看,是把您當成自己人了。」
  過不多時,林妙已經打開了那只木箱子,獻寶似的把柴媽媽拉過去,指著滿滿一箱子的東西顯擺。
  柴媽媽隨手拿了放在上面的兩件,不禁莞爾,這位過世多年的親家太太也真是個妙人兒,她還是頭一回見到在尿布上繡花的呢。知道這是大小姐的寶貝,柴媽媽自是不好亂動,連忙讓林妙收起來,免得弄髒。
  剛把杜家的親事訂下來,林老太太便讓于若雲從中撮合,想和于家結親。林府女兒嫁進岳國公府,再和你們于家聯姻就不算高攀。
  于若水官微言輕,不得已才把親妹子遠嫁真定給林府做填房,為此他一直對妹妹于若雲心存愧疚,聽說林老太太有意親上加親,他自是一口應允。
  于太太鄭氏心細一些,對夫君道:「妾身聽聞于家嫡長女剛和岳國公的孫兒訂親啊,如果沒有記錯,林府只有一位嫡女。」
  于若水聞言眉峰微蹙,卻又安撫妻子,「或許是妳聽錯了,林府和咱們是姻親,妹夫是讀書人,為人清正,又怎會拿庶女來與咱們結親,先讓晉哥兒到林府去一趟,和他姑母問問清楚。」
  于晉是于若雲的親姪子,姪兒看望姑母也是正常,只是看望,又不議親。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