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前夫想再婚
【6.2折】前夫想再婚

臉紅紅BR1071--喬湛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9/08/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118
銷量:13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20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14
債嫁
NT118
銷量:19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30
夫寵
NT118
銷量:18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38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38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50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66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93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26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48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54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3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44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52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4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7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前妻說不愛時,前夫耍盡手段,捉回家折騰再說;
前夫想復婚時,前妻不讓上床,丟上床欺負再說。


兩年前,唐亞菲一句,我們離婚吧,丟下總裁老公, 一走了之。
以前的她從不相信門當戶對, 只要她的男人愛她那就足夠了。
後來才發現, 她傻得天真,男人哪個不是見一個愛一個, 她才不想跟人共享老公。
兩年後,總裁前夫找上門, 仍是個高富帥,可惜,她壓根不想跟這男人有牽扯。
婚都離了,哪還有什麼舊情,就算有,她也要打死不認。
誰知,前夫手段了得,軟硬兼施,強勢地進了她的家, 爬了她的床,
把她裡裡外外啃吃得哭著求他放過她。
她印象中,前夫一向見不得她委屈,她都乖得不能再乖, 由著他在床上玩花樣擺弄,
怎麼他還不想放過她? 前夫想要再婚,可她不想吃回頭草啊。
結果,肚子被搞大, 不想再婚,同居也可以,她的總裁前夫比流氓還流氓!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我們離婚吧!」
  溫元愷睜開眼,還沒從宿醉的頭痛欲裂中緩過神來,就聽見妻子平靜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他和妻子是屬於閃戀,閃婚的類型,兩人是經朋友介紹認識,彼此對對方的第一印象不錯,因此一拍即合,交往結婚一切水到渠成。
  雖然他們兩人從相識到結婚不過一年多的時間,但在這一年多裡面,他們一直相處得很好,這也是他明明不想那麼早結婚卻還是和她走進婚姻殿堂的原因。
  可是,她剛剛說要跟他離婚,為什麼?
  見他只是躺在那裡,遲遲不回應,唐亞菲以為他沒聽清楚自己的話,於是又一次重複道:「阿愷,我們離婚吧。」
  「為什麼?」他總算從愣怔中回神,語氣平和的問,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溫和的表面下,他的內心已是情緒萬千,有質疑、有迷茫、有慌亂、有受傷,當然……還有少許憤怒,為什麼說憤怒呢,因為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居然讓她想到了離婚?
  「沒什麼,只是突然發現自己並不適合結婚過日子。」唐亞菲的語氣平淡得像是在談論今天的天氣一樣。
  然而就是她這樣的態度,一下子點燃了溫元愷心頭的火焰,剎那間燒得他理智全無,傷人的話就這麼不受控制地脫口而出了,「妳有新歡了?」
  他的妻子是個美麗獨立的女人,舉手投足之間盡是風情,他知道,像她這種類型的女人不管是否結了婚,她生來就是男人追逐的對象。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初結婚的時候,他的母親百般阻撓,認定妻子不會是個安分過日子的女人,只是他什麼也聽不進去,始終站在她這一邊。
  可現在,她說了什麼,她說她並不適合結婚過日子?這算什麼,真是太他媽的太諷刺了。
  「說話啊,怎麼不說話?」溫元愷一張俊臉因憤怒而顯得有些扭曲。
  唐亞菲抿著唇,靜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她愛他,從第一眼看見他,她就被溫元愷的溫柔儒雅所吸引。相識之後,更覺得他是個完美的紳士,無時不刻不體貼關心著她,而她也因此覺得,溫元愷就是這世上最了解自己的男人了。
  可結婚之後,她才發現也許當初的自己真是被愛情沖昏頭了,他根本就不懂自己,他不知她期許的是什麼,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更甚者也許他連她是個怎樣的人也不了解,不然他怎麼說的出這麼傷人的話來。
  唐亞菲不著痕跡的深吸一口氣,刻意忽略掉心底那股疼痛的感覺,故作無所謂的開口,道:「隨便你怎麼想。」
  隨便他怎麼想?什麼叫隨便他怎麼想,難道她的意思是她默認了自己愛上別的男人了?這想法讓溫元愷內心一窒,薄被下的雙手不自覺的緊攥成拳,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壓抑住他心底的痛。
  他們……到底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即便他從來愛得深沉,但他始終相信她也如他愛她那般愛著自己,可現在……是他錯了嗎?其實她並沒有那麼愛自己,又或許是從來沒愛過?
  溫元愷坐在床上,心底過多的複雜情緒讓他久久說不出話來,更不知道自己此時還能說什麼。
  而他的不言語,讓她誤當成他不想挽留自己,呵,她真是傻,居然還在想著給他最後一次機會。
  唐亞菲撇撇唇,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為了不讓自己在他面前流露出真實的情緒,她故作平靜地再度開口,道:「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好了,就放在床頭櫃那裡,你看看還有沒有需要改的,我……」
  「不用了,我現在簽給妳。」說不上是賭氣還是什麼原因,溫元愷打斷她的話,接著一個側身,從床頭櫃拿過她早已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就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
  「你不用看一下內容嗎?」
  「沒什麼好看的,妳想要的全帶走就是了。」說完,溫元愷從床上起身,當著她的面穿上衣服,然後開門離去。
  直到門外傳來關門的巨大聲響,唐亞菲才驚醒過來,他離開了,徹底的,毫不留情的離開了她的世界。
  她的身子,像是剛經歷了一場惡戰一樣,再也承受不住疲憊的滑了下來,跌坐在冰涼的地板上,情緒,更是無處可藏,掩面失聲痛哭起來。
 
  第一章
 
  兩年後,市區商街的一家花店裡,女店主美麗的身姿裡裡外外的忙碌著,雖然還要過一陣子才是情人節,但因為唐亞菲的手藝好,做出來的花朵漂亮又別緻,因此早就有顧客在她這裡預約下單。
  「老闆娘,妳這裡還要工讀小妹嗎?」隨著一道清甜的嗓音響起,旋即走進一個猶如洋娃娃般精緻美麗的小女人,若不是她正挺著個六七月的大肚子,人家會以為她還是大學生。
  這時候的唐亞菲剛接待完一個客人,聽見熟悉的聲音,她忙放下手中的活,迎上去扶住好友,「妳怎麼挺著大肚子跑到我這裡來了,總裁呢,他怎麼放心妳一個人?」
  唐亞菲口中的總裁是好友游汝雅的丈夫韓靖堯,也是她曾經的上司,雖然她兩年前已經從韓靖堯的公司離職了,但習慣使然,她還是跟以前一樣喊他總裁。
  「靖堯哥和兒子在附近的商場玩遊戲,我對那些實在提不起興趣,索性過來妳這裡坐坐了。」提起心愛的丈夫和寶貝兒子,游汝雅漂亮的小臉上難掩喜悅。
  看著好友幸福的模樣,唐亞菲免不了有些羨慕,游汝雅比她還小一歲,可她已經是個三歲孩子的媽媽,現在肚子裡又有了第二個寶貝。
  反觀自己,經歷了那次失敗的婚姻之後,她至今仍是孤家寡人,每次看到好友家可愛的寶貝,她總忍不住想,也許她可以去收養一個小孩子來養,這樣就算以後不結婚,老了身邊也有個孩子作伴。
  「菲菲,菲菲?」突然,耳邊傳來游汝雅耐心的低喚。
  唐亞菲回過神,有些歉然的笑了笑,「怎麼了?」
  「菲菲,妳怎麼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游汝雅發現好友的臉色不太好。
  「嗯,可能是最近太忙了,確實感覺有點累。」
  「累了就適當休息一下,要是真累出病來誰照顧妳。」當年游汝雅為了追到現在的老公韓靖堯,跑到韓靖堯的公司上班,在那裡認識了唐亞菲,一路上幸得她的支持和幫助才終於獲得現在的幸福,所以游汝雅一直很珍視和唐亞菲的友情。
  也正是因為很珍惜唐亞菲這個朋友,游汝雅將自己視為兄長的溫元愷介紹給唐亞菲,之後兩人一見鍾情並在不久之後步入婚姻殿堂。一切明明看似那麼美好,可兩人不知怎麼在兩年前突然離婚了。
  雖然好友說了只是因為兩人性格不合導致離婚,但游汝雅卻不相信,直覺兩人之間還有自己不知道的隱情。
  可惜,不管她怎麼旁敲側擊,唐亞菲始終不肯跟自己透露離婚的隱情,也許,是考慮到她和溫元愷的關係才不說,但……游汝雅真的很想為他們做點什麼啊。
  「我知道了啦。」唐亞菲感受到游汝雅的真心關懷,心裡頭漫上一股溫溫的暖流,「反倒是妳,臨產前就不要隨便到處亂跑,多危險啊。」
  「安啦,又不是第一次懷孕了,靖堯哥都沒妳這麼緊張。」游汝雅笑著打趣,「而且我是真的無聊,天天悶在家裡,再不出來走走就要發霉了。」
  「妳太誇張了吧,是誰幾天前才旅遊回來。」說起來游汝雅真是個好命的女人,有疼愛她的家人不說,又嫁了個好老公,縱然每天忙的不得了,但為了不讓小妻子無聊,硬是擠出時間陪妻子到處去旅行。
  「哎呀,人家想出來看妳嘛。」游汝雅被取笑得不好意思。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我以後有時間就去看妳好吧。」她實在是不放心游汝雅挺著個大肚子出門。
  「還說呢,妳一天到晚都守著店,什麼時候才有空。」以前的唐亞菲熱情張揚,可現在在她身上哪裡還找得到過去的樣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守在花店裡,約她出去旅遊也沒時間,游汝雅都擔心她會悶出病來。
  「沒辦法,我沒有當少奶奶的命,唯有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了。」唐亞菲自我調侃的話語中有著淡淡的苦澀。
  之前為了當個好太太,她辭掉了韓氏的工作,雖然離婚後韓靖堯親自發話她隨時可以回去復職,但她不想再與過去有任何關連,才會開起了花店。雖然只是小本生意,卻可以讓她活得更自在,而且每天聞著花香,她感覺自己的心靈沉靜了不少。
  至少,她現在已經逐漸學會了不再去想那段與他有關的過去。
  「對不起,菲菲,要知道會是今天這樣的結局,當初我就不該多管閒事……」看見好友臉上淡淡的哀愁,游汝雅不止一次感到很遺憾。
  「雅雅,妳千萬別這麼說。」唐亞菲握住她的手,打斷好友的自責,「這跟妳一點關係也沒有,是我和他的性格不合導致走不下去罷了,這怎麼能怪妳呢。」
  「真的是這樣嗎?」游汝雅追問:「菲菲,妳和溫大哥真的是因為性格不合才分開的嗎?」
  「嗯。」
  「那你們……真的不可能了嗎?」因為怕唐亞菲不開心,游汝雅很少在她面前提起溫元愷,可現在提到這個話題,她就沒辦法假裝不關心了。
  「我們已經結束了。」
  「可是……」游汝雅還想說些什麼。
  唐亞菲已經先一步打斷了她,「雅雅,我們不要再說這件事了,說說妳吧,妳的預產期在什麼時候?」
  「還要好幾個月呢。」其實游汝雅想告訴唐亞菲,其實溫元愷一直都在找她,只是見唐亞菲一副不想多談的表情,她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解鈴還需繫鈴人,來這之前韓靖堯就跟她說了這麼一句話,游汝雅起初不信,現在卻沒有絲毫的懷疑,只希望,好友還會給溫元愷解鈴的機會吧。
  在店裡又坐了一會,直到韓靖堯和兒子打完了遊戲來接她,游汝雅才起身離開花店。
 
  ◎             ◎             ◎
 
  唐亞菲站在門口,看著好友一家三口相攜離開的身影,眼裡流露出一絲羨慕的神情。她是個私生女,是唐母年少輕狂後的產物,從小被丟在外公外婆家長大。
  雖然後來唐母結了婚,將她接過去跟繼父一起同住,卻怎麼也無法填補她內心深處所缺失的那一塊親情溫暖,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她當初才會嫁給溫元愷。
  因為他可以給她帶來溫暖,只是,他的溫暖不屬於她一個人,所以她寧可繼續享受孤單,也不要跟別的女人分享他的溫暖,那感覺太可悲了。
  思緒轉到這,唐亞菲聽見空氣中隱約傳來了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她走到櫃檯那邊,從抽屜裡拿出手機,是唐母。
  「媽!」雖然跟她媽的感情算不上多深,但她畢竟是自己在這世上最親近的人了,唐亞菲也想對她好點。只是自從她和溫元愷離婚之後,她媽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尤其熱衷於給她介紹相親對象。
  唐亞菲大約知道她媽是什麼想法,無非是覺得她識人不清才會導致離婚的下場,所以為了讓自己的耳根子清靜些,一開始她都會答應出去見一下,可隨著時間一長,她就對這種場面感到疲憊和厭倦。
  可她媽並不知道她內心的想法,一開口便是問道:「菲菲啊,妳這個週六晚上有空嗎?」
  「媽,我最近很忙。」
  「再忙也要吃飯,這樣吧,週六晚上……」
  見她媽又要重複聽過好幾次的臺詞,唐亞菲語氣頗顯不耐的打斷,「媽,我是真的沒時間。」
  「菲菲,媽知道妳心裡在怪媽媽多事,但媽媽是真的關心妳,過去媽媽對妳關心太少了,才會……」
  「媽,週六晚上對吧,妳把地址傳到我手機,我會準時過去的。」唐亞菲吃軟不吃硬,尤其見不到她媽自責,而她媽顯然也是吃定了她心軟,每次都使這一招逼她妥協,卑鄙。
  唐母一聽唐亞菲的話,馬上高興的說道:「那我現在把地址傳給妳。」
  「嗯,那如果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忙了。」說完唐亞菲就想掛電話。
  「菲菲……」唐母突然喊住她。
  「怎麼了?」唐亞菲的語氣淡淡的。
  「在外面要好好照顧自己,有時間就常回家看看,好嗎?」唐母不是不愛唐亞菲這個女兒,只是當年年紀小,經濟能力也有限,只得將女兒丟給父母。
  隨著年齡增長,她知道要當個好媽媽了,卻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再後來,她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將女兒接過去一起生活,卻發現女兒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好。」或許是她媽對自己的關心太少了,突然聽到這麼煽情的話,唐亞菲一時有些不知如何反應。
  「那我們有時間再聯絡。」
  「好。」唐亞菲的表情一直呆呆的,就連掛了電話,她有好一會都回不了神,就這麼攥著手機站在櫃檯後面,就連有客人進門了也沒發現。
 
  ◎             ◎             ◎
 
  進來的人恰巧就是溫元愷,離婚兩年,他不是沒設想過再次見到她會是怎樣的情景。或許是在人群熙攘的街道,又或許是在氣氛高雅的餐廳,他們彼此身邊站著另一個人,客套的淡漠的寒暄一句好久不見。
  可現實是,他們居然重逢在一家不起眼的花店裡,若不是今天的情況特殊,他壓根不可能出入這種地方,如果不是剛好這麼巧的話,他不知道自己還要多久才能再次見到她。
  當年賭氣簽下離婚協議書,他從家裡走出去後就後悔了,礙於男人高傲的自尊心,他沒有馬上回家找她,而是打算冷她個幾天。
  可他卻忘了,唐亞菲是個驕傲且有個性的女人,如果不是鐵了心,她是不會輕易跟自己提出離婚的。所以當他幾天後回到家的時候,她早已離開了,屋內少了她的氣息,冰冷又寂寥。
  再也克制不住想要她回來的渴望,溫元愷拼命的撥打著她的手機,可一次次的,話筒裡面傳來的依然是她關機的語音提示。之後他輾轉找過一些她身邊的親朋好友,就連唐母那邊也親自拜訪了,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人在哪裡。
  一轉眼,兩年的時間過去了,這期間他依然不間斷的打探她的消息,卻依然一無所獲。他知道,跟她交情甚好又是兩人的紅娘的游汝雅肯定是知道唐亞菲的下落的,但她堅持不告訴他,他也沒辦法。
  況且,他很清楚唐亞菲的性格,如果她不想見他,哪怕他強行得知她的下落,她也一樣會逃得離自己遠遠的,想必他想再找也不可能找得到了。
  現在,或許是老天爺聽到了他內心的渴望,他終於見到她了。
  她變了,以前她總是特別疼惜她那一頭天然長捲髮,連綁一下都覺得心疼,現在她卻將整個頭髮盤在頭頂,身上的穿著打扮也不如過去的性感熱辣,而是改走起了溫柔淑女的路線,卻並不覺得突兀,反而出奇的適合她,彷彿這才是她原本的樣子,而不是過去那個舉手投足間盡是誘人風情的性感女郎。
  他忍不住好奇,她突然改變起風格,是為什麼呢?因為自己喜歡,還是因為別人喜歡呢?想到也許是因為後者,溫元愷的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覺。那種感覺是嫉妒,至於為什麼他會覺得嫉妒,他很清楚,因為他還愛著她,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注視太過炙熱,唐亞菲總算回過神來,當她的目光一對上溫元愷那張依然帥氣的臉龐時,她只覺得呼吸一滯,雙眸也因驚訝而瞠得大大的,無辜又可愛。
  是的,可愛,雖然他一直覺得他的前妻是個性感又有風情的成熟女人,可此時她的表情真的像隻迷途中的小鹿,可愛極了,腦海中無數個問句一時間找不到出口,唯有最平淡、最真實的一句沖出了喉嚨,「菲菲,好久不見!」
  兩年多沒聽到他的聲音,又是這麼溫柔的叫著她的小名,唐亞菲只覺得自己的心因他這一聲纏綿的低喊而變得不平靜。但下一秒,她的理智回籠,神情倏地一冷,眼神戒備地望著他,「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溫元愷正要解釋,卻被唐亞菲搶了白,語氣不快地質疑,「我問你,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只要要好的幾個朋友才知道她的落腳處,而她很相信她們並不會背叛自己,她在意的是他是否一直在調查自己?
  溫元愷不知道她內心的想法,但她臉上毫無掩藏的厭惡讓他感到很失落,離婚兩年,他想過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或許並不那麼樂見自己,卻沒想過她對自己的態度竟是這般的惡劣,她很討厭他,這是為什麼?
  「菲菲,我並不知道妳在這裡,我只是碰巧要買花才進來的。」不管她討厭自己的原因是什麼,溫元愷都不想讓她更加討厭自己,於是將實情說出來。
  聞言,唐亞菲有種鬆口氣的感覺,她並不是害怕溫元愷找到自己,只是還沒有做好面對他的準備。或者該說,自她決定跟他離婚後,她就不想再跟這男人有任何交集了,她就是這樣一個人,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沒必要牽扯不清、藕斷絲連。
  「你想買什麼花?」雖然並不待見他,但既然他說了是進來買花的,那她就將他當成普通的客人對待,沒理由將錢往外推。
  「呃……我也不知道她喜歡什麼花。」溫元愷目光灼灼的凝著她,彷彿想要將這兩年看不到她的時光一次性填補回來。
  這麼火熱的目光,唐亞菲自然也感受到了,她沒有躲避,而是迎了過去,眼神平靜得就像在看一個陌生人一樣,「先生,你買花是想送給男生還是女生呢?」
  聽了她的話,溫元愷眼裡閃過一道驚喜,「如果我說是女生的話,妳在意嗎?」
  唐亞菲愣了下,後知後覺他是什麼意思,她突然低低的笑了一聲,笑聲如風鈴般悅耳動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