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奉紙成婚
【4.1折】奉紙成婚

臉紅紅BR959--宛姝

會員價:
NT784.1折 會 員 價 NT7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宛姝
出版日期:
2017/08/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89
銷量:51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89
銷量:75
總裁不嫁了
NT89
銷量:81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89
銷量:69
夫寵
NT89
銷量:44
復婚的前一夜
NT89
銷量:88
總裁是個醋精
NT89
銷量:99
放妻協議
NT89
銷量:71
前夫想再婚
NT89
銷量:105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164
總裁與前妻
NT89
銷量:66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89
銷量:71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89
銷量:34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89
銷量:79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89
銷量:62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89
銷量:95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89
銷量:74
秘書與賣身契
NT89
銷量:79
隱婚契約
NT89
銷量:45
花了十年試婚
NT89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33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255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26
夜劫
NT89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06
十年一夜
NT89
銷量:196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185
王妃不管事
NT89
銷量:174
囚妻
NT89
銷量:166
長夜難枕
NT89
銷量:168

她的老公有點小心眼,管這管那,連有多愛他都管;
他的老婆有點學不乖,忘東忘西,連他愛她都能忘!


陸然程身邊從來沒有女秘書的先例,因為他煩女人的糾纏,
可他卻讓成熟美豔的江子望當貼身秘書,三年下來,
他跟她一直都保持上司跟下屬關係,從沒有踰越過。
陸然程自認對江子望有私慾,但這女人他不想碰,
直到招架不住家裡的逼婚,想找個能控制又聽話的女人時,
江子望成了不二人選。他打算跟她一起簽下結婚契約,
白紙黑字裡,不談情不說愛,最多只是床伴關係,再多沒有了。
江子望很清楚,他選她當老婆,又是秘書又是床伴,一舉兩得。
只是,她卻忘了,若是有一天,當床伴變成愛慕的人時,
她可以終止關係嗎?結果,陸然程這男人上床前不好哄,
下了床更難拐騙,她想離婚,他卻說,陸太太,終身制夫妻關係沒有暫停。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臺中,六月,某私立大學。
  明燦燦的陽光透過層層的棕櫚葉落在鋪列整齊的地磚上,形成斑駁又破碎的光暈。攜著夏風,光暈搖搖擺擺,如夢似幻。高聳的棕櫚樹旁是一排半掩門的教室,透過未閉合的窗戶傳來清晰的聲響,裡面是一群尚未畢業的學生,而教室外面則散布著稀稀落落,即將離校的學子。
  江子望坐在校內三樓咖啡廳臨窗的位置,她往窗外的對面的大樓看去,柔嫩的唇瓣揚起微微的笑,窗明幾淨的教室內是形形色色的學弟、學妹們,他們朝氣、可愛,一切似乎都尚未開始。
  但,江子望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一轉,落到教室外零落地拖著行李箱而過的同齡人上,他們和她一樣,都畢業了。想到這裡,流轉在唇畔的微笑便緩緩收斂起來,她心裡隱隱生出了一番失落。
  她收回目光,將視線重新聚集在對面秀雅、斯文的男人身上,他正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她不由稍稍垂下眼簾,玫瑰色的唇瓣輕啟又閉合,終於道:「昱珩,我……抱歉,我可能沒辦法答應你。」
  紀昱珩一怔,他望著這個明豔動人的女孩,苦笑出聲,「那麼,妳是想和我……分手?」他說得很遲疑,年輕的臉龐上是毫不掩飾的痛苦。
  江子望抬起眸子,她看著他,心裡掙扎起來,畢竟他們確實品嘗過一段平和又溫暖的戀情,她不是決然的人,但這個一直溫柔、善解人意的男人為何要觸碰她的底線呢?她不懂。
  「畢業後我不想成為家庭主婦,我可以生兒育女,可以做家務,但是獨獨不能沒有工作。」江子望澄澈的美眸中是十足的堅定。
  紀昱珩嘆了一口氣,抬手撚弄眉心,過了一會才放下,「小望,我們學的是廣告,這種專業的工作對女生來說太過辛苦,我不想妳受苦,妳明白嗎?」他皺著眉,依然十分耐心地勸誡。
  她明白,江子望點點頭,不禁握緊放在腿上的手。家境殷實,早就進入家族企業管理階層的紀昱珩確實可以做到,他有自信的籌碼,她勾起唇角。
  這個女人似乎還在笑。一直耐著性子的紀昱珩內心冒出了火花,這還是他第一次對江子望產生惱意,「所以……」他說不下去了。
  「所以我還是不接受。」江子望斂住了微笑,她頓了一會,然後道:「昱珩,我知道你是家中獨子,伯父、伯母一定將你逼得很緊,但是現階段來說,我只想好好工作,對你……我心懷歉疚。」她知道他生氣了,是她對不起他。
  紀昱珩嗤笑一聲,他臉上糾結的神態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微笑起來,甚至可以說是溫柔繾綣的,只是眼神變得鋒銳。他看著江子望道:「妳是認真的?」他的嘴角微微一撇,道:「還是只是妳的藉口?」
  江子望一愣。他在說什麼?
  紀昱珩輕哼,執起咖啡杯輕抿一口,現磨的咖啡豆,還帶著一股直達心底的苦澀。他放下杯子,接著未完的話,「我從一開始就說過我想和妳結婚,但每一次一提及這個話題,妳總是避而不答。我先前寬慰自己凡事要慢慢來,可現在看來一切似乎只是我一廂情願。小望……」
  他幽黑的眼底溢出一絲昭然的苦楚,轉瞬又消失不見,「妳真的喜歡過我嗎?」後面這句話,紀昱珩問得一字一頓,一向溫柔的男人,此刻帶著一股昭然的偏執。
  但江子望卻低下頭,她不由盯著地板上的紋理,看著它們順延而上,然後在某處戛然而止。像是終於下定決心,她在一陣沉默之後站起身,抬起螓首望向似乎正在屏息以待的男人,她的眉心不自覺地跳動了一下,但只是一秒,她便彎下腰朝對方深深鞠了一躬。
  「抱歉。」江子望的聲音很輕柔,但在這空曠、安靜的環境裡卻清晰可聞。
  紀昱珩垂在身側的手不禁攥起了拳頭,骨節處透著凌厲的煞白,但緊接著又似是萬般無奈,頃刻間便鬆懈了。短短兩個字就已經給予了他最後的審判,等他反應過來,江子望纖細的背影已經消失在咖啡廳旁的樓梯口。他不由輕笑出聲,她是最溫柔、體貼的,同時也是最冷血、無情的,他一直都知道。
  為何要去觸及她底線呢?是為什麼呢?紀昱珩頹然地閉上了眼睛。
 
  ◎             ◎             ◎
 
  而在偌大校園中的某一條通往女生宿舍的小徑上,江子望也在思考問題。為什麼男人與女人之間不可以一直談戀愛呢?卻偏偏要葬身在愛情的墳墓裡,她不排斥婚姻,只是排斥因為這種締約關係而形成的影響,一種女人容易產生的對丈夫無孔不入的依附。
  很多女人都說自己足夠理性,但等到自己歇斯底里的時候,總容易忘記先前的信誓旦旦,將自己的男人牢牢掌握在手心,即使讓對方窒息也絕不罷休。
  她的母親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沒有工作,全身心依賴自己的丈夫,並且獲得了應有的結局,而她是母親的女兒,她們體內都流淌著同樣的血液,為愛情瘋狂的血液,然後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這種傷害她承受不起。
  我很害怕,昱珩。江子望在心底輕聲說。
  江子望拐過一個圓形花圃,便看見一幢七層高的女生宿舍,這棟樓裡大部分住的都是大四生,因為還不是畢業生全體離校的日子,所以宿舍高高的臺階下只是稀稀落落地停靠著幾輛接送的車子。
  江子望掠過一輛銀色轎車,拾級而上,往宿舍三樓走去。解決完自己的私事,她的宿舍裡還有一堆雜物要整理呢,連留給自己傷懷的時間都沒有。
  還沒踏進302房的房門就聽到裡面嬉笑的聲音,江子望微微一笑,原來她們都還沒走。推開半掩的門,果見兩個可愛、俏麗的女孩子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嘰嘰喳喳地說著話,還有另外一個面容素淨、溫婉的女孩在整理床鋪上的衣物。
  正在疊衣服的宋曉漁先發現了她,側過身子朝她一笑。江子望點頭示意,關上門,朝自己的床鋪走去。
  這時候那兩個俏麗的女生也注意到江子望了,其中留著一頭毛茸茸短髮的沈綰綰對江子望發出尖叫聲,「子望,妳剛剛去哪裡了?」
  正伸手從床上將專業書籍拿下來的江子望頓了頓,回過身來柔柔一笑,「沒什麼,就出去了一趟。」
  沈綰綰骨碌地轉了一圈杏眼,了然地擺擺小手,調侃道:「知道啦、知道啦,是跟妳家那位難捨難分吧。拜託,妳實習都在臺中實習,他還怕妳工作不在這裡工作?」
  同樣擁有男友的沈綰綰面上是一副十分理解的模樣,但心裡又很不解為什麼江子望這樣的大美女還總是對自己的男友那麼溫柔,而她沈綰綰早就將男朋友踩在腳底,讓他對她唯命是從了。真是搞不懂這些資優生在想什麼。
  「那可不一定哦,子望這麼優秀,拿了四年的全額獎學金,可以去臺北碰碰運氣嘛。」另一個叫李沉沉的女孩子插嘴道,粉嫩的嘴唇嘟了嘟。對於有些天兵的她來說,一直特別崇拜美麗又聰慧的江子望。
  「吼。」沈綰綰張大嘴巴做出誇張的表情,眼睛瞪得大大的,「還去臺北哦?那邊競爭比臺中激烈得多呢。」
  她說完吐了一口氣,看也不看李沉沉,反而對江子望露出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子望,要我說啊,憑紀昱珩的條件完全可以養妳啊,妳何必讓自己那麼辛苦呢?才不像舒瑾瑜呢。」說到最後的時候,沈綰綰壓低了聲音,一想到她那個笨笨的男朋友就生氣,所以沒有察覺到江子望悄然變化的臉色。
  一直在旁邊觀望的宋曉漁發現了江子望臉上一閃而過的僵硬,她連忙上前朝沈綰綰笑道:「綰綰,妳剛剛不是說要約子望一起去演講廳看帥哥嗎,怎麼現在不提了?」
  一提到這個,沈綰綰立刻由陰轉晴,她小碎步上前拉住江子望的手,臉上布滿興奮的紅暈,激動地喊道:「我就是要跟妳說這個,剛才差點忘記了。我跟妳說哦,學校給商科的畢業生請了一個大帥哥過來開講座,我查了一下,是臺北華悅流通貿易公司的執行長顧霈昀,聽說本人更帥,我們廣告系的也去湊湊熱鬧嘛。
  曉漁待會馬上走,沉沉說自己有男朋友,還在考慮,拜託,看一眼會死哦。就剩妳了,子望。」沈綰綰撒著嬌,一顆花癡的心亟需滿足。
  江子望無奈地笑,正想要說什麼,那邊李沉沉不滿了,這柔柔弱弱的小兔子朝沈綰綰發出抗議的聲音,「有了男朋友本來就不應該再看其他男人啊,什麼死不死的。」
  「喂,怎麼就不可以啊?看一眼又怎麼樣,小事一樁,我看舒瑾瑜敢不敢說一個字。」聽到李沉沉的話後,沈綰綰立刻鬆開江子望的手,轉而對李沉沉燃起了戰鬥的火苗。
  「那要是這次講座是來個大美女,妳同意舒瑾瑜去看嗎?反正是一件小事。」李沉沉難得不甘示弱,也同樣不依不饒。
  「他敢!」沈綰綰立刻炸毛了,她全然將江子望晾在一邊,準備向李沉沉發動更強烈的攻擊。
  江子望眼睜睜地看著她們二人爭執不休,便將到嘴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也許去演講廳本來就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吧,她無聲地嘆了一口氣。
  宋曉漁也無可奈何地看著一旁的火熱畫面,扇般的羽睫眨了眨。她走向江子望,輕聲道:「子望,出來下,我有話跟妳說。」
  欸?江子望有些詫異,看著宋曉漁認真的臉蛋,她笑笑,不疑有他,點點頭。
  二人在另外兩個人不知覺的情況下出了寢室,沿著長長的走廊往最裡面走,尋了一個安靜地方才停頓下來。
  「什麼事?」江子望細聲問,直覺告訴她,宋曉漁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情告訴她。同窗四載,這個女孩子雖然沒有像沈綰綰和李沉沉那般總是能夠輕易逗樂她,可很多時候,宋曉漁總是能夠接觸到她的內心深處,她很珍惜這位朋友。
  「妳工作定了嗎?會留在臺中嗎?」宋曉漁用的是疑問句,相對於其他兩個天兵女孩,她似乎已經察覺到什麼,只是白淨的小臉上依然不動聲色。
  瀲灩的水眸中泛起波動,江子望微微咬住紅唇沉默,她望著對方恬靜的神色,訥訥道:「妳……看出來了?」
  宋曉漁依然臉色不變,只是伸手握住江子望的手,道:「憑女人的第六感。」她停頓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地說:「只是妳和他兩年的感情,就這麼結束了,會不會太可惜了?」紀昱珩是和她們同科系的人,雖然不在同班,但在整個系裡,乃至整個校園,都是有口皆碑,他應該是一個好男人才對,為什麼子望要和他分手呢?
  江子望回握宋曉漁的手,紅唇輕抿,沒有說話。
  宋曉漁見她不吭聲,便知她不想提及,不再強人所難,「好啦,不說他了。」
  江子望遂綻放出甜美的微笑。
  大美人燦爛的笑容令人眩暈,宋曉漁堪堪穩住自己才沒有被電暈,總算還沒有忘記正經事,「所以,妳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會繼續留在臺中嗎?」
  「說實話,我自己也不清楚。」江子望抽回自己的手,側身撫上一旁的欄桿,柔軟、白皙的指腹無意識地摩挲欄身,接著道:「其實先前的實習單位有向我表明簽正式工作合約的意向,只是我還沒有回復他們,我怕……」她沒有說下去。
  江子望怕什麼呢?無非就是怕再和紀昱珩有糾纏罷了,怕自己理不清這種複雜的情感關係。
  宋曉漁看得清清楚楚,她了然地點點頭,道:「這樣啊,我這邊有一個面試機會,臺北的陸氏集團,他們在臺灣的本部在招人,近年來首次面向大學生發出邀請,面試的名額都有限。我也是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獲得的,可惜我去不了了,妳有興趣嗎?」
  陸氏?那個赫赫有名的商業集團?江子望愕然,轉過身來問道:「是那個陸氏?」她有點不敢置信,這樣的企業集團她從未想過,雖然她的成績不錯,但相比那些知名大學的學生,她依然望塵莫及。
  宋曉漁微微一笑,「就是那個鼎鼎有名的陸氏啦。這個面試機會挺難得的,妳的成績也不錯,就試試嘛。更何況……能離開這個地方。」她的語氣很誠懇。
  離開這裡……江子望的眼神逐漸變得飄渺,雖然她和家裡人已經好長時間沒見面了,但因為在同一個地方,總歸是有聯繫的,如果真的去了臺北,那麼是不是代表再也見不了面呢?
  江子望有些恍惚,但很快又清醒過來,她太看得起自己了,這個面試機會千載難逢,能夠留在陸氏的人都是百裡挑一,她何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呢?就像是一場賭博……只是,她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曉漁,妳為什麼不去呢?」江子望知道宋曉漁雖然表面上是一個性格溫婉的女生,其實也很倔強,也總是說大學畢業後要努力工作,怎麼會不把握這次機會?
  宋曉漁像是早就知道她會這麼問,雖然早有準備,但是清秀的臉蛋還是逐漸泛上紅暈,江子望一怔,她還未見宋曉漁如此羞赧的模樣。
  宋曉漁不可聞地輕笑一聲,在江子望訝然的目光中,細白的小手緩緩撫上自己的小腹,眸中柔情款款,她輕聲道:「我懷孕了……所以,去不了。」
  江子望美眸圓睜,她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但眼前的宋曉漁分明就是一副即將為人妻、為人母的憐人模樣。她從不知道宋曉漁有男朋友……忽然江子望腦海中電光一閃,隔壁院校的某個男人,一個紈褲子弟,先前有段時間一直纏著宋曉漁,怪不得宋曉漁能夠拿到那個面試機會,難道……
  越想越慌亂,江子望有些緊張地伸手握住宋曉漁細瘦的胳膊,「是不是他強迫妳了?」她首先想到這個,就怕宋曉漁耐不住才屈服了,但她顯然忽視了對方眸底深處的甜蜜。
  宋曉漁一笑,笑江子望的窮緊張,輕拍她握住自己的手,認真地說道:「我是自願的。」她毫不迴避地望向江子望的眸底,道:「子望,我們是同一種人,同樣害怕著某種未知的東西。但比起妳,我可能更加懦弱,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我……不能沒有他。」
  江子望露出苦笑,真正懦弱的人怎麼會是她呢?
  「妳是不是看不起我?那麼早就投入男人的懷抱,才二十二歲就想著相夫教子,明明我之前不是這樣的。」宋曉漁說得猶豫。
  江子望搖搖頭,她稱讚宋曉漁,「妳才是最勇敢的人。」
  宋曉漁有些驚訝,這不是諷刺,「那麼,妳是同意去臺北面試了?」即將做媽媽的女人還十分調皮,圓圓的眸子眨了眨。
  真是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啊。江子望無奈地搖搖頭,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鄭重地點頭,「謝謝。」
  「哪裡需要說謝謝啊?」宋曉漁笑。
  「那就來說說寶寶的爸爸吧。」
  「我有沒有聽錯,子望,這是妳第一次露出女人的八卦本性耶。」
  「哪有……」
  剩下的話逐漸飄遠了,盛夏的風拂過長廊,將這些細碎的話語帶往不知名的方向,這裡發生過的點點滴滴、這裡的回憶,時光會代替人記得。
  所以最後的最後,302房的人都沒有去星期三下午人滿為患的演講廳,她們嚷嚷著還能相聚一次,到最後都各奔東西。
 
  ◎             ◎             ◎
 
  江子望迅速整理完學校的瑣碎事宜後,便將自己的行李都收拾回自己獨自居住的小套房裡,她很早之前就跟父母分開住了,這些年來他們最實在的聯繫就是銀行卡上每月固定的生活費。
  她的母親在遭受父親的拋棄後,依然不依不饒地還要和父親待在一起,即使父親有了新的女人,母親也貌似無所謂地要共同生活。在如今的現代社會,居然還會有這種事情,當事人居然還是她的母親。
  江子望將從學校裡搬回來的東西整理完後,疲倦至極地倒在這個房間裡唯一的小沙發裡,身體疲倦,腦海卻那麼清晰。
  她的母親對她說,不能沒有她的父親,尊嚴和遠離他的痛苦相比,不值一提。多麼熟悉的話語,不久前的那一天,宋曉漁也和她說過類似的話,說自己捨不得,說這是自己的選擇。
  是了,她們都是自己作的選擇,無論結果如何,道路是自己選的。可為什麼一定要選擇這一條呢?江子望躺在沙發上,不由得闔上了眼睛,她的腦海裡飄過一個人,斯文、俊秀的男人,曾經給予過她無數溫暖的紀昱珩。
  或許,她不應該做得如此決然,她可以試著順從他,以愛的名義,可是,她不敢,她可能永遠只能是一個膽小、懦弱的人。江子望緊緊閉上眼睛,細碎的淚水自眼角滑落。夕陽西下,夜幕降臨,她陷入沉睡之中。
  但第二天醒來,又是新的開始了,臺北的面試在即,就在三天後,容不得她帶著個人情緒上場。江子望難得花一整天打扮自己,好好地沐了一個浴,又去百貨公司買了好幾套合適的衣服,面試要穿正裝,這是基本禮貌。
  她一邊在臥室裡開始收拾起自己北上的行李,一邊和宋曉漁用聊天軟體聊天。
  子望,我給妳發了一些陸氏的信息資料,在妳的信箱裡,陸氏兩年前做了一些人員調動,都是最基本的,妳去面試的時候,也好可以認人。
  宋曉漁又發來對話訊息,江子望正巧將行李箱合上,便順手點開了電子信箱,查收了剛剛發過來的信件。只有一個檔案,她立刻點開了,都是仔細整合過的陸氏的基本資料。
  陸氏集團,主營電子科技,但在很多領域都有涉及,早年主要在歐美開設分公司拓展業務,但近年來在東南亞的市場潛力也逐漸顯現,公司正在不遺餘力地在這一帶開設新案。資料上顯示,這也是近兩年才開始的。
  江子望仔細地瀏覽檔案,在滑過公司高層的人員結構後,頓了頓。宋曉漁收集資料還真是仔細,連照片都有。先是董事會的一些重要人物,雖然照片清晰度不是特別高,但這些人眼底的圓滑、睿智還是顯露無疑,連她這樣的初生牛犢都對他們產生了欽佩之情。
  纖細的手指繼續往下滑,來到管理層,首先躍入眼簾的是陸氏總裁,江子望掠過那個人的名字……陸然程,然後手指在滑過他的照片之際停住了。
  好嚴肅的男人。這是江子望的第一印象,年紀也不是很大的樣子,眼眶很深,鼻子很挺,嘴唇微抿,從長相上來看,是一個英挺的男人,但卻給人很嚴厲的感覺。這或許是她這種新鮮人對成功人士的敬畏吧,江子望笑笑,將檔案往下拉。
  等江子望前前後後、仔仔細細地將檔案看完後,已經是深夜了,她困倦地放下手機,躺倒在床上,原先有些迷茫的心緒忽然清晰起來,也許這是命運給予她的機會,留在臺北,她應該努力才對。她喃喃著,又沉入夢鄉。
  離開臺中的這天如期而至,江子望買好票跟隨人流進入月臺,等待著進站的高鐵。這一天陽光晴朗,她在坐在座位上朝窗外看去,陽光透過窗簾在空氣中閃動著,她微瞇著眼,淺淺地笑了。
  也許可以趁此機會補眠一下,畢竟離開的前晚她失眠了。為了防止自己睡過頭,江子望拿出手機定好鬧鐘,然後安心地闔上眼睛。
  一覺睡得浮浮沉沉,她彷彿作了一個夢,來到湍急的江流河岸,不知為何上了一艘竹篾小船,她不懂自己為何要上去,明明那麼危險。她眼見一個高浪向她翻滾而來,她想發出尖叫聲,但喉嚨卻像是被堵住了。怎麼會?
  「小姐、小姐,醒醒。」
  誰在叫她?江子望恍若生出了錯覺,她猛地睜開了眼睛,喘著氣,然後旁邊遞過來一張衛生紙。她訥訥地接過,轉頭發現了一張友善的臉,女子關切地問:「妳在作惡夢嗎?」
  「大概是的。」江子望摸過額角才發現自己冒出了一堆冷汗。
  她正用衛生紙擦拭著,旁邊的人似是發出了一聲感嘆,「怎麼好端端的下雨了呢?臺北也下雨嗎?」那人側臉和人交談著。
  下雨?江子望往窗外看去,這時靠窗的人掀起了簾子的一角,然後她看到了黑壓壓的天空,細密、低沉的雨幕貼著玻璃窗而下。
  真的下雨了。江子望睜大美眸,豔麗的臉蛋上緩緩地浮上一層失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