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套書 > 商品詳情 【經典套書】我的馴夫之道《全三冊》
【6.2折】【經典套書】我的馴夫之道《全三冊》

臉紅紅BR612-614OP--藍白色

會員價:
NT3546.2折 會 員 價 NT354 市 場 價 NT570
市 場 價:
NT570
作者:
藍白色
出版日期:
2013/06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是男人都對滾床單有愛,因為饜足的女人最乖;
是女人都對大男人有FU,因為霸氣的他最MAN。

冷靜心想,她是後悔了。
和一個認識不到兩個月的男人滾床單,這不要緊;
她是他的房東兼債主,這也不要緊;
在這連床都沒有的工作室裡、在一地的半成品布料上、
在她偶像Coco Chanel的照片面前?
這肯定非常非常非常要緊!想到這裡,
頓時一股寒意襲來,黑暗之中,她偏頭看一眼身旁趴著睡的男人,
被子只遮到腰部,整個背坦露在外,
剛才滾床單時,他結實健碩的背肌教她愛不釋手,
讓她忍不住想再來一次……可當邪念上身,
冷靜抱著單薄的布料,一遍遍告訴自己,
翟默這種欠債肉償的行為,是非常非常非常錯誤的!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流年不利,一個月內冷靜連續遭遇三次重大打擊。
  第一閨密胡一下結婚,離開了她們的女人世界,拋棄了她們的革命友誼,頭也不回地投奔男人去了。
  第二自己的初戀男友也要結婚了,新娘身高一百四十四點五公分,身價一百四十四點五億臺幣,女財男貌,共同促進經濟的和諧穩定。
  第三她的婚紗設計勇奪國際大獎,時尚教父褒獎有加,某國際影后穿著它嫁給某國際鑽石王老五,驚豔了眾多的剩女們,此等好事也算重大打擊?
  算!
  冷靜在網上看到這個消息時,氣得差點把電腦砸了,原因很簡單,她的設計被署上了別人的名,而剽竊她設計的人正是去年炒了她魷魚的Miss更年期。
  新仇加舊恨,冷靜堅決要為自己討個說法。
  她那個正在國外出差順帶蜜月旅行的好朋友胡一下似乎比她好不到哪去,電話那端氣呼呼的,「我以為我和老公車震遭遇地震已經夠倒楣了,沒想到妳比我更背,沒關係,等我回來我們一起把她的設計室鬧翻天。」
  冷靜告訴自己,冷靜!
  調整好了情緒才能順利地講述自己這幾天的悲慘遭遇,「我前幾天去了Miss更年期的設計室,剛出電梯就被兩個彪形大漢拖出去,別說鬧翻天了,我連她的面都沒見到。」
  「妳不會想就這麼算了吧?」
  「放心,我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冷靜磨牙說著。
  此刻的她坐在車上,頭戴鴨舌帽並以大黑墨鏡遮面,車子就停在設計室所在的大廈外,她的雙眼正緊緊盯著大門,手裡握著重要武器錄音筆。
  就這麼守株待兔了將近一個小時,一個球狀身材的女人終於出現在了大門口,Miss更年期粉墨登場。
  Miss更年期坐上候在門邊的賓士,眼看賓士很快駛下車道,冷靜一刻都不耽擱,猛踩油門緊跟而上。
  跟著賓士繞了大半圈,Miss更年期終於到了目的地,冷靜尾隨她進了高級飯店,Miss更年期進了電梯站好,那一刻冷靜差點撞上她的目光,一瞬間冷靜心跳幾乎停滯,趕快閃身躲到景觀盆栽後,她連喘好幾口氣再出來,電梯門已經慢慢闔上,球狀身影隨之消失在電梯門後。
  電梯樓層數一直往上跳,好不容易停了,冷靜看一眼,六十七樓,下一秒她已經閃進了另一臺電梯。
  六十七樓專供VIP房客使用,整個樓層只有八間套房,冷靜猶豫再三,是在電梯口守著等Miss更年期自動送上門?還是主動出擊逮她個正著?
  很快她就得出了結論,閉眼默念一句上帝保佑,做個深呼吸然後按響第一間套房的門鈴,「叮咚。」
  很顯然上帝並不準備保佑她,冷靜連闖五間套房都沒看見Miss更年期的身影,一身狼狽的她來到第六間套房門外,突然有點委屈了。
  雙手合十,閉眼祈禱菩薩保佑,「叮咚。」她又一次按響了門鈴。
  一會就有人來應門,開門這人個子很高,冷靜只覺得一瞬間所有光線都被遮住,逆光看不清對方的臉,冷靜也沒打算看清,不等對方開口,她已經張開雙臂撲了過去,「Honey!」
  冷靜像無尾熊似的抱緊這陌生人不放,借勢拚命往門裡擠,眼看勝利在望馬上就要擠進客廳,男人卻突然腳下一頓,冷靜暗叫不好,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她突然手臂一痛,男人反折起她的手臂,把她扣在牆上。
  「你是誰?」他的聲音很緊繃。
  冷靜手臂都麻了,笑得齜牙咧嘴卻還要嬌嗔,「死鬼,你連我都不記得了?」
  他似乎有些猶豫,稍微鬆開了對她的壓制,冷靜正要掙脫,就在這時客廳裡傳來一聲,「小聖人?」
  小聖人?這暱稱已經夠讓冷靜倒胃口了,而這屬於Miss更年期的聲音只會讓她更倒胃口。
  果然在華人的地盤求菩薩比求上帝管用,仇人當前,冷靜猛地推開這男人,拔腿就往裡衝,剛跑兩步她腰上就突然一緊,雙腳也忽然懸空,冷靜就這樣被人像捉小雞似的攔腰捉回去。
  男人火速摘掉她的鴨舌帽和墨鏡,冷靜低頭躲閃,他直接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臉,「說,妳到底是誰?」
  冷靜咬牙就是不吭聲,但有人替她回答了,「冷……冷靜?」
  Miss更年期站在玄關與客廳的連接處,瞪著雙眼詫異地喚她名字。
  冷靜的目光在面前這對男女之間停留,男人身著浴衣,頭髮有些溼,難怪剛才有水濺到她臉上,身材極好的男人這個時間在飯店洗澡,外加一個飢渴的Miss更年期,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勾當。
  自己的狼狽全拜這對姘頭所賜,冷靜氣上心頭,低頭朝他的手一口咬下,她用了狠勁,幾乎咬進對方肉裡,男人當即吃痛地放開,冷靜掙脫開來,轉眼就到了Miss更年期面前,笑得有些猙獰,「我親愛的朱麗楠設計師,妳應該知道我來這裡的原因吧!」
  Miss更年期眼神閃避,想繞過她逃跑,「這女孩子瘋了,小聖人你幫我叫保全上來把她……」
  這男人臉上的謹慎頓時消散,換了副懶散的表情,好整以暇地打量冷靜,「我覺得她挺正常的。」
  他身手很好,冷靜原本還有點忌憚,怕他助紂為虐,現在總算可以放鬆些,專心對付Miss更年期,「妳不是說過我的作品都是垃圾嗎?為什麼還要偷我的垃圾?」
  冷靜不笑的時候五官尤為冷豔,一邊質問一邊把對方逼得直往後退,氣勢十足,男人像是對她挺感興趣,瞇了瞇眼,抱著雙臂站在一旁靜候事態發展。
  Miss更年期一步步往後躲,冷靜一步步逼近,直到被逼到了電話旁,Miss更年期突然見到救星似的劈手勾起聽筒,一邊撥號一邊小聲嘲弄道:「完美嫁衣這個設計確實是妳的,可是那又怎樣?妳在圈子裡只是個無名小卒,天賦再強又有什麼用,有人會欣賞嗎?倒不如給我……」
  冷靜一動也不動站著,Miss更年期肆意地笑起來,以為這女孩子被嚇唬到了,殊不知冷靜藏在口袋裡的手正死死捏著錄音筆,把她的話一字不落的錄進去。
  接到求救電話的保全很快趕到,冷靜本就沒打算反抗,十分配合地束手就擒。
  被保全架著走到那個叫做小聖人的男人身邊時,冷靜甚至笑了出來,「小白臉,勸你一句,另找金主,朱麗楠是典型過河拆橋的小人,跟著她你撈不到什麼好處的。」
  見他皺起眉頭,冷靜別提有多爽了,可是沒走出多遠就被叫住,「等等。」是小白臉的聲音。
  保全停下了,冷靜也被迫停下,她嘲弄的笑還沒來得及斂去,小白臉已經走到她面前。
  他的手慢而輕佻地從她下巴滑到鎖骨再往下滑,「喂!」冷靜尖叫,她的笑臉沒了,他的笑臉卻掛了起來。
  他的手從上至下直滑到她口袋裡,「那妳覺得我該找個什麼樣的金主?」
  冷靜因緊張而驟然緊縮的瞳孔裡倒映著他嘴唇的一張一合,她只能一遍又一遍默默安慰自己,他不可能知道她口袋裡有什麼,絕不可能……
  他從她口袋裡摸出錄音筆,在她眼前晃了晃,「在妳告訴我金主的答案之前,這玩意暫時由我保管。」
  像乖巧小白兔般束手就擒的女人突然變身母老虎,兩個保全始料未及,一脫手就讓冷靜溜了,其他人還瞪著眼沒反應過來,冷靜已經低咒一聲:「混蛋!」目露兇光地朝小白臉撲了過去。
  撲倒了嗎?
  一秒後男人腳步一偏輕鬆躲過。
  兩秒後撲空了的冷靜直接朝著茶幾倒去。
  兩秒半後男人順手一帶,冷靜沒有砸在茶幾上,改趴在沙發上了。
  三秒後打開著放置在沙發上的那個幽蘭色絨面首飾盒被碰落在地。
  四秒後Miss更年期詫異地盯著盒中項鍊,發出一聲尖叫,「北極星!」

  ◎             ◎             ◎

  二十分鐘後三個人坐在派出所喝茶。
  Miss更年期手指著對面的冷靜,聲音顫抖地向員警述說:「就是她摔壞了北極星,我一定要追償到底!」
  低著頭的冷靜聞言默默喝下一口茶水。
  因為Miss更年期不許任何人碰首飾盒,包括員警在內的所有人都只能隔著一公尺的距離,擠眉弄眼極力試圖看清,眼力稍微好點的人看清了也納悶了,「只是大鑽石旁邊掉了顆小鑽石而已,再鑲上去不就行了?」
  Miss更年期氣得胸脯起伏,臉上橫肉一甩偏過頭去,拒絕與無知者交流。
  一直一手支著下巴,另一手無所事事敲桌面的男人就在這時突然抬起頭,看看珠寶盒,眉心隱隱的一皺。
  他替Miss更年期解釋說:「除去鑽石和底托本身的損壞,光是頂級鑲嵌師的人工費就已經是天價了,至於具體要賠多少還需要專業鑑定師來評估。」
  Miss更年期十分認同,驕傲地笑著頷首,一旁的員警恍然大悟地點頭。
  冷靜低著頭,一聲不吭地把紙杯捏扁。
  這個時候誰也沒料到男人會突然話鋒一轉,「當然如果這條項鍊是真的,我說的這些才成立,不過很可惜……」他用一隻手指挑起項鍊直皺眉頭,「它是仿品。」在眾目睽睽之下,手指上掛著項鍊的他踱步到垃圾桶前,手一滑,項鍊就這麼掉進了垃圾桶。
  Miss更年期立刻站了起來,「小聖人……這……這怎麼可能?」
  男人抱歉地一笑就這麼轉身走了。
  所有人面面相覷,冷靜也是緩了好半天才適應這樣的大起大落,看向門口,小白臉早沒了蹤影,她這才想起錄音筆的事,立刻起身去追。
  Miss更年期也腳步匆忙地往外走,員警急得上前攔下她們,「喂!妳們還沒銷案!」
  不料Miss更年期不是要離開而是跑到了垃圾桶旁,伸手就往裡掏,可是手太胖卡住了。
  遠遠看去,垃圾桶與Miss更年期恍若一體,她嘰哩呱啦罵了一大串之後才有兩個強壯的員警上前幫忙,她的胖手倒是拔出來了,可是員警用力過猛,垃圾桶蓋喀嚓一聲斷裂,一大堆髒東西和蓋子一倒,瞬間蓋了Miss更年期一整臉。

  ◎             ◎             ◎

  那邊的冷靜跑到派出所外頭,只來得及看著小聖人的車絕塵而去,頭腦發熱地去追車尾,只吸到滿嘴廢氣。
  車中人透過後視鏡看了後頭那個灰頭土臉的女人一眼,他失笑,再看看副駕駛座上的那支錄音筆,笑容斂去。
  他正準備加速時手機響了,看了來電顯示,原本想要掛斷,可是頓了頓他還是掛上藍牙耳機接聽了。
  「朱阿姨。」他的聲音聽不出半點芥蒂。
  「都怪我不好,本來想幫你找到Corrine的遺物,沒想到拿到假的了……」Miss更年期說得直喘氣,不知是因為著急還是發怒,「真是慚愧,讓你剛回國就碰上這麼件煩心事,不過小聖人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真的……」
  「不用了,翟先生當年給我媽的那條本來就是假的,真品在他剛娶的那個小嬌妻身上,還有,只有我媽才會叫我小聖人,妳以後還是直接叫我翟默吧。」
  「小聖……」
  他掛斷了電話。

  ◎             ◎             ◎

  小白臉人間蒸發了。
  冷靜到飯店堵人,服務生告訴她客人已經退房,她的錄音筆沒拿回來,她的生活卻從那天開始出現轉機。
  名設計師想要封殺一個無名小卒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Miss更年期也確實是這麼做的,一通電話就讓冷靜丟了電視臺時尚節目的工作。
  她不免有些沮喪,就在這綿綿無期的沮喪中,冷靜接到了一通電話,她在Miss更年期的設計室工作的一年間,一次都沒見過的大老闆主動約她見面。

  ◎             ◎             ◎

  陽光明媚的午後,私人會館裡只有他們一桌客人。
  這次會面大概只用了十幾分鐘,大老闆絕口不提他是怎麼知道剽竊作品事件的原委,他甚至只說了四句話。
  第一句,「冷小姐妳好,請坐。」
  第二句,「朱麗楠是我的一張王牌,我旗下品牌的高級產品線目前全靠她撐著,我不會動她,也希望妳不要再追究。」
  第三句,「我想聘請妳回我的設計室,確切點說是回朱設計師手下工作,這是聘書。」
  第四句,「別誤會,我這麼做不是為了堵妳的嘴也不是為了補償妳,而是相信妳的天賦,用另一種方式報仇相信會更有趣。」
  接下來的十分鐘裡大老闆沉默地喝著紅茶,冷靜則一直對著聘書發呆,用另一種方式報仇……她想她是明白了,快速簽完名,畢恭畢敬地把聘書遞還,「我想明天就開始上班。」
  歷來不茍言笑的大老闆微微一笑,「沒問題。」
  第二天一早,冷靜在電梯裡一直對著鏡中的自己做深呼吸。
  這棟大廈裡的一切她都很熟悉,Miss更年期差使過她在二十七樓的餐廳買點心、買下午茶。
  她跑過好幾趟三十九樓的律師事務所處理和客戶的合約。
  她為了換一批不合格的布料而遲到,被罰清掃四十四、四十五樓的廁所。
  趕設計到深夜遇到斷電,她在電梯裡困了幾個鐘頭……
  很多記憶隨著電梯的快速上行而從她腦中掃過,電梯叮的一聲到達,她邁出去的那一刻已經展開了笑臉,「嗨!」
  櫃臺的女孩見到她,眼睛瞬間瞪得比牛還大,趕忙環顧一下四周,並未發現Miss更年期的黨羽才敢小聲提醒她,「Miss更年期還沒來上班,妳見不到她的,快趁保全過來之前趕快走,別又被逮住了。」
  冷靜走過去笑吟吟地彈她腦門,「放心,姐姐我這回可不是來討打的,我又應聘回來了。」
  對方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假的?」
  冷靜剛張嘴還沒出聲,又一聲電梯抵達的叮聲響起。
  櫃臺小姐抬眼望去,瞬間正襟危坐,光看櫃臺小姐如臨大敵的表情,冷靜就已經猜到是誰,扭過頭去果然看見Miss更年期走出電梯。
  對於冷靜的出現,Miss更年期似乎一點也不驚訝,打量打量她,悠悠然一揮手示意跟在身後的助理,「前幾天那個誰誰……就是幫客人試衣的那個……」
  助理機靈地接話,「哦,那女孩啊,辭職了。」
  Miss更年期用下巴點一點冷靜,「妳接替她的工作。」說完直接繞過冷靜進了工作室。
  櫃臺小姐伸長脖子往後看,見球形身影走得夠遠了才敢拍拍冷靜的肩,稍作安慰,「Miss更年期前陣子打包票說能讓Corrine的珠寶秀用我們的禮服,結果泡湯了,她正在氣頭上,我們這段時間就別招惹她了,啊?」
  冷靜握緊拳頭告訴自己,笑,妳要笑……
  她迎視著櫃臺小姐擔憂的目光,真的就這樣笑了出來,「我知道。」
  總有一天自己會在朱麗楠的眼皮底下擊敗她、超越她……

  第二章

  精緻的茶點、洛可可風格的沙發、L型的私人伸展臺、刁鑽的客人、試衣服的模特兒們、一個客戶助理和一個服裝顧問,外加冷靜這個衣物管理員,她的新工作就這樣拉開帷幕。
  上午接待了兩個VIP客人,第一個還好,第二個客人要求就特別多,模特兒換了十幾套禮服她也沒看中一套,反反覆覆直到中午才折騰完。
  吃午飯的時候又被Miss更年期叫回去搬兩箱時尚雜誌,搬完了雜誌,午飯時間也過了,餓著肚子的冷靜剛進試衣間,客戶助理後腳就進來了,「怎麼辦?來了個男客人,竟然挑剔模特兒的長相不合他眼,說要換……」客戶助理目光掃過冷靜的臉,突然噤聲。
  「等等……」他若有所思地打量起冷靜來,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每個角度都不錯過。
  冷靜見他欲言又止,本來就有點擔心,現在更是被他盯得渾身發怵,只能順著他的話猜下去,「客人說要換……模特兒?」
  客戶助理不為所動,一直摸著下巴沉默地觀察她,好半晌突然扣住她的肩把她往試衣間裡推,一面還興奮地嘀咕,「那個客人描述了他想要的模特兒,簡直就是在說妳啊,快快快,茱蒂快把樣衣拿來給她換上。」
  冷靜剛被推進試衣間,一條丁字褲、一對隱形胸罩和一件小禮服就這樣隔空飛到她懷裡,她沒來得及說半個字,客戶助理已經「砰」的一聲幫她把門關上了。
  片刻後,冷靜站在伸展臺的布幕後,雙臂抱胸怎麼站都不自在,模特兒們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機會,都坐在一旁看她,她向她們求救,「我不會走……」
  走秀兩個字都還沒說全,客戶助理已經按下按鈕,布幕快速拉開。
  瞬間眼前視野變得開闊的冷靜看見了伸展臺,當然也看見了前方坐在伸展臺前面的男客人。
  她頓時一愣,距離有點遠,冷靜又萬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愣過之後眉心便是狠狠一皺,她穿著高跟鞋蹬蹬蹬一路快步走上前。
  這回她不信也不行了,華貴的洛可可風格沙發上坐著的是個痞子,是個小白臉,是個看到她一點也不吃驚反倒有點嘲弄的男人。
  「嗨。」翟默的眼睛微微瞇起,彷彿在笑。

  ◎             ◎             ◎

  讓我們回到幾個鐘頭前的午餐時間。
  這是一棟設計匠心獨具的辦公大樓,玻璃帷幕璀璨奪目,外觀如同一個巨大的U型,此處地段極好,不少公司爭相入戶,與朱麗楠設計室隔空相望的就是一間剛搬進辦公大樓沒多久的傳媒公司。
  上班族們三三兩兩結伴外出用餐,一個穿著帽T、牛仔褲和板鞋的男人逆著人流而行,三拐兩拐進了電梯。
  令旁觀者頻頻側目的不只是此人養眼的長相,還有他那身讓人實在不敢恭維的便服,身聚目光焦點的他一路來到傳媒公司。
  到達老總辦公室,透過虛掩的門縫往裡一看,他不懷好意地一笑,然後捏著鼻子故意拖長尾音喚了句:「韓總……」
  被稱為韓總的男人坐在辦公桌後,原本正在處理公務,聞言手中的筆一頓,然後恢復神色,頭也不抬地說:「別學我秘書說話。」
  門外人的惡作劇沒有得逞,聳聳肩悻悻然推門進來,韓敘依舊埋頭簽文件,「什麼風把翟大少爺吹來了?」
  翟默隨口答了句:「東風。」
  無所事事地在辦公室裡繞了一圈,最感興趣的似乎是落地窗前架著的天文望遠鏡,於是他停在望遠鏡前,調整好角度後直接把鏡頭對準對面,也不知看到了什麼,翟默皺著眉笑起來。
  他好半晌沒吭聲,韓敘有些納悶,這才扭頭看他,見他嘴角掛著莫名的笑,韓敘更納悶了,愣了愣才正色說:「最近不少名媛都在向我打聽翟少爺你,你現在出現就不怕我把你打包賣給她們?」
  翟默的手雖然放開了望遠鏡,卻仍有些不捨似的又看了一眼才慢慢直起身,踱回韓敘面前,斜倚在辦公桌旁嬉皮笑臉,「以前你陪人家觀測月球的時候還叫人家小默默,現在新人勝舊人了就改叫人家翟少爺,你這個沒良心的。」
  韓敘頓時被雷得一陣黑臉一陣白臉。
  翟默很滿意這效果,勾過椅子坐下,兩人面對面,翟默斂了笑容,「這都是你妹那個大嘴巴捅出來的婁子,她到處拿我吹牛,結果那些女的見了我跟餓狼見了鮮肉似的,就差沒真的朝我撲過來。」
  韓敘皮笑肉不笑,「恭喜啊,這麼受歡迎。」
  陽光從窗外透射進來,翟默落在辦公桌上的是一個薄如紙裁的剪影,一如他微微蹙起的眉頭,讓人看著還真覺得他有多大的怨氣。
  韓敘即使深諳面前這人陰險狡詐、沒心沒肺的個性,也不免心生擔憂,合上文件放下筆表示願聞其詳。
  「光昨晚就有三個女的高跟鞋不穩摔到我懷裡,有點肉的話撞了還不痛,可是你也知道那些女模瘦得就剩一把骨頭……」翟默指指胸口,眉梢壓出個抑鬱的弧度,「我這裡都瘀青了,今天我是來找你救命的,一句話,救不救?」
  話都說到生死這個份上了,韓敘兩手一攤,「怎麼幫?」
  「你能炒紅那些女星,當然也能炒黑我,韓總……」翟默又學起女秘書的腔調來,「你行的。」
  韓敘低頭思考片刻,勾起聽筒準備撥內線著手安排相關事宜,翟默對他的效率十分滿意,悠悠補上一句,「哦對了,還有管管你妹的嘴。」
  翟默話音一落,只聽啪的一聲,韓敘轉眼就把聽筒扣了回去,「第一條對我來說易如反掌,但我實在拿韓千千沒辦法,別說管她的嘴了,我連她的錢包都管不住。」
  看來煩悶的不只是翟默,只聽韓敘繼續說:「她已經有了三個衣帽間還是不滿足,我所賺的錢一經她的手,全溜進了對面那家設計室老闆的銀行戶頭,她今天下午有研討會,還讓我秘書去對面幫她挑新貨。」
  說出口的是滿滿的無奈,翟默拍拍他的肩以作安慰。
  「往好的方面想想,比如她現在不用總惦記著時裝週,你起碼可以省點國際旅費。」他的手還按在韓敘肩上,若有所思的目光卻已經飄向了窗外,心念已動,面上仍舊不動聲色,「這樣吧,下午我去幫她挑衣服,就不用你秘書出動了。」
  這般異乎尋常的熱心不由得引來韓敘滿含狐疑的打量。
  翟默虛虛一笑,掉頭朝門口走去,手臂懶懶一揮算是告別,「窗外風景不錯,你光顧著賺錢,錯過太多了。」
  韓敘目送他離去,下意識看一眼窗外。
  當年的興趣和熱忱如今早已化作望遠鏡上那一層厚厚的灰,那一刻心念所動,韓敘起身過去,透過被翟默設定好了角度的望遠鏡,只見對面辦公大樓裡有一個背對窗戶整理雜誌的女人,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這就是那小子口中的風景?韓敘無語地搖頭。

  ◎             ◎             ◎

  翟默蹺著二郎腿坐在伸展臺前,迎視著臺上這女人片片如刀的目光,輕佻地把眉一揚,「嗨。」
  冷靜怒了,二話不說,脫下一隻高跟鞋就朝他砸去。
  他動作倒快,一下子就站起來躲過了,周圍人都還沒想明白,只見高跟鞋擦著他的手臂飛了出去,而他站在一旁抱著雙臂斜看她一眼,格外耀武揚威。
  冷靜怒氣未消,劈手就要摘下另一隻高跟鞋,不料他突然雙手一撐就這麼翻上了伸展臺,站定在冷靜面前。
  這男人不笑的時候變得侵略性十足,與之前的形象截然不同,加上他身高上的絕佳優勢,冷靜突然就心生忌憚了,默默退後一步,運足了氣抬頭迎視,「我明明記得預約簿上登記的是『韓千千』這個名字。」
  這男人無視她臉上的傲然,只顧低頭欣賞她一腳高一腳低的站姿,甚至不懷好意地笑了出來。
  冷靜被他笑得渾身發怵,就在這時他毫無徵兆地跨前一步,冷靜下意識地後退,差點扭了腳不說,還幾乎就要跌下伸展臺。
  冷靜雙手本能地一陣亂抓,一陣慌亂之後總算恢復了平衡,她低著頭長舒一口氣,翟默則瞄了一眼這個死死抱著他的腰不放手的女人,微微一笑,俯身湊到她耳邊,「韓千千是我的新金主,怎麼樣?有問題?」
  這聲音……怎麼離自己這麼近?冷靜疑惑地抬頭,看見他的臉便愣住了,慌亂地低頭看見自己放在他腰上的手後再次愣住。
  愣了一秒、兩秒、三秒,她迅速鬆手退後,理一理頭髮瞪他一眼,怒氣未消再瞪一眼,他始終沒什麼反應,冷靜頓覺頹敗,轉頭去找客戶助理的身影。
  所有人都躲在布簾後探頭探腦,其中最賊的那雙眼睛屬於客戶助理,冷靜冒著火光的眼就這樣和他正對上,「打雜跑腿已經是我的底線,再不濟我也是個設計師,我拒絕為一隻鴨子服務!」
  一整天憋悶著火氣,直到這一刻冷靜才算稍微暢快些,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冷靜沒打算從小白臉那裡看到什麼好臉色,她也不屑看他,甩掉另一隻高跟鞋直接赤腳往回走。
  下一秒她手腕一緊,小白臉拉住她,有些用力,可是他臉上仍有淺淺的笑,「職場三定律,要嘛忍,要嘛狠,要嘛滾,妳確定妳現在走人,將來不會後悔?」
  有一種人在說話欠扁到讓人恨不得掐死他的同時,卻又不得不承認他說的很有道理,這男人就是如此。
  就在冷靜心生猶豫時,客戶助理也跑來拉她,「Miss更年期剛才還打電話給我,問妳做得怎麼樣呢。」
  冷靜看看面前這一個勸慰、一個嘲諷的兩個男人,心懷不甘,翟默見狀,手慢慢鬆開了。
  他在天文望遠鏡裡看到這女人雖然極不樂意,卻仍舊一本一本地收拾雜誌。
  他在停車場看到她一個人一箱一箱地把雜誌搬進電梯,嘴上雖大罵不止,動作卻特別俐落。
  他把這張青春洋溢的臉和那張永遠不可能出自朱麗楠之手的、充滿生命力的婚紗設計圖聯繫在一起……
  翟默頓時覺得自己把錄音筆交到她老總手中,並借她老總之口建議她用另一種方式報仇的決定十分正確。
  冷靜拾起伸展臺上的鞋子,一直不甘地緊咬著牙齒,直起身時發現那小白臉已經替她撿回了臺下那隻鞋。
  她憤憤地直瞪著他,他則無謂地聳肩,「難道要我為妳穿上?」說著就要蹲下身。
  冷靜劈手奪下他手中的鞋自行穿上。
  翟默轉眼安坐回沙發中品著茶,嘴角掛笑等著她。
  「真是抱歉。」客戶助理鞠了個躬,趕忙往後臺走,「好了好了,都給我散了去工作。」
  「轉個圈讓我看看。」翟默說。
  冷靜垂著腦袋轉了個圈。
  「妳身高多少?」
  冷靜瞥一眼客戶助理的方向,確定沒有被監視,以只有小白臉聽到的音量嗆了句,「關你屁事?」
  「鴨也不是這麼好當的,我起碼得知道妳和我的金主身形差多少,才能幫她選到對的衣服,我的飯碗才保得住。」
  冷靜怒了,但她忍了忍,「一百七十。」
  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三圍呢?」
  「三十二、二十二、三十三。」冷靜以為自己豁得出去,可是話音一落就見他的目光往自己胸口瞄,她心裡還是有點不是滋味。
  她好不容易忍住衝下去掐死他的衝動,更可恨的話接踵而來,「三十三,A罩杯對吧?」
  剎那間冷靜眼中燃燒的烈焰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旺盛,「B!」
  顯然蔑視一個女人的能力遠沒有蔑視她的身材來得糟糕。
  連續換了十七套衣服,秀臺來回走了四十多遍,冷靜腿都軟了。
  翟默選定下單之後終於滾蛋,冷靜整個人癱在試衣間的凳子上,好半晌才歇足一口氣,都沒來得及換回自己的衣服,客戶助理就在外頭催了,「冷靜人呢?」
  「來了。」她三兩下扒了禮服,穿上legging、套好襯衫就往外趕,鞋勾在一隻手上,另一隻手忙著扣襯衫釦。
  可惜她悶頭跑了不到兩步就停下了,只因當時餘光一瞥就這麼瞥見了站在她對面的翟默。
  這人怎麼又滾回來了?冷靜心生疑惑,再定睛一看,倚著雜物櫃的他正在翻看設計稿,她的設計稿!
  他的側面正對著她,神情嚴肅,臉部線條剛硬,怎麼看都不像之前那個欠扁的痞子,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冷靜心頭往上直冒的火氣。
  翟默看得十分認真,絲毫沒注意周圍,冷靜正準備開罵卻中途改了主意,單眼瞇起瞄準角度,快狠準地把鞋丟了過去……
  正中!
  原以為他起碼也要痛得直跳腳,卻沒想到他只是吃痛的繃緊著側臉,扭過頭來一聲不吭。
  冷靜差點被他一瞬間的陰冷眼神震懾住,愣了愣才學著他的樣子挑釁地揚起眉,抱著雙臂走過去,「有沒有教養?隨便翻人家的包包。」
  「妳的設計稿掉到地上了,我替妳撿起來。」這男人笑容無害,冷靜不禁懷疑剛才鋒芒畢露的他只不過是自己的錯覺。
  「哪有B?」翟默突然話鋒一轉。
  「什麼?」冷靜有點跟不上他說話的節奏。
  他的下巴點了點她敞開的領口,「明明就是A。」
  冷靜很想給他一拳,可惜不能如願,她得趕快把襯衫鈕釦全部扣上。
  她敵意滿滿,翟默卻不怎麼在意似的第二次把她的武器鞋子雙手奉還,她一邊穿鞋一邊搶設計圖,他還誇她,「挺靈活的嘛。」
  雖誇她靈活,他卻把手一揚就輕鬆躲過她的無影手,「我怎麼覺得這衣服顏色搭配有點怪?」
  「門外漢懂什麼?今年就流行高飽和撞色。」
  她還在試圖奪回設計圖,翟默索性直接按住她的雙手,「上身換成亞麻灰會不會好點?」
  冷靜被他的話戳中,瞬間安靜了下來,繪圖前自己確實曾在暗色系和亮色系之間搖擺不定……
  「妳手機裡應該裝了迷你繪圖軟體吧?」他繼續。
  小白臉懂得還挺多,冷靜不是不詫異,手摸進口袋正猶豫著要不要給他手機,他已經捏出她的手腕把她手機拿走,拍照、找到軟體熟練地改色,一氣呵成,翟默把螢幕舉到她眼前,「怎麼樣?」
  冷靜沉默了。
  「還有這個……」他又從她畫夾裡抽出一張,「腰帶直接用希臘風腰繩替代?」
  「剛才你還口口聲聲說是因為我的設計稿掉到地上你才替我撿起來,現在怎麼就光明正大地翻我畫夾了?」
  他早料到她會興師問罪,不以為意地撇撇嘴。
  專業領域遭人踐踏,沒面子是肯定的,冷靜自信都沒了,想了想後悻悻然改口道:「女人的玩意你還挺在行的嘛。」
  他似笑非笑,「別小看一隻鴨的智慧。」
  小白臉還在用她的手機,礙於他提了寶貴的意見,冷靜不好意思多說什麼,等到看清他是在撥號而不是在使用軟體,她想阻止已經遲了。
  「喂!」冷靜伸手去奪,可是小白臉口袋的手機已經響了。
  他滿意地掛斷,將她的手機雙手奉還,紳士派頭十足,「這是我的手機號碼,記得call我。」
  冷靜都顧不上瞪他,拿回手機第一件事就是刪掉他的號碼,按鍵按得噠噠響,牙齒咬得咯咯顫。
  可是她越氣惱,他的笑容就越和煦,「請問小姐芳名?」
  「混蛋!」
  「混蛋?妳的名字真特別。」他摸出自己的手機輸入名字,嘴上始終掛著笑,「對了,我叫翟默。」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