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套書 > 商品詳情 【經典套書】禽獸,放開本小姐《全三冊》
【6折】【經典套書】禽獸,放開本小姐《全三冊》

臉紅紅BR652-654--憶錦

會員價:
NT3456折 會 員 價 NT345 市 場 價 NT570
市 場 價:
NT570
作者:
憶錦
出版日期:
2013/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糾纏女人時,不但要囂張霸道,追到了還不放手;
招惹男人時,不只要欲擒故縱,勾上了不愛就甩。


葉初是個好女孩,什麼都好,就是有一點肉肉的;
衛北是個壞男孩,什麼都壞,就是長得還算帥氣。
當好女孩被壞男孩招惹上,從小囂張霸道慣了的衛北,
怎麼看葉初怎麼不順眼,老想欺負她,誰知欺負到最後,
他卻不小心喜歡上這位鄰家小女孩。為此,
衛北卯足了勁開始追她,可葉初好像對他一點心思都沒有,
他都故意對她不理不睬的吊她胃口,她卻連看都沒多看他一眼。
去他媽的「戀愛指南」,到底哪個白癡寫出來的,
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因為不甘心,衛北決定趁火搶劫,
哪怕是騙也得騙到她承認,就這樣衛北不試探、不示好,
連起碼的問句都不用,霸氣十足的說:「葉初,做我的女朋友。」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葉初出生那天正好是立春,俗話說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是萬物的初始,所以她媽就給她取了這個名字。
  葉初剛出生那時很安靜,靜到什麼程度呢?用她媽劉美麗的話說就是,「一個不留神人就出來了,都不哭一聲的。」
  他們那裡有種說法,孩子出生的時候哭得越響亮就越容易養活,也不知是真的還是湊巧,總之葉初小時候確實難養活,一出生就生病,天天由她奶奶抱著往醫院跑。
  到了最後呀,連醫院掛點滴那護士都認識她了,要是幾天不見還非說上一句:「小葉子幾天沒來了呀?好想念她喔。」你聽聽,這是醫院護士該說的話嗎?
  不過葉初家裡都是不計較的老好人,從來不介意護士怎麼說,反正開不開心日子都照樣要過,還不如過得沒心沒肺些。
  葉初就這樣以醫院為家,一直到了三歲,終於有一次她因為青黴素用太多而過敏了。
  那時候家裡條件不好,不用青黴素是可以改用其他藥,但費用就高得多,家裡人就擔心了,怕這孩子要是一直這樣病下去,家裡就要出現經濟危機了。
  說來也怪,就在她媽生出這個念頭的第二天,葉初就沒去醫院。
  第三天、第四天……直到過了一個月,葉初還是沒生病,到後來奶奶都急了,這孩子不會是病得不會出聲了吧?
  一家人哭喪著臉,連夜抱著葉初去醫院,非說孩子病了,讓醫院做了全身大大小小的檢查,最後醫生得出結論,「你們一家老小耍醫院玩是不是?孩子好得很,只是補太多,有點超重。」
  從此以後葉初就有了個外號叫葉超重。
  葉超重有個壞毛病,從小就不認人,三歲的時候還對隔壁鄰居叫媽媽、對每天送報紙的郵差叫爸爸,搞得她媽很是鬱悶,怎麼自己生個女兒出來,連爸媽都會認錯呀?
  不過葉超重這毛病也不見得全是壞處,至少隔壁那被她叫媽媽的王阿姨就很喜歡她。
  那王阿姨一直想生個女兒,三十歲了才懷了孕,生出來的卻是個兒子,氣得差點拿把剪刀把兒子給剪成女兒。
  可沒想到隔壁這白白胖胖的小女孩見面就喊自己媽媽,把王阿姨給樂壞了,暗自琢磨著一定要把這小女孩給自己兒子娶來當老婆。
  所以葉初在七歲之前是有個青梅竹馬的小男朋友的,就是隔壁王阿姨家的兒子沈南成。
  沈南成雖是這個鄉裡出了名的小霸王,卻很聽他媽的話,被自家老媽潛移默化一下,他還真把葉初當成了自己未來的老婆。
  七歲之前,他們家周圍所有嘲笑過葉初超重的小孩,都被沈南成打過一遍。
  這也直接導致了葉初從小就沒什麼朋友,因為周圍的小孩全都怕她,深怕哪句話說錯了就被沈南成追著屁股打。
  沒什麼朋友的葉初只好和沈南成玩,玩什麼呢?自然是所有孩子小時候都會玩的扮家家酒。
  葉初扮媽媽,沈南成扮爸爸,沈南成家那條小黃狗扮兒子。
  倘若未來什麼時候葉初真生了個兒子,知道自己上頭還有個哥哥是條狗,大概得拿塊豆腐撞死。
  別看沈南成這小子在外頭打架厲害,到了家裡乖得跟隻兔子似的,他爸揍他一頓都不出聲。
  沈南成一聽葉初讓他扮爸爸,小男生的臉就紅了,越發認定葉初就是自己未來的老婆,小男孩嘛,什麼事都愛當真。
  葉初記不住沈南成的名字,通常她見了沈南成就叫阿寶。
  阿寶是葉初他們那地方的電視臺,當時頗有名氣的私房菜節目主持人,長得圓圓胖胖,煮菜特別拿手,這也是葉初記得最清楚的名字,所以當她叫不出別人名字的時候就叫人阿寶。
  但是沈南成不知道,還以為這是葉初叫自己的暱稱,所以每次葉初叫他阿寶的時候,他都答應得歡快,其實他不知道葉初對他們家那條狗也叫阿寶。
  這也是葉初那時候比較想不通的,為何她每次叫喚隔壁那條狗,蹦出來的總是個人?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看著自家兒子有個小女朋友,沈南成他媽很高興,只可惜他媽的如意算盤並沒有打太久。
  沈南成七歲那年,家裡忽然收到了一封從美國寄來的信,厚厚的一疊紙,有中文也有英文,信是沈南成家那個年少參軍、本以為早戰死在沙場的舅公寄來的。
  他舅公當年逃離之後,輾轉去了美國,在那裡闖出了自己的事業,如今老人家年事已高卻膝下無子,透過一些途徑終於得知自己還有血親在國內生活,所以希望他們一家能搬去美國和自己一起住,他保證會給孩子最好的教育條件。
  要知道那時候國內特別流行「外國的月亮更圓」這種說法,人人都想出去見識見識,更別說是有機會全家移民了。
  經過了深思熟慮,在移民和兒媳婦之間,沈南成他媽選擇了前者。
  不出三個月,遠在美國的舅公就透過關係,替他們全家辦好了移民的手續,三個月後,沈南成跟著他媽踏上了去美國的飛機。
  臨行前,沈南成哭了,非纏著他媽把葉初也帶著。
  他媽為難了,這美國又不是菜市場,說去就能去的,別說是帶個人了,就連他們家養了這麼多年的那條狗都不能帶上飛機。
  他媽想了半天才說:「這樣吧,你把小黃留在國內陪小葉子,等我們在國外穩定了,就把小黃和小葉子都接過去住。」
  他媽說的自然是敷衍話,但沈南成卻當了真,回家給小黃洗了個澡,還在狗脖子上繫了個蝴蝶結,走的當天送去了隔壁葉家。
  「葉子,我把小黃留在妳這裡,我媽媽說明年這個時候會開飛機過來接妳跟小黃的。」
  葉初看看狗又看看沈南成,「飛機那麼大,真的能飛上天嗎?」
  「當然啦,到時候妳跟小黃坐上飛機,呼啦一下就能到美國了。」
  「去美國幹什麼?」
  沈南成紅了臉,「去美國……就……就跟我一起住啊。」
  「我自己家也可以住。」
  「那個……那個不一樣嘛。」
  「哪裡不一樣?」
  「就是……」沈南成支支吾吾覺得說不出口,想了半天才說:「我媽說,美國的冰淇淋上面有草莓。」
  草莓?一說到吃的,葉初的眼睛就亮了,她點頭認真地說:「那你別忘了來接我。」
  「好,我保證!」沈南成笑瞇了眼,心裡跟吃了蜜糖似的甜。
  後來接他們的車子到了,沈南成他媽就拉著他上車。
  「再見,別忘了我們的約定!」車座後頭,沈南成拚命地揮手。
  葉初也領著小黃,在院子門口跟沈南成揮手,「再見……阿寶!」
  那一剎那,小男孩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看了眼蹲在葉初身邊的小黃狗,在心裡默默地念叨,兒子,你媽就留給你照顧了。
  那一年,葉初六歲零八個月,依舊記不住人的名字,依舊見了誰都叫阿寶。

  ◎             ◎             ◎

  沈南成走後沒多久,葉初家隔壁就搬來了一戶新鄰居姓衛,男主人衛東海在鄉公所做事,聽說是主任秘書手下一個小助理;女主人姓秦,是高中的國文老師,兩人都算是書香門第。
  衛家有個兒子叫衛北,跟葉初年紀差不多,模樣出奇得好,劉美麗一眼見了就喜歡得不得了,還偷偷跟葉初她爸說:「哎喲,這孩子長得那麼好看,以後要是能當我女婿多好啊。」
  話音剛落,那小子就一腳踢翻了地上餵雞的瓦罐,把隔壁韓老太太的雞嚇得滿院子亂飛。
  劉美麗看了老公一眼,默默地回過頭,拍了下正一個人蹲在地上跟阿寶對視的葉初說:「葉子,吃飯了、吃飯了。」
  葉初一聽有飯吃,急忙抱著狗跟老媽進去,阿寶回過頭朝滿屋子亂飛的雞大叫,被院子裡的野小子狠狠瞪了一眼。
  葉初從小喜歡吃,以至於體重一直沒降下來,每次他媽嫌她吃得多,她爸總會在一邊唱反調,「小孩胖就胖了,等長大了自然會瘦下來。」
  事實證明她爸的理論是非常錯誤的,嚴重助長了葉初的體重蹭蹭往上長,以至於到了她快七歲的時候,劉美麗悲哀地發現,女兒竟然買不到一件漂亮合身的公主裙,這對於一個從小就幻想著把女兒打扮成白雪公主的母親來說,是嚴重的打擊。
  於是身為「美麗裁縫店」的負責人,劉美麗決定照著海報上的樣子,給女兒做一件公主裙。
  劉美麗的手藝不錯,買了布、量了紗,折騰了一個禮拜硬是給她做出了一件公主裙,為了彰顯自己的技藝高超,她還特意在白色的裙子上繡了一朵粉紅色的花,遠遠望去特別顯眼。
  葉初頭一次有公主裙穿,覺得新奇,當天就穿著新裙子,領著阿寶幫她爸買東西,頓時成了「美麗裁縫店」的活廣告,路過的街坊鄰居無不讚一句:「葉家的胖女兒穿新裙子啦!」
  葉初就老實交代,「媽媽幫我做的。」
  「葉太太真厲害啊!」
  鄰居誇她媽,讓葉初覺得比誇她感覺要好,正樂著,一回頭卻發現阿寶不見了。
  阿寶不見了,這可急壞了葉初,東西也不買了,就去找阿寶,從街頭找到街尾,終於在街邊大樹下的泥塘裡找到了渾身是泥的阿寶。
  當時阿寶正縮在泥潭裡嚶嚶地叫,周圍圍了一圈附近的小孩,領頭的是隔壁新來的那個男孩衛北,才來幾天時間,竟然已經是附近野孩子們的帶頭老大了。
  衛北正在往泥潭裡丟泥巴,阿寶被他逼得不敢過去,苦苦叫著。
  周圍的壞孩子們都笑了,學著衛北的樣子朝阿寶丟泥巴,眼看阿寶叫得那麼可憐,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塑膠瓶丟了過來,正好砸在衛北的肩上。
  「誰?」衛北轉過身,就看見隔壁葉家的胖妞正穿著白色的公主裙,怒氣衝衝地看著他。
  他覺得很沒面子就大喊:「葉超重,妳幹什麼?」那時候他已經從周圍野孩子口中聽說了葉初的外號,也知道這胖女孩是前任小霸王的壓寨夫人,打心眼裡鄙視前任小霸王的審美水準。
  葉初不記得這個男孩叫什麼名字了,只記得姓衛,究竟是衛東、衛南、衛西還是衛北呢?實在是想不起來了,於是她張口叫了個「衛」字,「不準欺負阿寶!」
  衛北惱極了,自己可是有名有姓的,這超重妹竟然叫他「喂」,這不是擺明了不把他這個新任小霸王放在眼裡嗎?於是他一生氣,把手裡的泥巴丟在葉初身上。
  就這樣,葉初那件她媽新做的連身裙,「嘩」的一下開出了一朵泥巴花,周圍的壞孩子們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葉初有些生氣,想跟衛北說理,結果張口還是想不起對方到底叫什麼,只好又喊了一聲:「衛,你再欺負阿寶,我就告訴我媽。」
  這下徹底惹惱了衛北,「葉超重,妳給我小心點!」他撂下話,把手裡的一塊泥巴朝葉初丟了過去,然後轉身拔腿就跑。
  旁邊的幾個小狗腿全都學著老大的樣子,把手裡的泥巴往葉初身上扔了就跑,邊跑邊喊:「葉超重是個大胖子,葉超重是頭大肥豬!」
  葉初站在原地沒去理他們,等那些壞孩子跑遠了,就過去把阿寶從泥巴塘裡抱出來,阿寶縮在葉初懷裡嚶嚶地叫。
  當天晚上,劉美麗就發現自己幫女兒新做的連身裙成了大花裙,裙子上那朵她引以為豪的牡丹花成了一團黑,頓時氣得發飆,一問之下發現是新來那家的壞小孩幹的,於是便拉起女兒,氣沖沖地去衛家,準備大吵一場。
  人過去的時候,衛家正在吃飯,衛媽媽一見是鄰居來了,還想聊一下天,再一看這鄰居手裡還牽著個髒兮兮的小女孩,女孩手裡還抱著隻小髒狗,就知道兒子又闖禍了。
  衛媽於是跟老公使了眼神,衛東海抄起手邊的衣架,脫下兒子的褲子就往他屁股上打。
  「啪」的一衣架打下去,劉美麗愣住了,她只是來說理的,可不是來教唆人家家暴的,這孩子再壞也不能這麼打啊,萬一打傷了怎麼辦?於是她這個來找人吵架的反倒成了勸架的,「別打了、別打了!」
  「葉太太,妳別勸,這孩子不打不成材!」衛東海說著,舉起衣架又要打下去。
  這下衛北他媽急了,我這是讓你給兒子個教訓,你還打上癮了?於是趕緊過去想拉開他。
  沒想到劉美麗比她勇猛,過去一把奪下衛東海手裡的衣架,一把拉過衛北,朝身後的女兒喊:「葉子,快把小北帶到我們家去,快!」
  葉初聽她媽這麼說,沒多想就拉起衛北跑了起來。
  兩人跑出了屋子、跑進了院子,直到跑到了自家門口,葉初回頭一看,衛北的褲子還沒穿上呢,光溜溜得露著個小雞雞。
  見葉初直愣愣地看著他,衛北臉一紅,趕緊把褲子穿上,朝她罵:「看什麼看,葉超重!」
  葉初沒理他,脫了鞋抱著阿寶進屋,站在門裡對他說:「我媽說脫了鞋才能進門。」
  「誰要進去啊!」衛北嘴硬。
  葉初一雙大眼睛看著他,沒說話。
  衛家門口,衛東海還在拚命維護著他嚴父的偉岸形象,朝著兒子大罵:「臭小子,你有本事逃就別回來!」
  衛北回頭朝他爸做了個鬼臉,把鞋一甩,鑽進了葉初家裡。

  ◎             ◎             ◎

  衛北把鞋一甩鑽進了葉家,順道還撞翻了葉家放在門口的一個花瓶,正巧葉建國看見,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怎麼這野孩子到他們家來了?
  正想說,被進來的劉美麗一把攔下了,「這孩子他爸正打他呢,我拉他來我們家避避。」
  葉建國不樂意了,「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妳雞婆什麼啊?」
  「我是怕打傷了孩子嘛……」
  劉美麗剛說著,門外就響起了衛東海的敲門聲,「臭小子你給我出來,我打死你!」
  「快快快,帶小北進房裡去。」劉美麗朝女兒使了個眼色,又朝老公瞪了一眼,「等一下你可不準煽風點火啊。」
  葉建國撇了撇嘴沒說話。
  說實話,葉初不想把衛家這個壞小孩往自己房裡帶,但既然是老媽下的命令,她只好照做,卻沒想到那壞小孩一進自己的房間就很不客氣地往床上一坐,把葉初那個粉豬娃娃結結實實地壓在屁股下面。
  「看什麼看,是妳媽讓我進來的。」衛北那小子雖然「寄人籬下」,氣焰卻一點都不減,他爸在外頭罵得那麼厲害,他跟沒聽見似的。
  葉初不說話,直勾勾地盯著衛北屁股下面的娃娃看。
  衛北一看這胖女孩進了房什麼話都不說,光盯著自己屁股看,立刻就想起剛才自己光著屁股的樣子被她看了,頓時臉一紅,惱羞成怒地要發火。
  話還沒說出口呢,葉初忽然伸出胖乎乎的手指頭,指著他屁股下面被壓得變了形的娃娃說:「不準坐在阿寶身上。」你看看,她連娃娃都叫阿寶。
  衛北一怔,這才發現自己屁股下面墊著個什麼東西,扯出來一看,嘿,一頭豬圓圓滾滾的,怎麼看都像葉家這胖女孩。
  「這什麼玩意啊?胖得跟妳一樣。」他一面說,一面很不客氣地晃那娃娃。
  卻沒想到剛才一聲不吭的葉初忽然過來,一把抓住了豬耳朵,「還給我。」
  衛北本沒打算拿這頭豬怎麼樣,可是見葉初忽然來搶,頓時就來了勁,「妳說給妳就給妳,我不是很沒面子?不給!」他說著便抓著豬尾巴往後扯。
  兩人誰都不肯鬆手,一來二去,只聽「嘩」的一聲,衛北手上就只剩下一條豬尾巴了。
  衛北沒想到這頭豬品質那麼差,愣了一下,想著以他過去欺負女孩子的經驗,數到三這女生就該大哭了,一、二……
  三還沒數到,只聽葉初忽然喊了聲:「阿寶,咬他!」
  「汪!」蹲在地上的小黃狗得令,立刻狂叫一聲撲向衛北。
  衛北沒想到這胖女生會放狗咬自己,忙往床上爬,阿寶在後面一口咬住他的褲子,拚命往後拉,壞小孩那大半個屁股又見了光。
  想到後面有個女孩看著,衛北頓時惱了,一邊拚命拽著褲子,一邊爬上床,另一隻手去抓阿寶。
  倘若遠在美國的沈南成知道自己的狗兒子那麼賣力的維護著牠媽,大概能感動得淚流滿面。
  這邊,阿寶正轟轟烈烈地進行著牠的復仇計畫。
  那邊的劉美麗好說歹說,終於把衛東海勸得差不多了,眼看那衛東海的氣總算消下來,能帶孩子回家好好教育的時候,只聽葉初房裡聲音大作,霎時間人聲、狗叫混成一團。
  雙方家長大驚失色,趕緊衝進去。
  門一開就看見衛北站在葉初的床上,露著半個屁股,手裡舉著條狗就要往外扔,床下面站著個楚楚可憐的小女孩,髒兮兮的臉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無辜的表情顯得格外惹人憐惜。
  看到自己的兒子這副模樣,衛東海的臉頓時就綠了,大吼一聲:「衛北,你這個臭小子,你給我下來!」說著衝過去老鷹抓小雞地拎起兒子,往他屁股上重重甩手一掌,罵道:「愛搗亂,以前欺負人,現在連狗都要欺負,有點出息好不好!」
  「我沒欺負她,是那個超重妹放狗咬我!」衛北爭辯。
  「你還強詞奪理,你去方圓百里問問,哪條狗敢咬你啊?老子今天不打得你長記性,就跟你姓!」衛東海大罵。
  這父子倆誰也不讓誰,一個打一個鬧,把葉初一家都看得傻了眼。
  劉美麗頭一次發現原來還有這種教孩子的方法,只不過這也太暴力了一點吧?
  眼看著衛東海總算是提著兒子的領子急急忙忙地去了,劉美麗嘆了口氣搖搖頭,「這孩子以後一定是個禍害……」
  葉建國聳了聳肩,「管他禍害誰,別禍害到我們家女兒就行了。」
  葉初聽不懂爸媽在講什麼,抱著沒尾巴的豬娃娃眨了一下眼睛。
  阿寶在旁邊「汪汪」地叫了兩聲。
  另一邊的衛東海果然下了狠手,院子裡餵雞的瓦罐整整一個禮拜都沒翻,隔壁韓老太笑得跟朵花似的,逢人就說:「這孩子不聽話確實該打,打了就是長記性,你看我那雞……」
  話還沒說完,只聽院子裡的雞咯咯地叫,趕緊跑出去看,只見餵雞的飼料撒了一地,滿院子都是受驚亂飛的雞,至於那肇事者早就跑得沒了影。
  老太太氣得拄著拐杖直跺腳,「作孽啊、作孽啊!」
  再說那衛北自從被他爸狠狠打了一頓之後,非但沒知錯就改,反倒是打心裡恨上了葉初,要不是那超重妹放狗咬他,他會丟她那狗嗎?要不是那條小髒狗,他會被他爸打嗎?說來說去都是超重妹和她那條狗害的,此仇不報非君子,衛北小朋友幼小的心靈裡從此種上了仇恨的種子。
  很多很多年以後,如果你非要問衛家壞小孩究竟是怎麼喜歡上葉家胖女孩的,可能就是因為葉初當年選擇了放狗咬他吧。

  第二章

  街坊鄰居都知道葉初胃口好,但是他們不知道葉初除了喜歡吃以外,還喜歡看別人做吃的,當別人家孩子一吃完飯就守在電視機旁看哆啦A夢的時候,葉初卻把電視轉到了美食節目,認真的看阿寶煮菜。
  劉美麗一開始還不在意,時間久了她就不免生出些好奇來,怎麼自家的孩子跟別家不一樣啊?有一次她實在是忍不住了,就問女兒,「葉子,妳看阿寶做菜,妳自己會做嗎?」
  葉初歪著腦袋想了一會,點點頭,「會。」
  「那媽媽讓妳試一下好嗎?」抱著強烈的好奇心,劉美麗拿了把早上剛買的韭菜,又去隔壁韓老太太雞窩裡借了兩顆蛋,讓女兒自由發揮。
  結果葉初不僅煮了盤韭菜炒蛋,還拿剩下的韭菜煮了碗韭菜蛋花湯,她媽看得眼睛都直了,原來自己女兒不光會吃啊!
  就在劉美麗發現女兒有煮菜天賦的第二天,美食節目的私房菜節目舉辦一個兒童廚藝比賽,劉美麗一激動,瞞著老公就去替女兒報了名。
  沒想到葉家的胖女孩就這樣一賽成名,不僅拿了一等獎,還得了把平底鍋和獎金。
  拿著那獎金,劉美麗去親朋好友那炫耀了一圈,雄心大志地準備把女兒培養成一代食神,結果才回到家就被老公潑了冷水,「什麼食神,不就是廚師嗎?妳有點出息好不好,我女兒要是做廚師,我還不如當初生個鍋。」
  劉美麗說得啞口無言,吶吶道:「不做廚師,那這鍋和獎金怎麼辦?」要知道,她可打算把這獎金當成女兒成才的基金呢。
  「還能怎麼辦?鍋子收起來,不準再讓女兒碰了,這錢去買個書包、買點書,送女兒上學。」
  沒錯,那一年葉初正好七歲,該上小學了。

  ◎             ◎             ◎

  葉初要讀的學校就在她爸工作的地方旁邊,前身是縣政府辦公大樓,後來因為某些原因,最終被改建成了一所小學。
  學校的硬體設施雖然沒有鄉裡其他小學好,但好在離家近,而且老師也都是本地人,有幾個還是附近住了好多年的鄰居。
  葉初上學的第一天被她媽牽著進教室,才一進門,班導李芳芳看到她就笑了。
  咦,這不是電視臺那個煮菜的胖女孩嗎?真人比電視上可愛呀,反正這班裡的孩子她也不熟,乾脆就讓這女孩當班長好了,還方便認人呢。
  如果劉美麗知道參加廚藝比賽還有這個附加效應,大概作夢都能笑醒過來。
  當李芳芳宣布了葉初的班長職務時,全班小朋友都乖乖地坐著,唯獨最後一排有個小男生舉起了手,「老師,我有意見。」
  李芳芳畢竟初為人師,沒想到一年級的小孩就會跟老師唱反調,再一看這唱反調的孩子,頓時頭就大了,要知道她在這裡土生土長,怎麼會不認識鄉裡出了名的小霸王呢,這小子前天還往她家門口的水缸裡放青蛙呢,差點把她給嚇死。
  李芳芳頓時就怒了,強壓著怒氣道:「這個小朋友,你說說看你有什麼意見。」
  「我的意見是班長超重,影響我們班的整體形象。」
  話音一落,哄堂大笑,李芳芳氣得臉都紅了,「你叫什麼名字?」
  「報告老師,我叫衛北。」
  「衛北,你給我去教室外面站著!」
  「站就站,我又沒說錯,本來就超重嘛……」衛北嘟噥著出去,不免又惹得全班一陣哄笑。
  李芳芳生怕這樣打擊了葉初當班長的信心,但回頭一看,嘿,那女孩跟沒事似的眨著大眼睛看著自己,頓時那種天差地別的感覺就來了,還是好孩子惹人喜歡啊,定了,就讓這孩子當班長。
  「還有哪位小朋友有意見的嗎?」李芳芳高聲問了一遍。
  全班鴉雀無聲,就這樣,我們的葉初小朋友成了和平鴿小學一年二班的班長,開始了她人生長達十幾年的班長生涯。
  自從葉初當了班長以後,叫她葉超重的孩子少了,唯獨一個人不給班長面子,每天當著她的面叫她葉超重,不用說,這人自然就是衛家的壞小孩衛北。
  這樣才沒幾週的時間,全班孩子都知道了,這衛北跟班長有仇,只要是班長說的話,他都唱反調,只要是班長安排的事,他通通不做,非但不做還搞破壞。
  比如老師讓班長帶大家打掃環境,衛北那小子就偷偷踢垃圾桶。
  再比如老師讓班長收作業,衛北就說本子忘了帶了。
  又比如老師讓班長給大家讀課文,衛北站在那兒哼歌,壓根不理葉初。
  終於葉初沒怒,李芳芳怒了。
  「衛北,你到底怎麼回事?讓你讀的課文你不讀,讓你交的作業你不交,今天你不把課文讀完就別回去了,班長留下來監督!」這邊怒完,那邊已經笑咪咪地看向葉初,「葉初,妳能完成老師交給妳的任務嗎?」
  葉初一如既往的點了點頭。
  「很好,那老師就放心了。」李芳芳拿著課本心滿意足地走了,留下衛北在那跟葉初翻了個白眼。
  「我才不留呢,超重妹!」說完自己去玩了。
  到了放學的時候,大家陸陸續續回家,衛北把書丟進書包裡準備走人,前腳剛邁了一步,發現後腳動不了了,回頭一看,葉初正在後頭扯著他的衣服。
  「老師讓你留下來讀課文。」葉初一板一眼道。
  「葉超重,妳傻了啊,要讀妳自己讀,我走了。」他說完又要走。
  結果葉初死死拉著他的制服,說什麼都不肯放手。
  衛北終於不耐煩了,「葉超重,妳幹什麼啊?」
  葉初不急也不惱,慢吞吞道:「你要是不留下來,我告訴你爸爸。」
  這一句話讓壞小孩猶豫了,要知道他昨天才剛被他爸打了屁股,今天要是再打,明天就坐不了椅子了,還不被同學笑死?權衡再三後,衛北把書包往桌上一甩,坐下來開始掏書。
  「等一下。」葉初喊停。
  「又怎麼了,葉超重?」
  葉初把手裡的掃把塞給他說:「先掃地。」
  說完轉身走了,留衛北站在原地抓著手裡的掃把,氣得牙癢癢。

  ◎             ◎             ◎

  那天放學,衛北很晚才讀完課文,收拾好書包出來的時候天都黑了,整個學校只剩他和葉初兩個學生,看門的人在警衛室昏黃的燈光下打著瞌睡。
  衛北本來不想理葉初,可是抬頭一看學校對面幽暗的小路,壞心眼就出來了。
  「葉超重,妳怕黑嗎?」他不懷好意地問。
  葉初眨了一下眼睛,搖了搖頭。
  「聽說這附近有鬼會抓小孩哦……」他故意拖長著音調嚇她。
  葉初沒回答,眼睛直溜溜地盯著衛北背後看。
  衛北本在得意,忽然發現她的目光不對勁,畢竟是孩子,有些發毛起來,「葉超重,妳看什麼看?」
  葉初手指了指他背後。
  衛北咽了口唾沫,慢慢往後看去,只見陰森森的巷子裡,一個留著長髮的小混混手裡拿著把美工刀,正朝他們陰陰地笑。
  「小朋友,身上有沒有錢啊?」那刀片在路燈下閃著幽幽的光。
  「沒有!」衛北雖然年紀小,但個子卻長得高,又初生之犢不怕虎,大吼一聲,竟然沒露出絲毫膽怯。
  那小混混作案多次,沒見過年紀這麼小的小鬼還會反抗,於是便揮刀想要嚇唬他一下,沒想到那小鬼非但不害怕,反倒還趁他不注意狠狠踩了他一腳。
  一陣劇痛過後,那傢伙怒了,伸手欲抓衛北,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黑夜裡忽然響起一聲狗叫,阿寶不知從哪裡蹦了出來,張嘴就往那人腿上咬。
  頓時那小混混跌倒在地上,慘叫聲響遍整條巷子,附近的鄰居全都陸續趕了過來,只見巷子口一個長髮青年倒在地上,被一條狗和一個小男孩圍攻得嗷嗷直叫,一個胖乎乎的小女孩在一旁愣愣地看著,全都嚇呆了。
  後來兩個孩子的父母也趕了過來,大家齊心協力,把這個在附近多次搶劫小學生的慣犯押送去了警察局。
  這件事後來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就連電視臺都派人來採訪小英雄勇鬥歹徒的光輝事蹟,後來事情被一傳再傳,更是渲染得神乎其神,就連阿寶都成了街坊鄰居眼中的明星,更別說是衛北這個人了。
  不到一個月,校長經過鄭重討論,決定破例授予衛北開校以來第一個見義勇為小英雄獎狀,衛東海帶著兒子上臺領獎,他這個做了七年爸的人,頭一次因為兒子笑開了顏。
  衛東海一高興,捧著獎狀回家的路上,給兒子買了顆籃球當獎勵,事實證明衛東海的決定是極其錯誤的。
  籃球買來的第二天,隔壁韓老太的窗戶莫名其妙的破了;第五天,學校教室的窗戶也破了;一週後,就連校長室的窗戶都破了。
  忍無可忍的李芳芳終於沒收了衛北的籃球,黑著臉去做她從教以來第一次家庭訪問,這次衝動之下的決定,後來成了李老師教育生涯裡最難以忘懷的一次家訪,以至於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她一提起家訪就想起衛東海打兒子的那根雞毛撣子,渾身哆嗦,家暴太恐怖了!
  由於又遭了老爸的打,之後的一個多月衛北總算是安分了些,李老師親眼目睹過衛東海打兒子的轟動場面,總覺得是自己家訪才引起的,心存愧疚的她毅然決定放棄一貫的強硬態度,對衛北採取了懷柔攻勢,把班裡最雞肋的衛生股長一職給了衛北。
  李芳芳是這樣考慮的,衛生股長也是個班級幹部,讓衛北他爸知道兒子在班裡當了幹部,應該就不會再打兒子了,再者衛生股長每天都要留下來打掃,可以分散精力、消耗體力,對付調皮鬼再好不過了,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這決定讓衛北結下了他人生中第一個世仇,當然這是後話,在此暫且不表。
  自從當上了衛生股長以後,衛北每天回家的時間就跟葉初差不多了。
  在這不得不提一下孩子的教育問題,一旦遇到了像衛家這樣的壞小孩,一味的罰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有時候給塊糖反而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衛北暫時吃了李老師那一套,每天都乖乖留下來管理同學打掃完才回家。
  那時身為班長的葉初也正好要回家,於是兩人你一前我一後的出校門,每次都是隔著三公尺遠,葉初在前,衛北在後,誰也不跟誰說話。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段時間,問題再度出現了。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衛家壞小孩雖然學乖了一陣子,但骨子裡還是那個不講道理的小霸王,自從當了班級幹部,這股霸道就更比以往盛了,才當了一個學期幹部,仇人就一大堆,也不知哪個平日裡被欺負多了的孩子,竟然在高壓之下爆發了。
  那天,衛北照例指揮大家打掃完,而葉初正好要幫老師登記試卷成績,於是兩人又成了班上留到最後的兩個孩子。
  衛北揹好書包,看了眼還在登記成績的葉初,很惡劣地過去關了教室的燈。
  葉初只覺得教室裡一陣暗,知道又是衛家壞小孩在跟自己過不去,也不抗議,繞到教室後頭又把燈打開了。
  那時候他們教室裡的燈是雙線的,有前後兩個開關可以控制,葉初一把燈打開,衛北就狠狠地把燈關了,葉初也不罵他,繼續開燈,就這樣你一開我一關的,教室裡的燈一亮一暗,搞得樓下睡得迷迷糊糊的守衛抬起頭,還以為見了鬼,差點嚇死。
  衛北這樣跟葉初對峙了一會,忽然覺得有點沒意思,平日裡他欺負這超重妹,她都是不哭也不鬧的,實在讓人沒什麼成就感,於是衛北把書包一甩,說了句:「無聊!」就打算開門回家。
  手一往門把上一放,他愣了一下,咦?怎麼鎖了?
  那時葉初還站在後門,衛北走到她旁邊去開門,順手還揪了一下她的辮子,揪完要走,一開門還是鎖的。
  這下衛北傻眼了,剛才還是好好的,怎麼門忽然就鎖了呢?他問葉初,「李老師給妳的鑰匙呢?」
  葉初沒理他,自顧自地把被他揪過的辮子理順。
  這下衛北惱了,又去揪她另外一根辮子,葉初她媽給她梳的是那種左右兩根的辮子,被衛北一扯,一下子就全亂了,壞小孩得意的要死,見萬年都不會哭的葉初皺著眉頭,成就感一下子就上來了,抓著她的辮子,說什麼都不肯放手。
  葉超重,這回沒狗幫妳了吧!
  他心裡壞壞地想,但還沒得意完,只覺得手一陣痛,再一看,狗是沒忽然蹦出來咬他,葉初卻齜著牙咬了他。
  那時是夏天,葉初一口咬下去直接咬到了衛北手上,把他疼得嗷嗷直叫:「葉超重,妳給我鬆口……妳屬狗的啊,超重妹!」
  罵了幾句,葉初非但沒鬆口,反倒咬得更厲害了,終於衛家那壞小孩疼得忍不住了,「班長,有話好好說行嗎……」
  見衛北求了饒,葉初這才鬆口,嘴一鬆,衛北就把手撤回去了,另一隻手飛快拽住她的辮子,「葉超重,誰教妳咬我!」
  就在兩人鬧得難解難分之際,那守衛大著膽子叫上值班的老師過來教室查看情況,門一開就看到兩個孩子你拽我、我咬你的扭成一團,看得傻了眼。
  這件事後來被值班老師報告給一年二班的班導,李老師氣得差點暈過去。
  這壞小孩自己壞也就算了,現在還把班長拖下了水,再這麼下去,班裡就要鬧翻天了。
  思量再三後,李老師決定處罰這件事的兩個當事人,讓他們寫了悔過書,罰他們打掃廁所一個月,並且撤銷了衛北衛生股長的職務,由同班同學趙英俊頂替。
  就這樣,葉初小學一年級的最後一個月,在打掃廁所中畫下了不那麼完美的句號。

  ◎             ◎             ◎

  自從那次被罰之後,我們的衛北小朋友在他小學六年的學習生涯中,就再也沒有當過一次班級幹部。
  衛東海知道兒子因為惹事當不成班級幹部之後,免不了就是對兒子一陣毒打,說起來他這個家長也確實是典型的暴力家長,遇事只知道打兒子,這大概也是形成衛北那倔強性格的根本原因。
  衛北不當幹部之後,又重新恢復了他在班上頭號恐怖分子、教室殺手的身分,而葉初還是繼續安安分分地當著她的班長,一面接受從老師、家長口中而來的各種讚美聲,一面繼續被衛北騷擾的苦難人生。
  不是書包裡被莫名其妙塞進什麼小動物,就是課本被塞到了其他小朋友的抽屜裡,當然這些還不足以讓她動怒,讓她最難以接受的是,衛家那壞小孩老愛揪她辮子!
  而且衛北揪她辮子還是帶技術性的,為了不再被她咬,他揪一下就跑,久而久之,班上有幾個看有學樣的小孩也都學會了,跟著欺負班長。
  這天,葉初正在做一道數學題,辮子又被揪了一下,回頭一看,衛北正站在不遠處跟人沒事似地說話,於是便起來走到他跟前說:「喂,不準再扯我頭髮了。」
  衛北也莫名其妙,「誰扯妳頭髮了?」
  「你再扯我頭髮,我就回去告訴你爸爸。」葉初認真道。
  班上的孩子都知道衛北老爸的厲害,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老爸,大家一聽這話,全憋不住偷笑起來,衛北頓時就惱了。
  「笑什麼笑?」朝著眾人吼了一句之後,衛北回頭朝著葉初說:「葉超重妳給我聽著,我剛才沒扯妳辮子,妳怎麼不說是他啊?」他指了指坐在葉初後面的趙英俊小朋友。
  趙英俊小朋友戴著黑色方框眼睛,一看衛北惡狠狠地指著自己,哇的一下就哭了,「我沒有啊,你冤枉我啊,哇哇哇哇……」
  「哭什麼哭啊,娘娘腔!」衛北罵了趙英俊一句,又朝葉初道:「反正我沒做,信不信隨妳。」說完他就氣沖沖地走了。
  衛北真的走了嗎?不,他是去找兇手去了。
  到底是哪個混小子,竟然敢學他欺負葉超重,不知道這個超重妹就只有他可以欺負嗎?誰敢欺負他要欺負的人,這不是擺明了挑戰他和平鴿小學校霸的地位嗎?
  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身為校霸的衛北,把班裡那些可能作案的混小子全都盤問了一遍,終於找出了兇手,他被衛北狠狠教訓了一頓,從此以後班上再也沒有一個搗蛋鬼敢欺負班長一根頭髮,當然這些又都是後話了。
  打從這件事以後,衛北很得意,總覺得全班人人都不敢欺負班長,唯獨他可以揪班長的辮子,有種鶴立雞群、獨佔鰲頭的優越感,但是很快他的這種優越感就不復存在了,因為葉初把辮子給剪了。
  葉初其實沒想要剪辮子的,可是她媽身為美麗裁縫店的負責人,肩負著洞察流行元素、提高品味的偉大任務,於是她毅然決然地帶著女兒去理髮店,剪了一個當時最流行的櫻桃小丸子頭。
  葉初的臉本來就圓,剪了這個小丸子頭之後越發圓潤可愛,看得班上的女孩子都動了心,沒幾天,班上開始陸續出現模仿者,過了一個月,全校都風行起了這種髮型,這讓衛北非常鬱悶,因為他非但揪不倒葉超重的辮子,就連替代品都沒剩下幾個。
  無比鬱悶的衛家壞小孩在無聊了幾天之後,終於轉移目標,他不揪班長辮子了,改藏她作業本了。
  那天數學課老師檢查作業本,查到葉初那桌的時候,她翻了半天的書包,仍然沒看到自己的本子。
  那時他們原來的數學老師正好生孩子去了,來代課的是學務處嚴謹的黃老師,為人古板刻薄,一見葉初翻來翻去找不到本子,就板著臉問:「是真找不到還是假找不到?」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