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耍計娶秘書
【4.1折】耍計娶秘書

臉紅紅BR894--桔子

會員價:
NT784.1折 會 員 價 NT7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6/11/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89
銷量:51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89
銷量:75
總裁不嫁了
NT89
銷量:81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89
銷量:69
夫寵
NT89
銷量:44
復婚的前一夜
NT89
銷量:88
總裁是個醋精
NT89
銷量:99
放妻協議
NT89
銷量:71
前夫想再婚
NT89
銷量:105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164
總裁與前妻
NT89
銷量:66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89
銷量:71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89
銷量:34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89
銷量:79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89
銷量:62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89
銷量:95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89
銷量:74
秘書與賣身契
NT89
銷量:79
隱婚契約
NT89
銷量:45
花了十年試婚
NT89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33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255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26
夜劫
NT89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06
十年一夜
NT89
銷量:196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185
王妃不管事
NT89
銷量:174
囚妻
NT89
銷量:166
長夜難枕
NT89
銷量:168

初次相遇,女人的倒追他不稀罕,卻栽在她手裡;
冤家路窄,男人的流氓她裝傻,卻不小心給拐了。

宋然活了二十三年,壓根就是個出了名的沒心沒肺的傻丫頭,
不然也不會酒醉跟死對頭的男人上床,不但賠上初夜,
那得了便宜的男人還很坑爹地要她負責。笑話!
她被睡了一夜,都沒要他賠償了,他憑什麼找上門要她負責?
果然,她第一眼沒看錯,陸鈞這男人就是個奸詐小人,
還是隻千年腹黑大狐貍,擺明算計她上勾,
拐她沒談過戀愛,不會應付這種衣衫不整的床上對話。
再說,他看著人模人樣,平日倒追的女人不少,
她若跟這男人搞上關係,後果肯定很悲催。不如……就擺爛,
既然這種氣場強大的男人不好惹,她要不起,不如就逃了吧。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喧鬧而昏暗的酒吧,帶著一陣陣讓人放縱的氣息。
  宋然無語地看著好友蘇小小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搶過蘇小小手裡的酒杯,「行了,別喝了,再喝下去妳就該酒精中毒了。」
  「別管我,人家都失戀了,還不允許人家放縱一次嗎。」蘇小小吸吸鼻子,勉強止住眼裡的淚水,「嗚嗚……然然我真的好難過,他怎麼可以劈腿!」
  「哎,不是我說,妳不過是看到陳果和另外一個女生在一起吃飯而已,怎麼就認定他劈腿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不能允許人家有個女性朋友嗎。」宋然是出了名的沒心沒肺、大剌剌,心思沒好友蘇小小那麼細膩。
  「妳不懂,我親眼看到陳果摸那個女人的頭,笑得那麼淫蕩。」蘇小小氣憤地說。
  「哎,行了,我錯了,我不該幫著陳果說話的。」宋然面對蘇小小控訴的眼神實在無能為力,一把搶過蘇小小手裡的酒杯酒瓶,直接往嘴裡灌,「我幫妳喝,妳別喝了。」
  蘇小小也不客氣,直接就將擺在一邊的三瓶酒放到宋然面前,「然然,妳只有全部喝完,才能懂我的傷悲了,妳一定不能打退堂鼓啊。」
  宋然頓時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馬的,以後再也不摻和感情這種事情了,太坑爹了好嗎。
  記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幾瓶,好在最後宋然勉強用僅剩下的一點理智給蘇小小的男朋友打了電話要他來接。陳果倒是來得很迅速,還順便表示要送宋然一起回去,不過蘇小小喝醉酒之後實在很傻,又哭又鬧的,宋然覺得頭疼得緊,趕忙讓陳果送蘇小小回家。
  或許是宋然平日裡實在太靠譜了,陳果一時腦子短路,也沒想過宋然一個喝醉的女孩子,還是長得不錯,身材也不錯的,喝醉的女孩子獨自在酒吧,到底是危險的一件事。
  那天晚上宋然腦海中最後的記憶是她撲倒在一個懷裡,那個懷抱有很舒服的氣息,讓她情不自禁地想沉迷,於是趁著醉意,她暈乎乎地親了上去,正好一口好牙都啃在那人的下巴上。嗯,牙齒好疼……
  陸鈞眼神複雜地看著倒在自己懷裡的女子,拜他良好的記憶力所賜,不過三秒鐘,他就認出了這名女子的身分。呵,真是有緣,他們竟然在這樣的場景下重逢。宋然……真的是好久不見了。
  抬頭看著酒吧裡的場景,發現有不少男人都盯著自己懷裡的人,陸鈞微微皺眉,心裡有點不舒服,不由得就把宋然抱緊了一些。這麼複雜的環境,宋然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還讓自己醉成這副德行?
  怕宋然一個人待在這裡出意外,陸鈞一把抱起宋然,轉身走出了酒吧。
  另外一邊,左等右等沒等到自己要等的人,酒吧包廂裡一個面容英俊的男子忍不住臉部肌肉的扭曲,憤怒地撥通了某個電話號碼,「陸鈞你搞什麼啊,居然讓本大爺等你!」
  「今天有事,下次再見。」陸鈞話音一落,就掛了電話。
  靠!他居然被掛電話了。男子瞪著被掛斷的手機,若是眼神能轉化為毒針,估計陸鈞現在已經千瘡百孔了。
  陸鈞本來是打算送宋然去飯店的,但是車子開到一半,他也不知為何,鬼迷心竅了一般,居然直直地朝自家的方向開去。宋然坐在副駕駛座上很是老實,不吵不鬧,但是若仔細看,就會發現她的眼睛亮得驚人,帶著誘人的氣息。
  車剛開進車庫,陸鈞側身為宋然解開安全帶,頭剛抬起,就迎上了宋然帶著酒香的吻,舌尖柔軟如一條小蛇一般,靈活地鑽進他的口腔裡攪拌、吸吮、舔舐。
  陸鈞頓住,一時間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不知是該推開,還是沉淪。但是很快他就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因為沒了安全帶束縛的宋然簡直如魚得了水,身子像一條美女蛇一般,纏在了他身上,不斷四處點火。
  陸鈞只覺得腦海中似乎有什麼弦斷了,簡直生不如死……

  ◎             ◎             ◎

  宋然覺得自己就是一條躺在砧板上待宰的、缺水的魚,腦子裡一團漿糊,連思考都顯得那麼困難。這裡是啥地方啊?
  宋然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裡,等待著腦子逐漸清明。頭還是昏昏沉沉的,她二十三年來為數不多的喝醉的經驗告訴她,她昨晚喝多了。於是她在喝得幾乎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自己找了飯店住嗎?嗯,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呀……
  宋然費力地轉動腦袋,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某個英俊的男子長得逆天的睫毛。這睫毛好長啊,是不是去美容院種的啊?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種問題的時候啊宋然!重點是,男人啊、男人啊,她的身邊躺了一個男人!
  顫巍巍地動了動手,宋然驚恐地發現,自己和這個男人都是裸的,全身上下不著寸縷,肉貼著肉。她的半個身子都被這名男子抱在懷裡,再移動一下,她覺得自己似乎感受到了傳說中某個只要在早上就特別有精神的、灼熱的物體……
  晴天霹靂也不過如此了。
  宋然只覺得心裡亂糟糟一團,但是理智還是迅速回籠。她小心翼翼退出男子的懷抱,在不驚動男子的情況下下了床,腳底一落地,大腿根部傳來一陣陣不適。
  好了,這下沒得狡辯了,這種感覺,她的貞操百分百已經獻給酒後亂性了。
  忍住心裡的慌張,宋然胡亂穿上衣服,她的衣服散亂地落在這個房間的各個角落,不難想像昨晚的「戰況」到底是有多激烈。
  勉強支撐著身體的不適,宋然在第一時間離開了案發現場,走出大門才發現,這裡貌似是某個高檔社區,到處都是獨棟別墅,這也意味著這裡不好叫車。
  宋然幾乎都要哭死了,只覺得自己最近到底是走了什麼霉運啊。沿著馬路走了好半天,才招到一輛計程車,待她上車,她只覺得自己半條命都要去了。
  「司機,麻煩你去xx大學。」宋然有氣無力地開口。
  車子開離那個社區很遠之後,宋然才回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看什麼。她自小雖算不得是保守的小姐,但是也從未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會是一夜情。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是這樣糊裡糊塗的失去了,心裡就酸酸地難受,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沒事,不就是一個膜嗎,這都什麼社會了,那東西一點都不重要!宋然在心裡安慰自己,想讓自己振作起來。但是果然還是好難過啊……
  回到寢室,宋然直接在床上睡了一天。
  她已經大四,眼看馬上就要畢業了。原本這裡是四人寢室,不過臨近畢業,其中有兩個都已經搬出學校了,蘇小小雖然還住在寢室,但是大多時候其實也是和陳果待在一起的,換言之,這個寢室基本就只有宋然一個人,所以她即使在床上躺了一天,也沒有人發現。
  宋然昏昏沉沉睡到傍晚,蘇小小回到寢室的時候,剛開燈,就被床上隆起的一團嚇了一跳,「然然?」
  宋然裹在被子裡嗯了一聲,算是回應。
  「妳怎麼啦?」
  「妳還敢說!」宋然有氣無力地說。真要算起來,她出事其實還和蘇小小有關係呢,要不是蘇小小莫名吃飛醋,她至於會去勸解進而喝醉,進而失身嗎?
  不過宋然不是喜歡遷怒的人,也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最主要還是因為她太大意了。
  「啊,對了,陳果說妳昨天也喝多了。」蘇小小恍然大悟,只以為宋然情緒怪異是因為她宿醉難受呢,「然然妳很難受嗎?不然我去給妳買點解酒的藥好不好?」
  「算了,不用了。」宋然從床上坐起,頭髮亂得像鳥窩,「妳和陳果和好了?」
  「嗯。」蘇小小羞澀地點頭,「是我誤會了,那個女生是陳果的表妹呢,之前我沒見過,所以才會以為是……」
  「是嗎?誤會解除了就好啦。」宋然點點頭,「那妳怎麼現在這個時候回來?」
  「我回來拿點東西。然然妳估計都在床上躺一天了吧,肚子一定餓了,我們去食堂吃點東西行不?妳這樣容易得胃病呢。」
  「不用了,我沒胃口。」
  蘇小小仔細觀察了一下宋然的臉色,覺得確實有點難看,也顧不得宋然的話,直接就打了電話給陳果,讓他買點解酒的藥和晚餐過來。
  宋然想,不得不說,有男朋友可以使喚,實在是真的很方便啊。
  吃了兩顆陳果特意買的解酒藥,又喝了一點粥,宋然覺得確實好受了一些,之後便催促著蘇小小早點和陳果去過二人世界。
  晚上洗澡的時候,宋然才發現自己的身體上到處都是痕跡。早上太慌張,什麼都沒看到,現在對著鏡子,宋然發現自己昨晚應該是沐浴之後才入睡的,身體並沒什麼黏黏的感覺,那些顏色較深的吻痕也有上藥的痕跡。想來自己的一夜情對象似乎也不是太粗心,至少在某些方面還是體貼的。嗯,似乎長得也很不賴。
  自嘲一笑,估計現在也就只能這樣給自己找一點安慰了。宋然嘆口氣,打開蓮蓬頭開始洗澡。

  ◎             ◎             ◎

  低落了整整一周,宋然總算調整好了心情。她馬上就是要畢業的人了,要開始迎接新的生活了,可不能活在自暴自棄的情緒裡。
  積極地聯繫公司,只是暫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這個學期也還有幾堂法語課還沒完,雖然是選修,但是因為法語本就不好學,宋然自身又對法語很感興趣,所以在找工作之餘還是願意拿著書老老實實去上課的。
  「聽說最近教法語的吳教授出差去了,臨時找了一個代課老師呢。」宋然剛剛在教室坐下,就聽到坐在自己前面的同學在小聲議論,不由得皺眉。
  她當初可是衝著吳教授的大名特意選修的,現在眼看就要畢業了,居然臨時換了老師?坑爹呢這是。
  宋然頓時就失去了興趣,她剛從心底生出一種想要蹺課的想法,就覺得教室突然安靜了。抬眼一看,教室大門緩緩走進一名男子,純白色的襯衫配黑色西裝,手上拿著一本法語教材,細碎的瀏海落在鬢角,舉手投足就兩個字,優雅,好像骨子裡就透露著一種法國人的慵懶、雅緻。
  但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人很眼熟啊!
  拜自己二點零的視力所賜,宋然通過該男子熟悉的睫毛瞬間就憶起,靠,這不是她一夜情的對象嗎,上帝這到底是什麼孽緣!
  宋然偷偷摸摸注視著某人,只覺得如坐針氈,好想立刻從這個教室消失。
  陸鈞站在講臺上,將書本放下,抬眼環視了一圈教室裡的人,學生不是太多,大概二三十個,視線滑過某個角落的時候不經意地停頓一秒,隨即很快移開,漫不經心地開口,「我是陸鈞,吳教授出差一個月,所以請我代課幾次。之前你們學到哪裡了?」
  簡短的三兩句說明,不鹹不淡的語氣,充分說明了陸鈞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應該說,他骨子裡就透露著一股冷淡的氣場。
  這讓宋然遲疑。
  這種人真的不像是那種會隨隨便便找個一夜情的啊。莫不然他那天也是和自己一樣喝多了?這不科學啊。
  拿起書擋住自己的臉,宋然見陸鈞已經低頭翻開書,接著吳教授上次的課程開始講解起來,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
  也是,畢竟夜黑風高,說不定他都沒看清她到底長啥樣。
  這個想法讓宋然微微安心了一些,也有了餘地能夠靜下心來聽課,這一聽才發現,陸鈞雖然話不多,但說的都是重點、要點,法語大多捲舌比較厲害,有些人天生不會發捲舌音,他就順帶說一下發音技巧,而且,該死的!陸鈞說法語的樣子真的好性感,音色也好。
  宋然環顧四周,發現大部分女生都用同一種眼神看著陸鈞,那種類似於春天到了,動物發情的季節又來了的眼神。這哪裡是來代課的,分明是來累積粉絲的。
  一節法語課讓宋然受益匪淺,也讓陸鈞俘獲了大片的粉絲,估計下一節課,這個教室就要爆滿了。
  好不容易下課鈴響了,宋然直接將書收好,打算第一時間開溜,就聽到坐在自己後面的一個女生開口,「陸老師,你都不點名認識一下我們班上的同學嗎?」
  「點名?不用吧。」陸鈞無所謂地說:「我只是代課幾次而已,沒有那個必要。」
  女生原本是想趁著這個機會讓陸鈞能夠記住自己的名字的,沒想到陸鈞拒絕得如此乾脆,臉上不由帶上了失望的表情。
  「對了,雖然這堂法語課是選修,但是應該還是有小老師吧,你們班上的小老師是誰?」陸鈞的指尖點過名冊,抬頭問道。
  「哦,是宋然。」立刻就有男生回答了。
  「宋然,請問是哪位?麻煩起立一下。」陸鈞的視線一一滑過在場的同學。
  宋然恨死那個開口的男同學了,頂著全班同學和陸鈞的視線壓力起身,她甚至覺得自己背上已經冒出冷汗了。
  陸鈞仔細看了宋然一眼,然後點點頭,「好了,坐下吧。這堂課就到這裡結束,再見。」說完,他拿起書,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宋然頹然坐在椅子上,抬頭抹了一把汗。
  剛剛陸鈞一點異常都沒有,看來是真的不記得自己是誰了。這樣實在最好不過了。萬一陸鈞記起自己了,那得多尷尬啊。
  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宋然深深覺得自己從沒上過哪一堂課,如這次一般那麼煎熬……

  ◎             ◎             ◎

  畢業的日子正不緊不慢地靠近著,宋然自打知道陸鈞最近這一個月都要代課之後,就再也沒去上過法語課,而是積極投入找工作的大軍中。宋爸一直擔心女兒一個人在外會吃苦,一直殷殷期盼著想讓宋然回老家花蓮去,不過宋然覺得這麼多年自己也該獨立了,從頭到尾沒想過要回去繼續在爸媽的羽翼下生活。
  蹺課兩週之後,宋然意外得到了一家投資公司的實習機會,雖然說好只是先實習,但是那家投資公司在業內是極有名的,這讓宋然很是興奮。
  可惜好日子都不長久,宋然的愉悅沒持續到一個小時,就接到了一通陌生電話。號碼是陌生的,但是來電顯示是臺北,所以她接了,「喂?」
  「宋然?」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點熟悉,但是宋然一時沒有想起自己是在哪裡聽過,「是,請問你是……」
  「我是陸鈞。」
  瞬間靜默。
  一瞬間宋然想了許多,什麼陸鈞是不是記起她了啊,陸鈞是怎麼得到她聯繫方式的啊,然而最終還是只有乾巴巴的一句,「陸老師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陸鈞不用見面都知道此刻電話那頭的宋然肯定全身都僵硬了,若這要形容的話,就是土撥鼠全身的毛都像刺蝟一樣豎起來了,想到這個場景,陸鈞有種莫名的愉悅,但是聲音還是很雲淡風輕,「妳蹺課兩次了吧?」
  靠你怎麼知道!
  「妳是小老師,居然帶頭蹺課,難道我講的課和吳教授差距真的很大?還是說,妳對我有什麼意見?」
  「沒沒沒……絕對沒有。」宋然立刻猛搖頭,隨即又意識到自己現在又不在陸鈞面前,她搖斷了脖子對方也是看不見了,只得結結巴巴地開口,「我、我是因為最近比較忙,所以……」
  「忙?」陸鈞低頭看看腕錶,「這週三下午我有一點時間,那個時候我會好好聽聽妳到底在忙什麼的。」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宋然舉著手機,站在風中石化了。這是什麼意思,她被請去辦公室「喝茶」了?
  顫巍巍地拿起手機,宋然給班上和自己一起選修法語的同學打了電話,「喂?」
  電話剛接通,那同學就開口了,「宋然,妳這傢伙膽子很大嘛,法語課小老師居然公然蹺課。要知道陸老師可是就認識妳一個學生啊,他本來交代了作業想讓妳代收的,沒想到一連兩次課妳都沒來。怎麼樣,陸老師還問了我妳的電話呢,妳有沒有接到我們陸老師『愛的來電』啊?」
  「老子要被妳害死了!」宋然只覺得五雷轟頂。
  「哎呀,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而且陸老師這麼帥,要是他要我的電話號碼,我肯定立刻就給的,便宜妳了。」
  宋然居然莫名聽到了該同學話裡的羨慕。
  「謝謝啊,我把這便宜讓給妳好了,托妳的福,我被請去辦公室喝茶了,後面吳教授回來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了。」宋然上了三年法語課,可是從未缺席過一次的。
  「妳自己也是沒眼色的,陸老師那天特意問了妳的名字呢,肯定是後面要妳做事的啊,結果妳居然連逃兩節課。」
  宋然也知道蹺課是自己不對,可是要她去面對陸鈞那張臉,真的是很困難的好不好。
  其實那晚的事情她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只是身體上的觸感總是騙不了人的,宋然至今一想起自己那天早上第一感覺到的和對方肌膚相貼的那種親密感,就覺得全身都不對勁,這樣的情況下她怎麼可能能夠自在地面對陸鈞嘛。
  「算了我不和妳說了,陸老師當時問妳要電話的時候是什麼表情?」宋然追問。
  「哪裡有什麼表情啊,還是一如既往的又帥又冷淡啊。陸老師上第二節課的時候,我們教室都差點擠爆了,也沒見他有什麼情緒,哎,我都懷疑陸老師是不是天生冷情了。」
  宋然心底沒底,不知道陸鈞到底對這件事有多生氣。但是聽到同學這樣說,又覺得陸鈞這個人天生就該是這樣的,好像任何事情都不能夠讓他失去控制。
  如此說來,他應該也只是順便過問一下自己而已,應該不會太生氣的。畢竟他一開始也說過,他只是代課的,連班上到底有哪些同學他都不感興趣的。
  抱著這種想法,宋然在週三的下午三點,準時敲開了辦公室的大門。

  第二章

  因為陸鈞自是臨時代課,而且他人是吳教授親自請來的,所以校方特意將之前的一個休息室改成了陸鈞的臨時辦公室,就他一個人用。
  宋然站在辦公室的門口,有點無語,不就是一個代課老師嗎,還至於要單獨的辦公室嗎,排場這麼大,就算是德高望重的吳教授也沒這麼好的待遇好不好。
  咳,原諒這孩子的不平吧,畢竟她是吳教授的腦殘粉來著。
  宋然抬手敲門,很快就傳來了陸鈞的聲音,「進來。」
  說起來宋然和陸鈞也只接觸過三次,可是宋然發現自己對陸鈞的聲音居然這麼熟悉了,這可真是難得。她向來不是一個好記性的人。不過宋然把這歸功於陸鈞過於出色的外貌和聲音,也沒有多想。
  「陸老師……」宋然有意地放柔了聲音,讓自己的話聽起來特別忐忑、特別擔憂。一般這招對老師還是很好使的,通常老師們都不會太為難學生。
  陸鈞手裡正拿著一份合約,微微抬起眼瞼,見宋然不安地站在自己面前,一雙眼睛卻滴溜溜地轉著,有點好笑,「不用那麼緊張,坐。」他抬手,指著辦公桌對面的椅子。
  宋然小心翼翼坐下,屁股只落了三分之一在椅子上,腰桿筆直。
  「我之前有說過吧,我一共只代課一個月,我看了下你的課表,你逃了兩次課。」陸鈞十指交叉撐著下巴,表情看不出喜怒,「而我一共只上四節課。」相當於宋然有一半的時候都在蹺課,而不出意外,若是陸鈞一直不過問這件事的話,宋然肯定會一直蹺課直到他離開為止。
  「我是真的有事……」宋然弱弱地說。
  「嗯,有事。」陸鈞點點頭,很好說話的樣子,「那妳說說看,是有什麼事讓妳連續逃了我兩次課?」
  宋然想,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怎麼覺得陸鈞話裡有一股火藥味,好像對她不來上課這事很在意似的?
  想到這裡,宋然也覺得奇怪了。以陸鈞的性格,既然他一開始就只把自己當代課老師,連班上有哪些學生都沒興趣知道,那沒道理要特意請她這個蹺課的學生來辦公室吧?雖然她是小老師,但是大多只是擺設,畢竟只是選修課,班上其實並沒有什麼事情是非她不可的。
  「是這樣的,因為我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所以最近一直都在跑招聘會,所以……」宋然吞吞吐吐。
  「妳還沒有畢業吧?至少也還有四個月呢。」陸鈞的指尖在桌子上輕點,發出清脆的聲音,很是好聽,「這麼急?」
  「大家其實都在找了,今年畢業生多,就業形勢挺嚴峻的。」宋然小聲地說。
  不知為何,她好像沒有辦法把陸鈞當成一個普通的老師,大概是因為兩人畢竟有過那麼一次親密關係的緣故吧,宋然總覺得陸鈞怪怪的。
  「嗯,就業形勢很嚴峻。」陸鈞應和著宋然的話,「所以妳的時間很緊張,很趕時間?這是妳蹺課的理由,還是把我吃乾抹淨之後,不負責任地離開的理由?」
  啥?宋然猛然抬頭,瞪大了眼睛看著陸鈞。
  陸鈞的眼睛極好看,丹鳳眼,眼角微微向上挑,總是不經意間露出一絲魅惑,這是他身上疏冷的氣質太盛,淡化了這股魅惑。但是此刻,宋然直視著陸鈞的眼睛,毫無阻擋地迎上了那雙上挑的鳳眼。
  他眼裡有淡淡的不滿,是對她?
  「什、什麼意思?」宋然心裡猶有希望,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陸鈞緩緩起身,帶著強大的壓迫,身子緩緩靠近宋然。宋然下意識後退,直到背部抵住椅背,退無可退。
  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幾乎不到五公分。陸鈞身上淡淡的氣息傳來,他注視著宋然的眼睛許久,直到宋然覺得自己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才開口,「宋然,妳是那種吃乾抹淨,不負責的人嗎?」
  「等、等等……」宋然覺得自己好像終於想通了,「你一開始就知道是我?」
  「我還不致於連奪取我童貞的女人都認不清。」說著,陸鈞退開。
  少了他身上的氣勢,宋然頓時就覺得呼吸順暢了,「所以那天你為什麼裝作沒事人的樣子?」宋然不解。
  「裝作?」陸鈞挑眉,「我什麼都沒說不是嗎,妳怎麼知道我不記得妳?」
  虛偽、奸詐、小人!這是宋然對陸鈞最真摯的讚賞。
  「我、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宋然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反正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再、再說了,我也是第一次好不好,從來都是女人要求男人負責的,哪有男人要求女人負責。」
  「所以,妳要求我負責?」
  「沒錯……不是,我沒有要你負責。」宋然差點被繞暈了,義正辭嚴地說:「我的意思是,我都沒有要你負責,你憑什麼要我負責呀。」
  「我是可以負責的。」陸鈞不在意地說。
  「我不可以!」宋然猛然起身,雙手下意識護在胸前,「既然我們都是第一次,那誰也沒占到便宜的,我們互不相欠。」
  「誰說的?我明明是被妳勉強的。」陸鈞毫不在意宋然的抗拒。
  「我那個時候都醉得不省人事了,怎麼勉強你,最好我是天賦異稟啦。」宋然才不信陸鈞的鬼話呢。沒想到陸鈞看起來冷冷淡淡的,居然是這麼保守而且小氣的人,果然反差太大什麼的,實在太讓人難以接受了好嗎。
  「我早料到妳會不承認,所以我錄了影片。」陸鈞從鼻腔裡發出了一聲冷哼,迅速掏出手機,點開影片,放在宋然眼前。
  影片很清晰,於是宋然毫無遮擋地目睹了自己酒醉之後狼性大發,醉眼迷濛地勾著陸鈞的下巴,很是流裡流氣地說:「來,給爺笑一個,從了爺,爺會好好疼你的喲。」
  那銷魂的聲音聽得宋然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喝醉之後是這副樣子,果然喝酒誤事啊。現在好了,連人也一起給誤了。
  「我那天明明是好心。」陸鈞控訴,「酒吧裡魚龍混雜的,我想的是妳一個女孩子喝那麼多,在酒吧不安全,又不放心妳一個人在飯店,我才想帶妳去我家的,誰知道我簡直就是引狼入室好不好,剛到車庫妳就整個人都黏我身上了,扒都扒不下來。」
  宋然看著陸鈞的眼睛,心虛了,「那……你一個成年男子,難道力氣還不如一個喝醉的女孩子嗎?你肯定是欲拒還迎啦……」
  「反正我不管。」陸鈞木著臉,「妳要負責!」
  她自己因為自己糊裡糊塗失去了第一次,都難過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好不容易緩過來了,居然還有男人找上門要她負責?老天爺你要不要這麼坑爹!
  「所以說到底,妳是不打算負責了?」陸鈞的臉色沉了下來。
  宋然看著陸鈞的表情,莫名心底發涼,咽了口口水,「如果我說不呢?」
  「嗯,我記得雖然法語課是選修課,但是若是我給妳的成績打不合格……」陸鈞的話適當地在某個時刻停頓。
  宋然瞬間懂了,太奸詐了,小人、千年大狐貍!
  他要是在她的成績上打不合格,就意味著她拿不到畢業證書,就無法靠著畢業證書找工作,要知道現在多少好工作都是要求文憑的啊。雖然陸鈞只是代課一個月,肯定不是他給她的成績單打分數的,但是他和吳教授關係那麼好,要誰過、誰不過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你想要我怎麼負責?」宋然咬牙切齒地說:「先說好,我很窮的……」
  陸鈞有點不可思議地看著宋然,「妳覺得我是為了錢?」
  「不然呢?」宋然不會自戀地以為對方不過和她一面之緣就對她一見鍾情了,她還沒這麼厚臉皮。
  「我們交往吧。」陸鈞快速說道。
  「啊?」宋然傻眼。
  陸鈞低咳一聲,耳朵微微發紅,「既然我們都是第一次,我覺得還挺難得的,這也算是一個緣分,不如我們試試?」
  宋然木然地看著陸鈞,「你多大了?」
  「二十七歲。」陸鈞回答。
  「嗯,二十七歲,成年了呀。」宋然摸摸自己的額頭,又摸摸陸鈞的額頭,「溫度也正常,沒發燒啊。陸鈞你是不是被外星人附體了,不然怎麼會說這麼幼稚的話?」
  陸鈞的臉色漆黑,「妳什麼意思?再說一次。」
  宋然有點被嚇到,嘴唇緊緊抿著,低著頭再不吭聲。
  陸鈞深呼吸一口氣,覺得他要是繼續再和這小姐交流下去,估計會被氣死,「我只是想試試談戀愛是什麼滋味,若是最後發現我們不適合,我不會纏著妳的。」
  「為什麼是我?」宋然眨巴著大眼睛,小聲地問。
  陸鈞高深莫測地看著她,「誰知道呢,也許是因為剛好再次遇到了吧。」
  「啊?」宋然不懂他話裡的意思。
  「嗯,所以妳同意負責了?」陸鈞看著宋然,要一個確切的答案。
  「我有說不的權利嗎……」宋然小聲嘀咕一句,這明明就是霸王條款嘛,她根本就沒有說不的權利。
  「嗯,很好。」陸鈞點點頭,湊近宋然。
  「幹、幹嘛?」
  「這裡是辦公室,不好幹。」陸鈞嚴肅地搖頭。
  宋然呆了一下,隨即了悟,手指顫抖地指著陸鈞,「你、你耍流氓……」幹什麼的,簡直太邪惡了!
  陸鈞笑了,很淺,但是卻實實在在地驚住了宋然。
  他的容顏本就極盛,此刻一笑,更是萬種風情,原本身上那股清冷的氣質瞬間就變了,若要形容,就像是一個世家貴公子變成了一個邪魅的魔教教主。
  宋然突然有點能理解,為何陸鈞平日裡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了。他都那樣清冷了,都還是有大把的女孩子想要迎上去,若是再一笑……嗯,後果估計很嚴重。
  陸鈞低頭看看時間,「嗯,時間也不早了,妳先回去吧。」
  「哦。」宋然乖乖點頭,轉身欲走。
  「等我晚上打電話給妳。」陸鈞又加了一句,「所以晚上不要有安排。我這邊還有一點事,我會盡快處理好。」
  宋然不知道這和她有什麼關係,不過還是順從點頭,離開的時候還不忘順手關上辦公室大門,腳步直接就朝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寢室是照例的空無一人,宋然站在寢室門口,看著空曠的寢室,許久,才回過神來。
  天啊!剛剛都發生了什麼,她都答應了什麼。都怪陸鈞,居然用美色誘惑她,而她居然也就那麼被誘惑了。
  也就是說,從現在起,她也是有主的人了,她單身了二十三年,尼瑪終於不是單身狗了。可是重點是,她除了知道自己男朋友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其餘都是一臉懵懂啊。還有,什麼叫試試,什麼叫剛好遇到了?她爸爸可是說過的,一切不以結婚為前提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啊喂!
  宋然有時候真的恨死自己這種後知後覺的腦迴路了,總是什麼情緒都來得很晚,甚至要等事情已經成為定局了才能反應過來。可是現在反應過來有什麼用啊,她已經沒有反悔的餘地了啊。她要是現在跑去跟陸鈞說她後悔了,估計會被人道毀滅吧?陸鈞那脾氣,一看就不好惹啊!
  第一次談戀愛,宋然心裡沒有小羞澀、小甜蜜,只覺得心裡沉甸甸的,也不知道以這種方式開始的感情到底會走向何方。

  ◎             ◎             ◎

  坐了小半天,宋然才算是完全消化了下午遇到的事情,對於陸鈞提出的「試試」也作足了準備。沒關係,這都是為了畢業證書啊。再說了,她第一次都給他了,難道還怕他圖謀不軌嗎,以陸鈞的條件,身邊肯定好多女人都比她出色的。
  宋然估計著陸鈞這心情可能跟她有點相似,都對那個得到了自己第一次的人抱著一種奇怪的特殊感情。可是對自己一點都不喜歡的,只是有過一次肌膚之親的人,真的會衍生出想要交往的這種心情嗎?
  宋然覺得自己再這麼思考下去又要走進死胡同了,索性不再思考,狠狠甩幾下頭,恰好手機響起。
  她已經對這串沒有備註的電話號碼很熟悉了,雖然只接聽過一次,但是那可是來自地獄的電話啊,印象想不深刻都不行。
  「陸老師……」宋然立刻接起電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狗腿。
  陸鈞在聽到陸老師三個字的時候,眉頭幾不可見地皺了一下,隨即很快舒展開來,「我在學校門口,妳出來。」
  「哦好,我馬上就去。」宋然掛斷電話,立刻拿起包包就開跑。女生宿舍離學校大門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平時走路起碼要十五分鐘,宋然潛意識裡就是覺得不能讓陸鈞等久了。
  等宋然氣喘吁吁跑到校門口的時候,環視一圈,沒發現到底哪輛車才是陸鈞的車。正疑惑著,身後響起了一道短促的喇叭聲,宋然嚇一跳回頭,映入眼簾的就是一輛寶馬七系。
  她有點疑惑地湊近車窗,因為貼了膜,導致她完全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也不能確定是不是陸鈞。
  車窗突然降下,露出陸鈞有點無語的面容,「妳是打算看多久?」這貼了膜的,她看到地老天荒也是一片漆黑,有什麼好看的?
  宋然呵呵傻笑,「沒看什麼。」
  「上車。」陸鈞伸手替宋然打開車門。
  宋然立刻坐上車。她雖然腦迴路長,但是還是知道最好不要被同學們發現她上了陸鈞的車子的。
  「我們去哪裡?」坐穩身子,宋然開口。
  「去約會。」陸鈞說完,無視宋然張大的嘴巴,發動引擎,「把嘴巴合起來,這麼張著難看死了。」
  宋然手動將下巴合攏。為什麼感覺從陸鈞嘴裡聽到約會兩個字感覺比聽到地震的感覺還要驚恐?一定是她的感知系統出了問題。
  陸鈞說是約會,還真的是約會。他帶宋然去看了電影,雖然那部電影評分出奇的低,全程都在尷尬地搞笑,宋然完全get不到笑點在哪裡,於是抱著爆米花吃了一整場電影。
  後來陸鈞又帶宋然去吃燭光晚餐,可惜宋然是個升斗小市民,雖然吃過西餐,但是那是自助的,幾百塊的,這種明顯的貴族消費水準根本不在她的承受範圍內,連菜單看著都很頭疼。拜託,她的法語只是選修啊,這份全法語的菜單是要鬧哪樣。
  再後來,陸鈞又帶宋然轉了公園,不過這大夏天的,蚊子有點多,宋然又是招蚊子的體質……
  總而言之,這次約會對兩人而言,簡直是慘不忍睹、慘絕人寰,到後來宋然都明顯覺得陸鈞有點惱羞成怒了,臉色好像他便祕了。
  不過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陸鈞確實是沒有談過戀愛的,不然怎麼可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嘛。本來一開始對陸鈞還抱著某種敬畏之心的,一場「約會」下來,宋然發現自己居然不知不覺中接受了陸鈞的存在了。嗯,她一定是被陸鈞臉上那種尷尬的惱羞給誘惑了……
  「回家了。」陸鈞丟下這麼一句,轉身朝停車場走去。
  宋然跟在陸鈞身後屁顛屁顛地走著,沒想到陸鈞突然停下腳步,她猝不及防,直接撞上了陸鈞的後背。
  「那個……今晚的事情最好睡一覺就忘掉,聽到沒有。」
  陸鈞的語氣兇兇的,但是宋然一點都不怕他了,反而還傻傻地問:「為什麼啊?」
  「沒有為什麼,妳聽話就好了。」陸鈞粗聲粗氣地說完,直接拉著宋然的手腕就朝前走。
  「我覺得很好啊。」宋然突然開口。
  陸鈞腳步一頓,回頭看著宋然。
  宋然笑咪咪地看著陸鈞,「本來一直覺得你高高在上的,好像很難接近的樣子,但是突然覺得你好像也滿有人味的。」
  「人味?」陸鈞瞇眼,「妳之前覺得我沒有?」
  宋然立刻搖頭,「沒,我不是那個意思啦。」她跺腳,「你明知道我反應慢的,還欺負我。」
  她話裡不自覺露出的嬌嗔讓陸鈞很是滿意,心裡那股對今晚徹底失敗的約會的怒氣也消散了一些。揉揉宋然的頭,又嫌棄她額頭上有汗水,便直接從兜裡掏出手帕給宋然,「擦擦汗。」
  宋然不知道那塊手帕抵她半年的生活費,還很歡樂地覺得這個年代陸鈞居然還用手帕,好環保呢,心裡對陸鈞的好感又生了一些。
  「我先送妳回宿舍。」陸鈞掏出車鑰匙解鎖,替宋然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不用,送我到學校門口就好了。」宋然搖頭。
  「妳的意思是,要我陪著妳走到女生宿舍嗎?」陸鈞挑眉。
  開玩笑,那她明天鐵定被不知道多少女生追殺好不好,她不讓他送到宿舍也是為了避嫌啊。
  可惜陸鈞雖然知道宋然在擔心什麼,卻還是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開車將她送到了宿舍樓下。
  於是宋然覺得自己又發現了陸鈞一個特點,那就是說一不二,簡而言之,就是霸道。
  車子停穩,宋然解開安全帶,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你不是只代課一個月嗎,那你平時是做什麼的?」
  陸鈞瞥了她一眼,淡淡開口,「投資金融那塊的。」
  「那和我學的一樣嘛,你在哪個公司?」宋然興致勃勃地問。
  「怎麼,想和我做同事?」陸鈞似笑非笑。
  「我覺得我檔次搆不上你耶。」陸鈞那種一看就是特別厲害的人,她這種小蝦米肯定比不上的啦,「我就是問問,又沒什麼想法。」
  「嗯,以後妳會知道的。」揉揉宋然的頭,陸鈞柔聲開口,「先上去吧,早點休息。記住,我的課不許再逃了,下次我進教室,我要看到妳坐在第一排。」
  「啊?那我要好早就去占座位耶。」宋然小聲嘀咕。陸鈞的課這麼火爆,肯定好多女孩子都要坐第一排想和陸鈞近距離接觸的,她想要坐在第一排,就要很早很早就去占座位才可以。
  「這是我在學校裡給妳上的最後一堂課,妳覺得有問題?」
  熟悉的陸鈞式反問語句又來了,宋然一聽,立刻搖頭,「沒有、沒有,一點問題都沒有,我一定坐在最前面、最接近你的位置。」
  「嗯,很好。」陸鈞滿意點頭,傾身在宋然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好了,先上去吧。」
  宋然點頭,「那……再見。」
  「嗯,小心臺階。」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